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凰之泪 第一百七十三章 一念之间

小说:帝凰之泪 作者:新域 更新时间:2019-05-11 07:16:54 源网站:快眼看书
    第一百七十三章  一念之间

    (注:感谢各位的支持,为了弥补几日来的断更,特意多更新1000字,以表歉意,事情实在多,抱歉,谢谢!)

    善恶无常天有道,俱在一念之间,一念成佛,一念成魔,但佛和魔谁有真正的在乎过,那都是一种心灵的慰藉。

    在艳阁里,离天洛久坐于密室冰床之上,完全的与外界感知隔离,她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对于即将到来的事情一无所知。

    世界都是美好的,但是事实都是残酷的,何况,这个世界这么的无常多变。

    谁又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呢?

    在更多的时候,往往幻想的都是一瞬间的美好,在离天洛的脑海里,此刻所想,正是那一瞬间的美好,在她的世界里,漫天飞花,香气扑鼻,宁静的世界下,凰伊痕在远处看着她,像一个哥哥一样的看着她,安详又充满着溺爱……

    可是离天洛在盯着凰伊痕的时候,画面变了,凰伊痕眼里的溺爱突然间消失了,变得冷漠不堪,没有一丝的情感可言!

    这就是一个没有人性的空壳,坐在那里,看着同样快要沦陷的离天洛,看穿着她的心!

    “离天洛,停下来,你回来的意义不是这个,停下来——”

    一声声的呐喊,一声声的呼唤,在离天洛的耳边响起,忽然之间梦的回神,看见的就是凰伊痕此时笑得诡异的脸,仿佛在嘲笑着离天洛的胆小懦弱还有无用。

    “谁?”

    离天洛发问,她现在什么都看不到,周围一片的血腥向她袭来,包围着她,像一个囚笼一样。

    离天洛的脑海里是这样,在她的周围亦是真真切切的血色包围,蓝鹊的身上开始流失颜色,呼吸开始变得微弱,反观离天洛,气色越来越好,好到过分,两种及其明显的差别在两人身上完美的体现。

    无锡站在她身边手足无措,只剩下了一味的呼唤,他不明白离天洛到底是发现了什么,他不在的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无锡,你的眼睛该擦擦了!”

    狐亦枫也到了,看着无锡,眼里的微微的愤怒,被他很好的敛在了眼底。

    “你说什么?”无锡看着狐亦枫走进来,不明白他说的话,但是他感觉到了今日离天洛的不同。

    狐亦枫对于无锡的问话,内心表示很愚蠢,自己跟了那么久的人,说认错就认错了,他要是不愚蠢,那天下就没有愚蠢的人了:

    “你也感觉到是不是,和你当初从落恶门带出来的不一样了。”

    无锡想一下,还真是这样,不禁点头赞同:“是有些不一样。”

    “趁现在杀了她!”突如其来的一句,让无锡和狐亦枫慌了一下,在他们的印象里,可是很久都没有听到这个声音了,而且,貌似这个声音的主人,还被他们划分在了敌人界限里呢。

    毫不意外的,满星火到了,之前离天洛在坐上冰床的时候,有所感应的,到了两人,无锡是个意外,还有凰伊痕没到呢。

    这人呐,就是不禁念叨,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满脸的悲绝挡在离天洛的面前,看着眼前的这三个人,都曾经毫无怀疑的把他当作离天洛的三个人。

    没错,他把满星火也包含在内了,不是没分清,而是故意的,他认为他当初出来的时候,他没有来阻止,就说明,满星火也分不清他是谁。

    这毫无疑问,给了凰伊痕很大的信心,也因此,才有了接下来的事情。

    “你是?”

    满星火对于眼前人是一片的陌生,显然,他没见过凰伊痕,凰伊痕也不怪他如此的不识,倒是给他解释了起来,也给所有人解释了起来:

    “我是凰伊痕,和你们所了解的狱黎是一样的存在,我的依附者是凰剑雄。”

    “你来的目的是什么,如果你说不出来的话,我完全可以像制服她一样制服你。”

    满星火和凰伊痕的对话很像是在拖延时间,在狐亦枫看来,这样的对话,完全没必要存在,但还是听了下去,这么久了,他也想知道凰伊痕到底是想要干嘛的。

    “我既然可以和凰剑雄分割开来,那么狱黎和阿渊也可以,满星火,我要证明,你当初是错的!”

