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文魁 九百二十章 又见圣旨

小说:大明文魁 作者:幸福来敲门 更新时间:2018-01-11 03:01:51 源网站:快眼看书
    “这三十万两银子不够啊,若是新河旧河一起疏通,钱花完了怎么办?”

    “新河不过七十里,你们开封府官员,难道疏通一里河道要两万多两银子吗?”

    “话是这么说,但河工的事,你们也知道。一旦开工,钱就如流水一般花出去,停不下来的,总是要留足才好。”

    “不错,不错,有备无患。”

    “放屁,三十万两银子,来回疏通三倍都够了!”

    纷杂的雨声,以及闷雷声,仍不时透来。

    值堂的衙役们给在座的官员们添茶。

    在场官员吵了许久,难免嗓子也是哑了,所以茶碗都是空了。

    如吵得最激烈的几名官员都喝了三遍的茶了。

    吴通判,马通判都是尽力去争,奈何人微言轻,开封府的官员仗着人多,各个都好似流氓,堂上唾沫星子一片乱飞。

    林延潮好整以暇,这仪封县城虽小虽穷,但衙门里的茶却是不错,是六安瓜片。

    这样的茶浓香四溢,又能提神醒脑,在如此嘈杂,吐沫横飞的嘈杂公堂上,安静一品此茶,实在是悠然自得。

    此情此景可比大热天,开空调盖棉被睡觉。

    吵由着他们去吵,林延潮如同一个旁观者,不争不闹。

    这疏通贾鲁河的事,绝不是靠吵就能吵出来的。

    “好了,争够了没有?”

    趁这会功夫,李子华是出恭了一趟回来,见堂上仍是吵的不成样子,终于发话。

    李子华看了林延潮一眼,然后道:“吵是吵不出结果的。方才大家说的,本督也听在耳里。藩库拨出的银子只有这么多,要想将贾鲁河新河旧河一起疏通,钱不够,对不对?”

    开封府沈同知站出来道:“回禀制台,是这个意思。”

    李子华沉吟道:“开封府两百万百姓为重,本督亦以为疏通新河为先,旧河可以先放一放。林司马你以为如何?”

    林延潮已是将茶喝了底,见李子华发话,方将茶盅放在一旁。

    众开封官员见林延潮一进堂上,官袍不洁,靴子也是脏的,进屋后只顾喝茶,话也不多说一句。

    若非林三元名声外在,他们差点还以为是请错人了,要把他轰出去。

    现在李子华过问了,林延潮不能不表态了,于是反问道:“那制台的意思,旧河就不要疏通了?”

    李子华哪会上当,微微一笑道:“本督没有这个意思,旧河是一定要疏通,但要等新河先疏通好了以后。”

    林延潮点点头。

    这边府经历黄越忍耐不住,起身道:“斗胆启禀制台,新河若是明年疏通好,那是不是后年再疏通旧河,新河后年疏通,那么旧河是不是要再等一年。”

    李子华听了冷哼一声,一旁开封府官员都是大喜,归德府这边真是好没眼力,竟在这个场合得罪河督。

    如此我们开封府赢定了。

    当下沈同知道:“黄府经这么说倒是有些胡搅蛮缠了,我们都是官员,岂可如街边妇人般争吵,河督大人的意思,以新河为重,旧河次之,先新河再旧河。”

    李子华徐然点点头。

    林延潮开口道:“那付藩台那边怎么交代?当初这治河是付藩台一手争取的。只开新河,不开旧河,这让付藩台与归德老百姓不好交代。”

    林延潮此言一出,吴,马两位通判,以及归德府的官员都是点头。

    当初为了争取疏通贾鲁河,咱们归德府出力最大,省里上下都是看在付知远的面子上,这才答允了将藩库的三十万两银子用来疏通贾鲁河上。

    否则这三十万两银子,哪里不能用,省里不少官员都是盯着这一笔钱的用途上,轮是轮不到你的,只能去争。

    好了,现在我们归德府争取下这笔钱来,你河道衙门,什么意思?

