赝太子 第一百零七章 絜静慎微

小说:赝太子 作者:荆柯守 更新时间:2019-07-20 09:10:20 源网站:快眼看书
    一路回忆手稿的内容,体会新得到的知识与经验,思考着太学布武大计,等回到宿舍时,叶不悔正抱着小狐狸坐在屋内等着他。

    见他进来,立刻指着桌上的食篮:“这是刚才叫你去的人送来。”

    “斋役比我还早到。”苏子籍说着:“吃吧,吃过了,我休息一会,下午去参加太学的考试。”

    叶不悔听了,忙抱紧想要跳过去的小狐狸:“小白可不要过去打扰,闷的话,我陪着你说话。”

    惹得小狐狸无语唧了一声。

    胡夕颜之所以想跳到苏子籍怀里,是因苏子籍一进门,她就立刻看到了环绕在身体四周的浓郁灵气,并不是修炼出来的灵气,而是像短暂开窍的灵气。

    “难道苏子籍刚才接受了名师的教诲,文采大增,所以才有了这变化?”

    吸不到这灵气,眼看着慢慢被苏子籍无知无觉地吸收,胡夕颜心中可惜,却不好再扑过去。

    苏子籍简单用过了饭,就闭目养神。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不悔轻推:“夫君,叫你去考试的人到了。”

    “可惜,这一点顿悟,虽盘旋在脑海,但这点时间,还是想不明白。”

    “要不,我就是儒家宗师了。”

    苏子籍睁开眼,有点可惜,起身整理下衣袍,提着休息前准备好的笔墨纸砚,走了出去。

    “走吧。”看到来叫自己的还是之前斋役,苏子籍说。

    路上跟着斋役闲谈了几句,苏子籍才得知,原来他也是学生,官宦人家的子弟还罢了,有些考进来的外舍生,开销甚大。

    太学因此提供岗位,斋役就是总体的泛称,负责太学方方面面的工作。

    至于上舍生邵思森的工作,就是准官员了,和斋役不一样。

    由这斋役所说,太学每月都会测试一次,今天巧了,正好下午测试,苏子籍正赶上。

    因着是太学内的普通测试,苏子籍想,应该内容不算多。

    被领到了考试房舍,一进门,就感觉到了温暖,屋内有几个火盆,有着通风,并不是很热,但这样温度,也的确适合考试。

    苏子籍被领到一处座位,入座就发现周围人都悄悄打量着他。

    大概此时有博士、助教、直讲等人在,大家并不敢交谈,但眼神交流却不少。

    而视线中心的苏子籍坦然自若。

    这姿态,就让一些人暗暗点头。

    这一处考试点,容纳着大概百人,苏子籍没等多久,就看到斋役进来,随着博士一声令下,几个斋役举着一样题目牌,分别站在几处位置,务必能让所有人都可看到题目。

    “一个时辰后收卷,开始吧。”博士扫了众人一眼,淡淡说着:“可提前交卷。”

    话音一落,测试就正式开始。

    苏子籍此时的注意都落在了离自己较近的斋役举着的木牌上,上面的题目,只有四个字。

    “絜静慎微。”

    而要根据这四字,写一篇文章。

    苏子籍略想了下,潮思如涌,其中不少是刚才周明达的知识贡献而来。

    “除了知识,更多的竟然是科举的技巧和侧重?”

    “破题、承题、起讲、入题、起、中、后、束,这些种种技巧,是野生的读书人很难深刻理解,就算理解,也是参差不齐。”

    “而太学身兼出题人之一,又汇集全国的精华,其浸研之深,是外人很难想象的,难怪历年太学都有许多人中进士,倒未必是作弊。”

    “或者说,就是教导上的作弊。”

    学得数十种方式,苏子籍只一看题,就提笔书写,不到半个时辰,一篇文章已修改完毕,抄录在发下的卷纸上。

    反复检查了三遍,确定没有问题,苏子籍就直接站了起来。

    一瞬间,他能感觉到不少人抬头朝他看来,带着诧异。

    其中尤以几人的目光格外不善,苏子籍记性挺好,立刻就记起,这几人似乎就是在去见主官的路上遇到的人。

    “我大概是与一批内舍生在一处考试。”猜出同考场这些人身份,苏子籍就心中有了数,并不在意是否背后说人。

    太学的学生太复杂,想真正折服他们,没有过硬的身份,几乎不可能。

    因此苏子籍采取的是霸道,就是得高调,以无可争议的成绩,硬是在某方面打垮他们,使他们不得不服。

    就算总体上更仇恨更惹人非议,只要某方面不得不服,可能也可以达成人道之种的效果。

    因此苏子籍就得“哗众”。

    而且,苏子籍急着回宿舍,虽知道野道人不可能立刻找到相关的情报,可既有了怀疑,还真不想夜居宿舍,被人抓了小辫子。

    早上入学还罢了,既入了学,晚上考勤,可是名正言顺。

    看着苏子籍飘然出场,别人也都似乎受到了影响,有的人冥思苦想,才思枯竭,有的人写完检查过了,也跟着交卷,只有少数几个,不动声色,按部就班的进行。

    监考的博士、助教也不干涉,只是到了时间,宣布考试结束,把学生全部赶了出去。

    后苏子籍一步交卷的几人,都脸色不好。

    这几人都算是内舍生中的佼佼者,基本上是可以在考试合格后进入上舍的太学生。

    之所以现在没入,不过是入学晚了,按照规矩,大多数人都需两年后才能有资格升舍。

    苏子籍是个例外,也因此就成了他们看不顺眼的原因。

    “这苏子籍,交卷这么早,莫不是才思过人,一气呵成写完了文章?”因着不好恶语伤人,反被人看轻,哪怕心里对苏子籍很轻视,说话这人还是比较委婉。

    一人摇头:“这苏子籍或有着才学,但也要看与谁比,他这次被非议,除非考了第一或第二,否则,怕是难以服众。可这第一第二,又岂是那么好拿?论才学,不是我看轻,一定比不过白兄。”

    这说的就是与走在中间的太学生了。

    白墨阳,礼部尚书之三子,从小就极会读书,十四岁时中了秀才,虽因着家里长辈去世服丧,十七岁还没有去考举人,但很多人都觉得,以他的才学,考举人也是手到擒来。

    他的年龄与苏子籍相仿,在得知苏子籍不仅考取举人,还是一省解元,一些人就忍不住拿他跟苏子籍做着比较。

    而这自然让白墨阳心中有点不舒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赝太子,赝太子最新章节,赝太子 快眼看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