    凰伊痕说了,什么都说了,在无锡面前,在满星火面前,在狐亦枫面前,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说了出来。

    要想证明这个,就得让凰羽渊出来,这是个大问题啊,除了他们几个,不会有人同意的,包括现在在场的满星火。

    “很好,很好,你很好,凰伊痕是吗?我记住你了。”果不其然,满星火连说三个很好之后,头也不回的走了,他的手里,紧紧的攥着一个小瓶子,青筋爆起,指节分明。

    满星火红着眼走在大街上,看着和芸洺一样繁华的大街,叹气不止……

    狐亦枫站在那里愣了神,看着凰伊痕,久久不能平静,他回想着刚刚他说的话,脑海里突然有了一个新的概念,或许不用这么费事的去救人了。

    脑子里想到了,当然就得说出来:“我——”

    刚刚说出一个字,就被凰伊痕上来捂住了嘴,还偷摸的传声告诉他:“别说话,小心让她听见了。”

    气急败坏加上不理解,一把扯开凰伊痕的手,也不怕被谁听见,就喊了起来:“她是自己人,听见怎么了,这事要成,还少不了她了,凰伊痕我告诉你,你冒充她的事情我还没和你算账呢!”

    狐亦枫很生气,但看着凰伊痕脸上玩味的笑容,有些的心虚了:“怎,怎么了?”

    “或许你该听他的。”无锡一个闪身挡在了凰伊痕和狐亦枫的面前,看着坐在那里,被血色包围的离天洛,满脸的警惕,就连周身的气氛都紧张了不少。

    一阵子的紧张气氛之后,什么都没有,空气变得更加的安静了——

    蓝鹊的呼吸声变得更微弱,离天洛周围的颜色更深,范围也更大,硕大的密室竟然逼得三人开始向外退去。

    无锡也开始有些的慌了,他仔细的感受过了,那血色之内一片死寂,毫无任何的生命可寻。

    不过他不敢说,他怕说出来,他们两个会直接的冲进去。

    其实,在他们都看不见的血色之中,离天洛正在和狱黎面对面的谈论着各自的记忆。

    欢笑着也洽谈着,仿佛都看不见周围的污秽一般。

    两个人,持有着一模一样的面容,带着一模一样的微笑,彼此看着对方——

    “离天洛,你的心开始动摇了呢!”狱黎率先开口,满是对离天洛的悲善之心。

    “狱黎,我到底该救谁?”

    “你从万里之外而来,看过了一切的起伏,怎么到现在倒是想不明白了呢,我们三个,说到底不过还是一个人,你不管救谁都得救,三个也好,五个也好,都得救不是吗?”

    此时的狱黎倒更像是当初凰羽渊大义凛然的自封模样,并不像是所有人口中所说的那般的狰狞,满是和善。

    离天洛听了狱黎的一番话,陷入了沉默,三个也好,五个也好,都得救,都得——救!

    不过,不对!

    “可是我救了所有人,我还活得了吗?”离天洛的脑子一片空白,她现在的念头就是所有的、关于凰羽渊的一切,他都要拯救,那么最后,自己会如何?

    狱黎愣了一下,确实,是她欠考虑了,她们这么多的意识,一个躯壳怎么放得下,世又怎么容得下!

    两个人的脑海中都陷入了一片的沉寂,赤红色渐渐的袭来,逼近时分,狱黎眼里恋恋不舍再一次的开口:“你该回去了,一念之差,还得是你自己选择,不能全交给别人啊!”

    话音落下,赤色快速的席卷,包围了离天洛,消失了身影。

    其实狱黎都不知道她为何会和离天洛平心静气的坐下来谈话,谈的还是自己的生死之事,看着离天洛刚刚做过的地方,她闭上了眼睛,再一次的归回了黑暗:

    “下一次再见,我们就是敌人了,不死不休的敌人……”

    下一秒再醒来的时候,就看到眼前一柄亮闪闪的大刀,距离自己眼睛仅一寸的距离!

