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文魁 七百四十一章 述剑(两更合一更)

小说:大明文魁 作者:幸福来敲门 更新时间:2017-05-19 14:08:25 源网站:快眼看书
    决心下的容易,但要作却是千难万难。

    奏章写完,吹干墨迹,林延潮对着桌案,整整坐了一夜,从天黑至天明。

    林延潮目光凝于火烛之上,一夜水米未尽,不知不觉窗外天色浅白。

    状元及第以来,林延潮深知凭皇帝的信任,再抱紧申时行的大腿,一步一步在官场上升迁,十几年后就算比不上申时行,但也能与朱赓比肩。

    只要自己能沉下心来,学得申时行,朱賡那一手韬光养晦的功夫。

    但做官,难也难在韬光养晦上。

    多磕头,少说话是能做大官,但林延潮的志向是修齐治平,而不是修身,齐家,做大官。

    林延潮合上奏章,这也许是自己为官最后一封奏章了。

    天色将明,林延潮没有半点睡意,倒不如于书房里踱步,一抬头正见一副字。

    这是当年颜钧送给自己的《泛海》一诗,乃王艮,王心斋所书。林延潮敬重颜钧当初对自己的指点之恩,回去后珍而重之地将这幅字裱好。

    读书时,林延潮将朱熹的《泛舟》挂在书房里励学。但为官后,却将壁上之诗换作了这首《泛海》,每日都要读来数遍磨志。

    林延潮仰头将此诗反复念了数遍,转头去见一旁剑匣。

    林延潮抽剑出匣,顿时满室寒光。

    林延潮不由以袖抚剑,烛火映着寒光。林延潮目视剑刃,自顾道,今日并非是泛海,而是述剑。

    何为述剑?

    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今日把似君,谁为不平事!

    读此诗句,顿觉气不能平。

    “来人!”

    林延潮一声道。

    书屋外,陈济川推门而入,他在外已是侯了一夜。

    “取我新作的官袍来!”

    陈济川应了一声,当下捧起六品鹭鸶补子官服给林延潮。

    林延潮更衣完毕后,将奏章纳在袖中,如挟剑而行般走出屋外。

    林延潮顿住屋前,仰起头看了一会天边的鱼肚白,然后低头一弹官袍,笑道:“新作的,不穿可惜了。”

    陈济川知林延潮决心已下,当下道:“请老爷吩咐。”

    林延潮点头道::“备车去通政司!”

    通政司门口,立有不少御史,科道,都是来投奏章的。

    不少官员也见到林延潮。

    众官员心底揣测,林延潮乃天子近臣,所言随时可以上抵天听,什么事还需来通政司来投帖,这不是绕弯子吗。

    唯一可能就是弹劾官员的奏章,这也是,听闻张居正当国时,与林延潮素来不和。

    眼下林延潮窥测圣意,来此落井下石也是理所当然嘛,破鼓总有万人捶嘛。现在的朝臣们总是要踩张居正一把,来显得与他划清界限。

    那么林延潮通过弹劾张党官员,来获得名望,也是理所当然。

    官员议论了几句。

    林延潮将奏章上通政司后,即行离开。

    通政司的属吏将林延潮的文章带入衙属中,几位通政司的官员听说是林延潮的文章后,都是露出了翘首以待的神情。

    上一次林延潮来通政司递《自陈表》一书,被通政使倪万光赞为仅次于《出师表》,《陈情表》,《祭十二郎文》后天下第四至文。

    眼下林延潮这封奏章一上,大家都是笑道,林三元这等文宗,不知又写出什么华国文章来?

    立即有官员将林延潮递上的奏章节写副本。

    这名抄录的官员拿起林延潮的奏章,读未三句,失声呀了一句,手中沾满墨汁的羊毫笔掉落在地。

    另一名对录的官员,见对方这般神情,不由好笑,当下接过奏章来读之。这官员读了不过三分之一,额上汗如雨下,捧着奏章的双手竟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其余通政司的官员,见这两名官员的神情,连忙赶来读此奏章,结果各个面无血色。

    当下一人起身厉喝。

    “快,立即禀告司长,通参。”

    “先不要发六科廊传抄。”

    “此事不能压,也压不住。”

    “那总要想想办法。”

    “此奏章一上,不说林三元了,恐怕连我通政司,也一并遭殃。”

    通政司众官员都是惊呼。有人侧目,有人惊惧,有人含泪。

    “朝堂上要出大事了,这是要把天给捅个窟窿啊。”

    “若非我有妻儿老小,吾当在此奏疏末附名!”

