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凰之泪 第一百七十五章 天降的祥瑞

小说:帝凰之泪 作者:新域 更新时间:2019-06-01 09:23:42 源网站:快眼看书
    第一百七十五章  天降的祥瑞

    在天之上,一点点的星光开始散去,也开始显现,这里,没有了日夜,也没有了黑白之分,在所有人的眼里,这里没有一丝丝的异常,依旧是白天黑夜的交替,依旧是行人纷纷,也依旧是他们所熟悉的那个天地。

    可是,对于远在天边角落里的三任祭司来说,这,不寻常到了极点。

    此等异象,没有选择,谁看到了,那就是谁的灭亡,但最后是个怎么的灭亡法,不好说。

    也正是这种不好说,给了离天洛和凰伊痕一个大好的机会。

    两个人一路带着狐墨招摇过市,全然一副挑事儿的模样。

    当然了,他们也不傻,知道变化一下模样,装成了狐墨的随从,如果有人会天视的话,就能看到凰伊痕的手上牵着一根线,线的尽头就是狐墨,而转观离天洛,她的手上竟然也有一根线,这根线连着的,是凰伊痕!

    同样的两根线,用处确上是天差地别,一个操控傀儡,一个输送力量。

    离天洛知道,凭着凰伊痕这刚刚苏醒的能力,根本控制不了狐墨多久,他们要去的地方很远,又不能跳过计划直接到达,所以,麻烦是麻烦了点儿,但效果是真的好。

    没有让离天洛失望,泷泽绍迎面而来,带着满脸的疑惑与不善。

    “狐族长不是说,永不踏入人群半步吗?怎么,自己立下的誓言这么快就忘了?”

    泷泽绍没有直接到了狐墨跟前,而是像第一次那样在距离狐墨三步的距离停下了。

    这个距离离天洛心里窃喜了,这不是正好吗,既感受不到狐墨的异样,也感受不到他们两个的气息,完美的避开了麻烦。

    离天洛正开心呢,一转头就看见凰伊痕挡在了狐墨的前面,带着不善的面容说:“还请人皇让开些路,我家主子要回芸洺处理些事情,很急迫。”

    离天洛现在简直想给他一锤子,这不是坏事儿嘛!

    也果然,泷泽绍不是吃素的。

    他默默的退后了一步,然后才说:“既然来了,不如去我那里喝杯茶再走,你们都是神人,也不差这一会儿。”

    虽然泷泽绍表现的很淡定,但是离天洛已经察觉到了不对劲,泷泽绍表现的太过淡定,太过平静了。

    他不会不知道狐墨的实力,把这样一个危险请到自己的地盘,完全没必要的事情,他做了!

    “我看没必要了,咱们还是不要如此交集的好,平白让我的气息浑浊了你的龙气可就不好了。”

    狐墨说话了。

    凰伊痕疑惑的看着狐墨的样子,以为是自己的操控出了问题,事实上,也确实出了问题。

    在狐墨的拒绝下,泷泽绍选择了沉默,并且让开了路,他在高明也不可能高明到哪里去,狐墨本身的异样他并不能察觉,之前所感受到的,也只是作为一个君王的警惕而已。

    对于自己下属的管理让他在看到凰伊痕逾越的时候有些的不悦,就是这个让他们在这里多停留了一刻钟。

    计划便多了一分的变数。

    在他们接近临界点的时候,遇到了最不想遇到的人——狐亦枫。

    离天洛不知道他为何会这么快的返回,按理说是不会有所察觉才对。

    如果狐亦枫知道此时离天洛心中所想的话,估计会是一副鄙视的模样,然后大声的说出:你也太小看我狐族的推衍之术了!

    可惜,这一切都是如果!

    狐亦枫看着狐墨身后的两个随从,步履匆匆,没有任何的怀疑,就只是走上前来,然后抱拳作揖,说:“父亲,待我完成事情,再回来向您请安。”

    凰伊痕操控着狐墨点了点头,就看到狐亦枫一个闪现消失在了他们的眼前。

    不由得感叹狐亦枫和傻小子的好骗。

    三个人,哦,不,是两个人加一个皮囊,回到了芸洺之后,都在感受着芸洺熟悉的气息,离天洛和凰伊痕深深的看了一眼对方之后,都笑了。

    从他们踏入芸洺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是复仇计划的启动了。

    至此,芸洺又将是一场隐藏的腥风血雨!

    一路熟悉的场景不断地闪过,离天洛看着满眼地回忆,不自觉地自言自语道:“都过去这么久了,还是一点没变。”说完离天洛沉思了一会儿,突然扭头看向凰伊痕:“要是她知道我回来了,不知会作何想法?”

    凰伊痕也是被问的突然,看到离天洛脸上地神情,有些的愣神,回答:“你是你,她是她,别多想了,我们——快到了。”

    “先去找族里的祭司吧。”

    也是巧了,被引入凰族,见到凰剑雄的时候,正好他们要找的祭司就在那里。

    凰剑雄一脸认真的听着眼前的八代祭司说话:“……交汇之景再现……夜将不再是夜,日将不再是日……这是天降的祥瑞啊……”

    离天洛和凰伊痕站在狐墨的身后,心照不宣的笑了,两个人在那里都是同样的姿态静静的看着那祭司装逼,这种天象都能说成是天降的祥瑞,真是把凰剑雄当傻子了吗?