    “你特么要杀了我吗?”呆呆愣愣之下,咽了一口口水,然后就只说出了这么一句。

    无锡看着突然睁开眼,又突然变得茫然的离天洛,竟然有一种做错事情的感觉,急急忙忙的把刀收起来,递上一壶不知从哪里来的美酒,以示歉意。

    但是离天洛好像还没有从刚刚的震惊里缓过来,依然是那个眼神看着无锡,直接无视掉他的歉意。

    又一次问:“你特么要杀了我吗?”

    ……

    “他就是看你不醒,想吓吓你。”凰伊痕扒拉开两个人说着,没办法,两个棒槌,还得是他撞这个口。

    “你起开!我问他呢——”离天洛一个虚晃又一个扒拉,再一次的直接面对着无锡,盯着他的眼睛:“你不相信我?”

    气氛变得凝重起来,其实离天洛在血色袭来的时候,有过一瞬间的迷失,也想过吸收更多的那种力量,

    强国所有的“凰羽渊”,她甚至神识都已经散放出去,开始寻找年轻又纯净的力量。

    可是,在她无声的手扼住那女孩儿的脖子的时候,那眼里,散发出的无助、恐惧、绝望,还有角落里旁观的眼睛,

    让她忽然觉得现在的自己太他妈不是东西,这样的做法和当年最疯狂的狱黎有何区别!

    她停手了,她不忍心下手了,虽然这种方法最快,可是,要强过她们,得多少这样鲜活的生命啊!

    于是乎,就出现了离天洛刚睁开眼的那种神情,她以为,就算她的小伙伴来了,也无所谓的,他们会相信她的。

    可惜,她想错了。

    “我没有。”无锡低下头,平静的回答着。

    凰伊痕和狐亦枫看着离天洛,盯着她的一举一动。

    离天洛无视那几乎是监视的眼神,专心注注的看着无锡,手缓缓地抬起,点在了旁边蓝鹊的额间,从离天洛的体内涌出一片的蓝色火焰,包围了她,也包围了蓝鹊。

    无锡睁大的眼睛把视线移到了蓝鹊身上,缓缓的由震惊转成了愤怒——

    在蓝鹊的身上,同样的蓝色被离天洛引出来,甚至比离天洛的还要旺盛。

    蓝鹊蓝鹊,怪不得!

    “杀了她吧。”

    无锡说出了这句话,算是认可了离天洛之前的行为。

    边上的凰伊痕看到蓝鹊由一个活生生的人,在瞬间变了模样——

    满身的火蓝色羽毛,那光滑的翅膀几乎在离天洛的蓝火触及她的时候,就已经包裹成了护盾。

    这样无声的暴露,这样无声的自我保护,让离天洛变了脸色,让无锡寒了眼神,也让狐亦枫攥紧了拳头。

    因为,这是凰族的人!

    凰剑雄的人,凰族最特殊的一脉,只听族长调令的铠凰!

    “我要杀光他们,你有意见吗?”

    离天洛捏着蓝鹊,看着无锡的眼睛,问他,不,着几乎已经不是问了,而是通知。

    “我陪你一起。”无锡上前一步,可惜遭到了拒绝。

    “不,你们都回去,给我缠住凰剑雄。”

    “那你呢?”无锡带着关心问着,明显对于自己刚刚的怀疑还心存愧意。

    “我要大开杀戒,复仇之路,救人之心,就从凰族开始!”

    离天洛义愤填膺的语气还有神情,让凰伊痕有些的刮目相看,在他的眼里,离天洛较之前少了很多的优柔寡断,现在的离天洛,才更像是他见过的、传闻中的离天洛。

    在狐亦枫和无锡走出密室的是时候,凰伊痕并没有和他们一起,而是选择了站在离天洛的身后。

    对于他这一个举动,离天洛是默认了的,无锡只回头看了一眼,就消失在了艳阁之中,也消失在了人界之间。

    不觉之间,凰伊痕发现他的心境也发生了改变。

    不再是当初来势汹汹的样子,现在也能平心静气的看着各样的人生,也能看着离天洛筹谋,只做她的身边人。

    几个人来来回回的,走了,密室里又变的空荡荡的了,离天洛依旧坐在那里,没有动,想着自己接下来的计划,由感受着身后人的平稳呼吸,她开口:

    “你想好了?”

    离天洛没有回头,就问出了这一句,他现在不用回头也知道凰伊痕的表情该是一脸的平静。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帝凰之泪,帝凰之泪最新章节,帝凰之泪 快眼看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