    “慎言,你不要命了。”

    “林三元,此乃以卵击石!”

    “不,此敢为天下先!”

    因一封奏章,通政司里,官员们乱成一片。

    文渊阁中。

    张四维坐在宽椅上,神情疲倦,以手指捏着眉心。

    这一个月来,言官奏章交递攻讦,他左支右绌,实已是精疲力竭。

    前一段其弟张四教来家信,说老父病重的消息。

    张四维的父亲张允龄,当年用一辆小车,从山东河南买粮运粮兑盐引,换来了张家今日的基业

    张四维听闻老父病重,念起了年少时进京赶考时,父弟在黄河渡口相送。

    张四维坐在孤舟上,一别千里,谁料科举得意,中进士选翰林,父亲又与兵部尚书王崇古,内阁大学士马自强两家联姻,垄断整个山西的盐业,张家更进一步。

    想起父亲对张家一生的贡献,张四维忍不住唏嘘。

    若是张允龄真的病重,那么自己身为首辅要返回守制,按律制需二十七个月。不去不行,张四维没有张居正这么大的胆子,敢于夺情。

    若张四维自己这一去,这首辅当由申时行来替补。

    申时行是个敦厚之人,任首辅后不会清算自己。何况自己任首辅日浅,也没什么把柄好让人抓,退下去正好将这烂摊子丢给申时行。自己没有张居正,以身当国的气魄,所以首辅这位子就烫屁股。

    想到这里,张四维仰头望着窗外朱红色的宫墙,然后无可奈何地笑了笑。

    “相爷,相爷,出大事了!”董中书一脸惊慌地进入值房。

    张四维厌倦地道:“何事?”

    董中书牙齿轻颤道:“方才通政使倪万光,送来这一奏章抄本,是由林延潮所递。”

    张四维返身道:“什么?”

    董中书将奏章递给张四维。

    连张四维这等城府深沉,喜怒不形于色之辈,见了这封奏章后,当堂吸了一口凉气。

    张四维将奏章用手压案上急声道:“立即命倪万光扣下此奏章,不可递于圣上,太后!”

    “晚了,林延潮在通政司投完奏章,回头又去会极门又递一本,此时奏章已在文书房了。”

    “什么,”张四维顿觉山岳压在身上,他踱步细思了一阵道:“林延潮,这是要拉我与申吴县下水啊!他怎敢肯定老夫会履行承诺,拟旨保他?”

    董中书哼了一声道:“不错,相爷若不保他,这奏章一上,林延潮轻则下狱,重则流放充军。幸好,本朝已是许久没杀士大夫了。”

    张四维摇摇头道:“难说,此奏疏可比当年海瑞,杨继盛……”

    说着张四维持奏疏读起:“詹事府左春坊左中允兼翰林院侍讲臣林延潮谨奏;天下为公,立君为民,臣以死谏君二事……”

    张四维读之数句弹章道:“文不为心声,矫饰尔,此文字字如铁,一一垂丹青,真雄才,真雄才!”

    董中书道:“可越是如此越是攻心,天子,太后必然震怒。相爷,要三思啊。”

    张四维没有说话,而是摆了摆手示意董中书不要说话。

    三思之后,张四维向董中书问道:“以你观看林宗海是何人?是否是不要命了,敢以死谏君之臣?”

    董中书闻言也是仔细思考,当下道:“与他共事数年,以我观林宗海为人,其擅长于谋事,亦工于谋身,不似能作出此死谏之事的人来。”

    张四维合掌,松了口气道:“正是如此了。”

    张四维目光一转问道:“申时行来值房了?”

    “申阁老似刚刚到。”

    张四维从案头上拿起官帽戴上,吩咐道:“随本辅去见他。”

    董中书闻言一惊,张四维位在申时行之上,哪有首辅屈尊去次辅值房的道理。

    董中书要劝但见张四维已是毫不犹豫,离开值房。

    慈宁宫。

    宫女将垂珠帘放下后,皆退了出去。

    恭妃,郑嫔数位嫔妃恭敬地侍立在李太后左右。

    李太后手剥着念珠笑着道:“哀家虔诚礼佛,茹素多年,一直都是淡泊养生。虽值五十大寿,但也不想大肆操办。你们也不必太操心,似以往那般就好了。”

    近来十分得皇帝宠爱的郑嫔笑着道:“母后为陛下操持半辈子,如今四海升平,百姓安居乐业,这都是母后弼成之功啊。母后身在后宫安详清福,这五十华寿当好好办才是,否则不是辜负了四海臣民对你仰戴之情吗?”