    凰剑雄听完也是有些的怀疑,对于祭司的话,他向来都是信大过于疑:“天降的——祥瑞?”

    在离天洛和凰伊痕的审视里,八代祭祀似有所感的看向他们,然后又似有所指的说:“表面上看是大凶之象,但是在大凶之后,便是那祥瑞无疑了。”

    这话倒是没错了,祸福所倚,一点没错,但是,为何这祭司要看着他们说呢?

    是有什么发现吗?

    也正合他们所担心的那样,八代祭司在说完话之后,朝着凰剑雄一拱手,离天洛就在心里暗叫坏了,祭司高于任何人,即使凰剑雄对他有所不敬,但是绝对谈不上祭司要朝他行礼一说。

    离天洛和凰伊痕都紧绷着神经,等着八代祭司下一步的动作。

    让他们松了一口气的是,并没有提及他们二人:

    “族长,狐族长此次前来怕是带了什么消息,以我的推算和猜测,绝不是什么好消息,所以,还是屏退了旁人的好。”

    但是这话,要是照做了,那狐墨的一样也就暴露无遗了,按住要动的凰伊痕,离天洛暗暗运作,狐墨开口了,语气不善:“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就是要劳烦凰族长将令妹带回来,长途跋涉,我实在是不便,人界与这里通信不足,只能我亲自来一趟。”

    “我妹妹?”

    果然,此话一出,八代祭祀还有凰剑雄的注意力栓剂俺就被转移的一点不剩了。

    “狐族长的意思是说凰族异属之人?”

    八代祭祀不敢说出凰羽渊的名字,只能委婉的提出疑问。

    狐墨无疑是点了点头。

    凰剑雄和八代祭祀瞬间就变了脸色,异口同声:“什么?!”

    “她也算是凰族之人,也算是凰族长的妹妹吧,倒在我狐族,我理应来知会一声。”

    “什么叫算是?”

    “她留在我狐族,始终是个未知,还是凰族长亲自去一趟的好,狐族与凰族不同,已是没落之列,就不久留了,还请凰族长尽快。”

    这话说的是模棱两可又滴水不漏,没有停留,几乎是说完就走,没有再给他们任何提问的机会。

    在迈出火则岛的时候,离天洛就凰伊痕寻了地方,卸了伪装,然后就专门盯着火则岛的动静。

    凰剑雄还纳闷呢,说这几乎是和狐墨前后脚出的火则岛,怎么一溜烟的就不见人影了呢?

    凰剑雄边走还边在那一个劲儿的猜测狐墨的修为呢,殊不知人家早就“跑”没影儿了。

    暗地里的离天洛和凰伊痕盯着凰剑雄的身影,在那个影子刚淡出视线的时候,两个人就分开行动了,向着两个完全不同的方向。

    “老东西们,我回来了,我要你们后悔当初所作的一切。”

    离天洛非常高调的穿过芸洺,回了冥灵界,一路叫嚣着,蹦跶着,唯恐谁人不知她的来历。

    唯恐忘记了还有她这么一号人物。

    还在冥灵坐阵的狐天异听到动静,还没走处冥灵大殿呢,就被一股大力给拍了回去,力气之大之粗暴,不用想就知道是谁干的。

    咳了两下,狐天异还是选择了躲起来,那疯女人,指不定干点啥呢!

    离天洛其实也没有狐天异想的那么疯狂,她就只是去那几个老头子附近转了一圈,释放了一些特有的力量和气息,还有一丢丢的狠话而已,别无其他。

    凭着离天洛对金老头子的了解,这些足够让他们离开那里了,不过要想把他们彻底的引出冥灵界,还差点火候……

    在离天洛这边费劲的时候,凰伊痕也是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凰族,和离天洛一样的高调,一样的嚣张模样。

    没有丝毫的犹豫,直奔祭司府邸,上去就问:“八代祭祀,我问你,这祥瑞为何?”

    八代祭祀被吓了一跳,惊讶于凰伊痕的出现,也惊讶于他的胆大。

    看着他的反应,凰伊痕倒是忘了,在祭司面前,从不需要任何的掩饰,他们的眼睛,异于常人。

    “心中所想达成便是祥瑞”

    凰伊痕笑了,这样的答案,是不是可以认为就算他们把凰羽渊放出来也是祥瑞呢?

    “怎么样,凰小公子,对于我的答案是否满意呢?”八代祭司还在那里看着凰伊痕,自以为是的以为很了解凰伊痕的心里呢,殊不知凰伊痕的下一句话,就让他想要抓狂了:

    “不知道一代祭司你最近有没有见过呢?”

    “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是觉得你应该去见一见的。”

    说的风轻云淡的凰伊痕,头也不回的去搞事情了,在众目睽睽之下,盯着凰剑雄的脸,大摇大摆的在凰族里晃荡……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帝凰之泪,帝凰之泪最新章节,帝凰之泪 快眼看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