    卸磨杀驴?最后跟我们说,疏通贾鲁河的事,与归德府无关,我们只新河不旧河,有一句Mmp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李子华丝毫也没有为这无耻而愧疚的意思。

    他反而是闻言大喜,心想林延潮怎么如此草包,说出如此话来。

    李子华温和地笑了笑,对众官员道:“诶,话不能这么说。付藩台眼下是乃是承宣河南右布政使,主管一省,无论河南哪一府哪一县的百姓,他都是他们的父母,一视同仁,岂能有偏袒之意。”

    “就算付藩台仍是归德府知府,但是为一府之私,反误一省之大计,这也是说不过去的,为官者修德修心,当以大局为重,天下百姓的福祉为要。”

    “付藩台为了百姓,不计生死与马玉相争,甚至差点丢了性命,在付藩台的眼底,不论是归德府还是开封府的知府,都是一样。你如此之言,让付藩台情何以堪?又将他置于何地呢?”

    李子华这一番话说得,在场众官员都是鼓起掌来。

    什么是煌煌之言,堂堂正正之师,什么是姜还是老的辣,人家李子华能担当正二品大员,当然有他的本事。

    这几句话,不是林延潮整天指人对骂,手持花瓶给人开瓢说得出来的。

    什么舌战群儒?不过是逞口舌之能,杨修之智,小人之慧。

    唯有这样四平八稳的话,才是部堂大员的气象所在,你林三元要练就这一手还早着呢。

    相对之下,林延潮就是十分相形见绌了,但见他仍是争道:“但是还有陈矩,陈公公,当初他的初衷,也是争取贾鲁河新河旧河一并贯通的。”

