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文魁 九百七十三章 巧遇

小说:大明文魁 作者:幸福来敲门 更新时间:2018-03-31 12:31:13 源网站:快眼看书
    面对申时行的次子申用嘉,林延潮也是很无奈。

    说来申用嘉的人生经历也是有些不一般。

    他是申时行恩师,前礼部尚书董份的孙女婿。

    申用嘉是首辅申时行的儿子,与前礼部尚书董份联姻也是正常,但不同就不同在传言申用嘉是入赘的。

    当时董份嫁孙女给申用嘉的事,可谓轰动三吴。

    身在吴中的官员范守己在自己的书中《曲洧新闻》里有记载,董尚书富冠三吴……庚辰岁,以女孙婚于吴门申公子。收奁衣饰至满三百笥。已而陈于阊门,出女子六百人舁之,亘古未有。

    亘古未有这几个字是重点,说明这场婚礼有多么奢侈,连以富庶著称的三吴都轰动。

    '庚辰岁'就是万历八年,林延潮中进士那年,当时已是东阁大学士的申时行,将次子入'赘'入董家。

    后来申用嘉在万历十年八月时发解。

    申用嘉中举又成了争议。因为申用嘉是在浙江乡试中举,但申用嘉的籍贯却是苏州吴县人,在科举里这就是冒籍了啊。

    当时董份在浙江能量很大,有读书人就揣测董份给孙女婿申用嘉开了后门。史学家谈迁在《国榷》中毫不客气地直书,申时行次子赘湖州董氏。壬午(万历十年)举于浙。或言其私。

    这件事引起一阵争议后,被申董两家压了下去。

    但对林延潮而言,从万历八年至万历十年,申用嘉一直在浙江那边'倒插门',没有来过京师,因此到万历十年末,林延潮被贬离京时,二人一直没有碰面。

    所以也怪不得申用嘉会不认的林延潮。

    面对沐家要将林延潮抓起来见官的请求。

    申用嘉犹豫了一下道:“沐兄,此事还是不要传到外面去,否则有辱我申家名声。这位仁兄,你若是肯将此帖从何处来的说清楚,我或许可以考虑放你一马。”

    林延潮心底暗赞,申用嘉处事颇有父风,若换了其他人,若知道被冒充,肯定一上来就喊打喊杀了。

    这云南官员也是赞道:“子美真是心慈,真有宰相家的气度。”

    林延潮看着二人说来说去,就直接道:“也好,这张帖子我也早想还给恩师了。既然如此,还请世兄代收了。”

    “恩师?”

    申用嘉微微讶异,他知道这是官场上座主与门生间称呼。

    申时行当过乡试主考官,会试副考官,会试主考官,自然是门生满天下。但申时行也不会将自己帖子给门生啊。

    申用嘉这时道:“仁兄说这帖子是真的,那么就是家父任东阁大学士时的弟子。可那年家父只是主持过一科春闱,门生里可都是进士出身。”

    申用嘉说完,林延潮左右都是笑了。

    林三元竟被质疑是不是进士出身?

    林延潮也是无奈地道:“这帖子自然是真的,我正是庚辰科进士,只可惜当年世兄人在浙江无缘相见,实是可惜。”

    申用嘉点头道:“原来如此。”

    林延潮笑着道:“我与令兄倒是十分相熟,听说他前年中了进士,在刑部观政,还未来得及道贺。对了,师母身子可是康健,这一次我托在四川同年寄来几匹蜀锦,进京时正好孝敬师母。”

    申用嘉见林延潮将申府的事,说的一清二楚,当下消去怀疑。

    申用嘉笑着道:“仁兄来京就好了,何必带什么东西。”

    但见双方这时好得如一家人般,这云南官员上前一步道:“你若是进士出身,仕官也有五六年,凭自己的官帖过河应该不难,何必拿阁老的帖子过市,申兄,此人居心不良啊。”

    林延潮看了这云南官员道:“这位沐侯爷,我与申兄叙话,你一再插嘴是什么意思?这里可不是云南。”

    此人冷笑道:“没什么,就是看不惯你这藏头露尾的样子。还以为自己是什么大官,整日掖着藏着,幸亏这里不是云南,否则我必拔下你这身官皮不可。”

    此言一出,林延潮左右都是大怒。

    袁可立怒道:“我们老师尊称你一声侯爷,是看在沐家为大明世守云南的份上,你可不要得了便宜卖乖。”

    林延潮摆了摆手,示意袁可立不必与他争吵。然后林延潮道:“沐侯爷,我已卸职,进京只是叙职而已,你敬重不敬重我,都无所谓。但是你在此都如此蛮横,那么你们沐家在云南又是如何?恐怕连朝廷的纲纪都不放在眼底吧。”

    “你可不要信口胡言,你又没有去过云南,怎么会知道我沐家在云南如何?若是尔敢招摇,我沐家必不会饶过你。”

    林延潮笑了笑道:“招摇?我听说不久前,云南按察副使路遇黔国公,没有避道,结果驾者被国公命军士鞭挞,此事不是会招摇吧?”