    郑嫔说完,李太后指了指郑嫔,笑着道:“就你会说话,哄我这老太太欢喜。”

    郑嫔娇笑道:“母后,嫔妾哪有哄你,句句都是心底话。”

    众嫔妃们听了都是应景地笑着。

    倒是太后身旁几位老嬷嬷,却是看出,众嫔妃们都是看太后的脸色行事,郑嫔表现过于操切了,如此反而不得太后之喜。

    “恭妃,你有什么看法?”

    听太后一问,坐下下首的恭妃有几分紧张,连忙道:“母后,臣妾听众姐姐的就是。”

    李太后见恭妃仍是一副见不得大场面的样子,心底却没不喜,她与恭妃当初都是皇帝身旁的宫女出身,对她怎么都有一份怜惜之意,何况她还生了皇长孙。

    李太后笑着道:“你封妃有些日子,不必事事如此谨小慎微。”

    “臣妾谨记母后教诲。”

    郑嫔,恭妃说完,众嫔妃们继续讨好着李太后,变着法哄着她高兴。

    李太后满脸慈祥,自也乐见得嫔妃们在自己面前邀宠。

    宫女奉上茶,李太后呷了一口,眉头轻皱道:“浓。”

    宫女依言端下。

    就在这时,一名太监神色慌张地走入殿来,在李太后身后的嬷嬷说了几句,然后递上了一奏本。

    这嬷嬷将奏本给李太后送去。

    李太后本不以为然,但看了几眼脸色就变了,接着……

    “太后!”

    “太后!”

    几名嬷嬷上前搀扶。

    却见李太后手持奏本,颤抖道:“乱臣……乱臣贼子!乱臣贼子!”

    众嫔妃们几时见李太后气成这等样子,一并呼道:“母后!母后!”

    但见奏章从手中掉落在地,李太后身子一摇晃,直挺挺地摔倒在塌上。

    “不好。”

    “太后晕过去了。”

    “快,宣太医,太医!”

    而身在皇极殿的小皇帝从龙椅上,霍然站起身来道:“来人,来人!”

    张鲸,张诚,高淮等十几个亲信太监见小皇帝龙颜大怒,都是吓得浑身颤抖道:“万岁爷息怒,万岁爷息怒,有什么事吩咐奴才,千万别气坏了身子啊。”

    啪!

    小皇帝将奏章掷在案上,脸色铁青地道:“张鲸立即率锦衣卫将林延潮拿下,传令封锁九城,不要此贼子跑了!”

    几十名太监在中极殿里跪了一地,他们几时见过天子发此盛怒。

    天子之怒,血流千里。

    林延潮就是吃了一百个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如此啊!

    “林延潮?”张鲸一愕。

    “朕再与你说一遍,日讲起居官林延潮!”最后林延潮三字,一字一字从小皇帝口中崩出。

    “是,奴才这就去。”

    “滚!”

    小皇帝暴怒之下,张鲸吓得三魂六魄丢了一半,仓皇离殿。

    但见张鲸出门还未几步,却又转回来。

    小皇帝怒道:“张鲸……”

    张鲸未等皇帝说完立即跪下道:“陛下,林延潮就在殿外。”

    “什么?”小皇帝一愕。

    张鲸道:“陛下,林延潮没有走,在左顺门求见。”

    小皇帝闻言不由肃容。

    会极门前的广场一丝风也没有。

    六十年的,一名官员就是在这门前对百官喊道:“国家养士一百五十年,仗节死义,正在今日!”

    是日,两百余文官此,撼门痛哭,死节力谏!

    明代士丈夫之士风,铮铮如此。

    但天子命锦衣卫廷杖,十七人被打死,从此衣冠丧气。

    在内侍指引下,林延潮跨过会极门,身后二十余名大汉将军押阵。

    一反谏臣的慷慨激昂,林延潮这一刻反是容色平静,神情肃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明文魁,大明文魁最新章节,大明文魁 快眼看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