    李子华心底一噔,暗暗冷笑,心想你林三元终于是说到点子上了。

    有的人想不通,为什么李子华要为开封府争这开新河之事。

    他李子华到底有什么好处,从其中谋得。

    毕竟这钱又不是从河道衙门划拨,李子华身为河道总督,肯定不缺钱,也不会为了三十万两银子如何使用,从中做什么手脚。

    身为河道总督,每年经手的银子几百万两,这三十万两在他眼底,不算是大数。

    但是李子华不知为何,打听到了,林延潮打算通过疏通贾鲁河,为陈矩歌功颂德,刻石立碑的事。

    这话听在李子华的耳朵里,就是另外一个意思了。

    到了河道总督的位置上,差不多已是位极人臣了。

    身为外官,他这辈子是当不了内阁大学士的,所以要想再进一步,他唯有谋求工部尚书的位子。

    没错,李子华挂二品工部尚书衔,但是毕竟不是正牌的工部尚书。

    至于南京工部尚书,也是正二品大员,但对于李子华这等地位的人,若去南京担任工部尚书,他绝对是不甘心的。

    所以李子华打算,如他的前任河道总督潘季驯一样,先治河,然后以河道总督,再进为京职工部尚书。

    握有工部实权,这样才称得上是位极人臣,仕途到达顶峰了。

    但要成为工部尚书,李子华搞出如潘季驯那样卓著的治河政绩,相反,他任河道总督以来,河工的事被他几乎搞成了烂摊子。

    乌烟瘴气,索贿成风。

    所以对于李子华而言,不能进一步就只能退一步了。

    他再在河道总督任上干下去,万一哪天什么雷炸了,他可就惨了。

    因此李子华无论是从上进,还是从自保的角度来说,都迫切要上位为工部尚书。

    要成为工部尚书,那么在内廷就要有强援。

    所以他看上了陈矩。司礼监有六名秉笔太监。秉笔太监与内阁大学士一样,也是论资排辈的,他陈矩排名也不靠前,但是此人很得天子的赏识和信任啊。

    陈矩说话在天子面前很有分量,所以李子华就动了巴结陈矩的心思。

    因此李子华当初听到林延潮要以疏通贾鲁河的事,给陈矩刻石立碑之事后,第一个念头就是卧槽,居然还有这种操作。

    你林三元前脚刚杀了马玉,后脚就干出这样拍马屁的事情,你这等无耻程度,也是足够刷新我的三观。

    李子华与林延潮素来是不睦的,他在河督任上也没少使小绊子,想让林延潮丢官,怎奈他的背景太硬。

    现在听闻了此事,李子华如何能让林延潮得意。

    所以他将疏通贾鲁河之事,由开封府负责,一来是恶心林延潮。你想拍马屁是吧,我就让你拍不成马屁。

    河都修不了,你给我去哪里立碑。

    第二件事,就是这个马屁,换我李子华来拍。

    这件事舍我其谁,你们都不行。

    所以李子华就要把林延潮从这件事里踢出局,但他也知道林延潮的性子,这等大亏,他如何能忍下去。

    因此才有了之前视察黄陵岗河堤的事,他本想拿住林延潮的把柄,大意就是这件事我放你一马,但马屁的事交给我来。

    结果林延潮软硬不吃,于是李子华心想没办法了,虽说林延潮再了得,也只是被贬至地方的五品官而已,他李子华只是担心得罪了申时行,但现在没办法了,还是自己的前程要紧。

    于是以河道总督的身份介入此事,并暗中煽动开封府官员配合此事。

    现在李子华听到林延潮提出了陈矩的事,心想狐狸终于露出尾巴了,他李子华在心底早把林延潮的人品鄙视了一百遍。

    开封府沈同知听了大是不快,心想林延潮拿出付知远的名头,大家都也是算了,但是你摆出陈矩干什么?

    疏通贾鲁河是官员之间的事,我们吵得再凶,也只是内部矛盾,你拿一个死太监来压我们是怎么回事?

    明朝官员一贯是鄙夷太监的。

    于是一股豪情涌上了沈同知的心头,但见他霍然起身道:“政务不是我等同僚议论,难道是出于宦官之口吗?”

    沈同知此言一出,开封官员都是群情激愤,集体入戏。

    大家一并心想,林三元啊,林三元,什么时候,你也背叛了革命,要投身阉党吗?

    “不错,马玉前车之鉴在先!”

    “我们怎么能听一名宦官的话。”

    “天子与士大夫共治天下,什么时候能让一个太监插手了。”

    众官员们顿时浑身是戏,口叱怒骂,一副大义凛然,义正严辞,不畏权势,不媚权势样子。

    见众官员如此,吴通判,马通判都是在心底大骂。

    你们这样铁骨铮铮,我们怎么不知道。马玉在时,你们哪里去了?

    陈矩在时,你们又去哪里了?

    现在人家陈矩回京,你们倒是一个个跳出来,大义凛然,不屑为伍的样子。

    国家大事,往往都是败坏在你们这群戏精的身上。

    李子华心底默默鼓掌,心道大事定矣,今日林延潮真是差劲至极,有失平日水准啊。

    李子华向林延潮问道:“林司马,现在还有什么话说?对了,差一点忘了,林司马现在还只是佐贰官,对于这样的事,恐怕还是拿不了主意,要不要与几位通判商量一下?”

    “或者等贵府新任知府到任了再说?”

    这时候李子华一旁的顾师爷,面露讥笑道:“老爷听闻新任归德府知府是原来莱州府的单知府,朝廷已是下文到吏部,就等过章了。”

    李子华闻言看了林延潮一眼,故作恍然地道:“是单府台啊。”

    顾师爷笑着道:“是,此人是老爷的旧属。”

    李子华微微笑道:“倒是故人不错,林司马,单府台到任后,你可要好好的辅佐啊。”

    林延潮不答,吴通判,马通判都是满脸悲愤。

    吴通判悲愤的是,卧槽,果真归德府知府我老吴没分。马通判悲愤的是,李子华如此是故意羞辱林延潮啊。

    疏通贾鲁河的事,就算开封府官员不出面闹,他也可以拿河道总督正二品大员的身份,强令此事通过。

    就算这两种办法,他都不用,只要他的亲信单知府到任,那么此事也是板上定钉,一切都在他李子华的掌握之中。

    如此林延潮根本没有什么翻盘的手段。

    官位悬殊不说,他毕竟只是同知,佐贰官而已,在唯上的官场里,就算是知府,堂堂正印官都不一定,在这件事上能硬抗李子华,又何况他区区一个同知呢?