    此人一听当即色变,退后一步重新打量林延潮道:“你是何人?怎会知道此事?”

    此人乃是沐睿,当今黔国公的世子。因为这一次大破缅军,所以沐睿的父亲有些自持战功,鞭打了不肯避道的云南按察副使车夫。

    此事被这位按察副使奏告天子,沐睿这一次上京就是来处理此事。

    面对他的质问,林延潮笑了笑没说什么,但沐睿对此人已生惧意。

    “你到底是何人?”沐睿此刻已没有方才底气。

    林延潮摇了摇头道:“我是何人不重要,重要是沐侯爷你想想如何在陛下面前解释吧。”

    沐睿闻言满身是汗。

    申用嘉见林延潮几句话下,将不可一世的沐王府世子威风打掉,顿时心道厉害。这沐家虽是公爵,但因世镇云南,与王无异,旁人都称之沐王府。

    自己在这位沐家世子面前,言语也是小心,不愿有丝毫得罪对方的地方。眼前这年轻人比自己还不了几岁,却为何如此厉害。

    就在这时候外头有人禀告道:“老爷,徐州的江知府在外求见。”

    这老爷当然是对申用嘉而言。

    申用嘉立即道:“那还不快开门迎进来。”

    当下门一开,申用嘉迎了上去施礼道:“学生见过江府台。”

    那江知府四十余岁仪表堂堂,左右跟着不少公人,他笑呵呵地将申用嘉搀扶起来道:“申公子真乃人中龙凤,这一次进京必然得意,到时与父兄联科,又是一段佳话。”

    申用嘉道:“实不敢当,不知江府台来此找学生作什么?”

    江知府当下捏须,正气满满地道:“听闻有人拿着相爷的帖子,冒充相府的人招摇过市。这样的事,怎么能发生在徐州,若是让相爷名声有所微瑕,岂非是我江某人的罪过,此事当立即查办,江某遇到治下有这等奸恶之人,必予严惩!”

    申用嘉连忙道:“不想惊动江府台,此事只是一场误会而已,现在差不多已是问清楚了。”

    “问清楚?”江知府以为申用嘉只是推辞,当下道:“申公子不用客气,这是本府份内之事。”

    申用嘉连忙道:“此事学生自会解决,实不敢劳烦江府台。”

    江知府见申用嘉说的坚决,于是道:“既是申公子这么说,本府就不过问。也好,本府公务在身先告退了,申公子进京之后请代江某向阁老问好。”

    申用嘉笑道:“这是当然。”

    江知府点点头,正要抽身离去,却正好往林延潮那扫过一眼。

    林延潮自江知府入内后,一直是默默站在一旁不说话。江知府这一眼扫来,二人目光却对上了。

    江知府本来要离开驿站,但这时却停下脚步。他先是一愕,然后立即满脸堆笑地上前道:“唉呀,这不是宗海兄吗?什么风把你吹到这里来了?”

    随即江知府看了申用嘉一眼,然后笑着道:“我明白了,兄与申公子约好了在徐州见面,然后一并进京是吗?宗海兄这一次考绩州府第一,奉旨入京,不说河南,咱们淮徐的官员也是震动了,江某闻之消息后,在心底是一直为宗海兄高兴啊!哈哈哈哈哈!”

    说完江知府是一连串的长笑啊,那笑声极度夸张,响如洪钟,连瓦片都似震动了。

    林延潮笑着道:“这一次奉旨进京,路上匆忙,更不敢持恩打扰了地方,否则来了徐州地界,当好好与江兄叙旧才是。”

    此刻申用嘉一脸又惊又喜的道:“原来仁兄就是当今文宗,名满天下的学功先生啊!”

    一旁的沐睿也是一脸不可置信,半天之后才缓过神来心道,原来此人就是林三元,天子心腹,申时行的得意门生难怪如此嚣张跋扈,目中无人,但父亲鞭挞按察副使的事,他怎么知道?

    林延潮笑着对申用嘉道:“先生不敢当,还是称林某世弟吧。”

    林延潮又对江知府道:“这一次拿着恩师帖子上京,虽说有些误会,但能与世兄道左相逢,也是误打误撞了。”

    江知府是明白了来龙去脉,当下笑着道:“那真是巧极了,也是难怪宗海兄不愿声张,兄蛰伏地方三年,这一次奉诏进京,天子必是单独召对,到时大拜。如此风头正劲下,兄反其道而行之,这等淡泊谦退,真乃名臣风范。江某实在是佩服,佩服之至啊!”

    江知府这番话说得极大声,旁顾左右后,跟着他来的公人都是纷纷竖起大拇指,夸赞起来。

    而一旁的沐睿听到'单独召对'几个字时,顿时吓出一声冷汗。

    这一次沐家的事不小,若是林延潮记恨在心,在天子召对时说上几句坏话,那么他不是惨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明文魁,大明文魁最新章节,大明文魁 快眼看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