    其实就算是省里出面,也不一定有用。

    督抚,藩臬专职在于民生税赋,而河工是河道衙门的专务,这官司打部院,甚至是御前,天子,尚书们十有八九支持的也是李子华,而不会是省府。

    当然马通判心底却不甘心,他心想林延潮或许还有什么翻盘的手段。

    可是林延潮却开口道:“既是如此,下官无话可说,一切都依着制台的意思吧。”

    此话一出,惊讶的反而是李子华。

    他本以为以林延潮的性子,此事就算不成,他也是要闹一闹的。

    他不可能就如此顺顺利利地就将自己策划已久的疏通贾鲁河之事,交给他人,拱手让给李子华。

    但是林延潮就这么说出了,脸上也没有太多的失落,沮丧,或者是被强权力压下的悲愤委屈。

    连沈同知他们也以为此事要经一番周折,连吴通判,马通判他们都出面力争了,为何林延潮上来就说了这么几句话,然后就表示认怂,一切任你们宰割,连脸都没有红一下,半句废话也没有。

    李子华向林延潮道:“那林司马,此事就是这么定了。”

    林延潮笑了笑,双手一摊道:“还能怎么办?官大一级压死人,何况还是河督发话了,林某是心服口服啊。”

    林延潮的话并不拖泥带水,但一点点不满还是有的。

    而沈同知这一刻倒是有点明白了,林三元显然是见事不可为,干脆利落的认输,总比泼妇倒地撒泼打滚的好。

    李子华也是明白了,温言道:“林司马不必沮丧,这旧河本督是一定要疏通的,一切等到新河事毕,本督就着手此事。”

    这句话换过来,就是我李子华确实要疏通旧河,但是前提是你林延潮从任上滚蛋以后。

    但李子华面上不会这么说,面子也要给人家,不要逼得太狠了,万一逼急了林延潮,来个什么鱼死网破,可就不好了。

    做人留一线的道理,李子华还是知道的。所以说几句话安抚一下林延潮,但是明眼人都知道,这纯粹是屁话。

    于是事情就这么定下,本待商议两天的事,一天就商议完了。

    值堂的衙役打开了门,这时外头的暴雨不知何时,已是停歇。

    这对于苦于暴雨,河工之事一直无法进展的众官员而言,当然是好事。官员们脸上都露出喜色。

    当然这高兴之情,仅限于开封府官员。

    李子华出言道:“本督已是令下面的人置办好酒馔,请诸位同僚享用。此地鄙陋,简慢了诸位,待疏通新河后,本督定要好好宴请。”

    众官员都是应声。

    随即李子华对林延潮道:“林司马也留下,与本督同饮几杯再走。”

    林延潮刚要说话,这边李子华不待他出言就沉着脸道:“怎么林司马不赏脸吗?”

    这话一出,身为下级官员是不敢拒绝的。林延潮笑了笑道:“岂敢,林某恭敬不如从命,只是……”

    “只是什么?”李子华问道。

    “只是怕到时制台没什么好胃口啊!”

    “哈哈。”李子华回顾左右,众官员们也是一并附和着大笑。

    李子华负手挺胸对左右官员道:“有林司马在,本督没胃口,也会有胃口的。”

    众官员再度大笑。

    林延潮也点点头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到了晚间,筵席之上。

    正要开宴时,忽然外头禀告。

    “启禀列位大人,有圣旨到!”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明文魁,大明文魁最新章节,大明文魁 快眼看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