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文魁 六百八十三章 新元辅

小说:大明文魁 作者:幸福来敲门 更新时间:2017-03-18 13:06:15 源网站:快眼看书
    张四维说着新首辅感言,林延潮默默听着。

    感言说完后,就是移座之仪。

    文渊阁公厅正中有一红柜,此红柜子乃用披麻挂灰所漆,通体银朱油没有花纹,柜内所藏三朝实录副本。红柜前有孔子铜胎镀金像,并四配像一龛,这是当年明英宗所赠。

    说起这红柜前的孔子铜胎镀金像还有一段典故。

    明英宗时文渊阁本没有这孔圣铜像,唯有此红柜。

    当时以吏部尚书晋文渊阁大学士的名臣李贤,入阁为大学士没几天,就觉得旁坐在这四面平方凳的公座上不舒服,于是决定将此红柜移至壁后,而在红柜处设面南之正座。

    彭时反对道,宣德年间天子圣驾至文渊阁,就设正座坐在这里,故你不能坐。

    李贤,这事过了很久了,不妨事吧。

    彭时又道,这是内府,不可南面正座。

    李贤,那为何东边会食处,以及各房都有正座?

    彭时,那是因这里有匾,其他地方无匾。

    李贤,东阁有匾,也有正座。

    彭时,那是东阁面西,不面南。

    李贤听了动气道,那文渊阁大学士有没有正座?哪里有居官在任而不正其位的道理?

    彭时道,那是在外面衙门,如六部衙门里,尚书可面南坐,但这是内府,若文渊阁大学士坐正位,那么中极殿大学士,谨身殿大学士来了怎么办?此殿阁都是皇上经常要到的地方,我等身为大学士乃备陛下顾问,侍奉在侧,绝没有正座的道理。

    李贤语塞。

    这事后来传到了天子耳里。

    于是明英宗就命太监送来孔圣铜像摆在了红柜前,此举就是告诫李贤,你想正座吗?好,我设,但只能圣人坐那,尔等内阁大学士不可。

    明英宗的用意,就是文渊阁为几位内阁大学士同寅协恭,协助天子处理政务,没有让你们一人总领的意思。

    设铜像后一百多年,尽管文渊阁和经筵的文华殿不过面对面。明朝天子却没来过文渊阁一次。

    说回张四维的移座之仪。

    因文渊阁没有面南正座,故而公座就以东为贵。

    张四维领众官拜孔圣后,就正式移座东首,居东首第一张,张居正原先的位置,接过元辅台印后,受众官员拜贺。林延潮也是与王家屏一并上前,向安坐四面平方凳上的张四维行礼。

    但见张四维身着大红蟒袍高坐,目光扫来,对作礼的林延潮微微点了点头。

    见礼之后,王家屏与林延潮一并离开文渊阁。

    二人一面走,王家屏一面道:“宗海,我终觉得新元辅方才说的那几句话,有点令人心惊胆寒啊。”

    林延潮明知故问道:“是那句话?”

    王家屏道:“宗海何必装糊涂,就是徐华亭那句以威福还主上,以政务还诸司,以用舍刑赏还诸公论!”

    王家屏乃山阴人,张四维为蒲州人,二人是有乡谊。但二人却是截然两等性格,张四维令人无法窥测,而王家屏却很敢说话,有什么说什么。

    林延潮斟酌一番道:“吾以为尺蠖之曲,以求伸也。”

    王家屏叹道:“宗海所言极是,蒲州为己,江陵为天下尔。”

    林延潮意是,(尺蠖)毛虫弯曲身子,是为了求进,用此指张四维此举名为放权,实以退为进,作自己谋身之道,坐稳首辅之位。

    王家屏叹息是,张四维为求谋身,故而张居正独揽大权,张四维放权,张居正对官员以严,张四维以宽,如此来收买人心。但张四维这么做,张居正主导的新政,将来如何继续?

    次日二人值起居,一并至文华殿见小皇帝。

    小皇帝见了二人笑着道,听说昨日你们去贺新首辅,如何啊?

    林延潮,王家屏都不知皇帝所指?

    王家屏道,不知陛下所指如何为何?

    小皇帝道,可称贤臣否?

    王家屏只能捏住鼻子回答,新首辅言,要归政于陛下,六部,将公论还于天下,此乃真贤臣。

    林延潮亦道,元辅一直身负众望,可称名覆金瓯。

    “这就好了。”小皇帝笑道,他见林延潮,王家屏一并称赞张四维,再加上宫里太监,太后,几位勋戚,也是在自己面前说张四维好话,觉得自己有识人之明,找了一位不逊色于张居正的宰相。

    王家屏,林延潮私下对视一眼,皆感天子真是太年轻。

    小皇帝拿出一奏章来,对二人道:“前元辅今早拟了一条陈,他与户部尚书商议,拨十万太仓银给太后,嫔妃头面。”

    王家屏,林延潮闻言,都感觉张四维实在太无耻了。

    每年元宵,皇室都会登上承天门城楼赏鳌山(彩灯堆叠成的山)。但去年张居正向天子建言,京城里每年鳌山开支甚巨,建议取消鳌山,小皇帝只能忍痛答允。

    张居正当政十年,坚决不允朝廷动用太仓银(国库)一毫。而今年张四维即位元辅后,第一件事为了讨好小皇帝,就命户部尚书,从太仓银里拨钱给皇帝后宫嫔妃打头面首饰。

    王家屏已是气得不说话了,把小皇帝的话凉在一边,不回答。

    林延潮见王家屏不肯讲,连忙上前道:“陛下登基十年,两宫太后俭朴治家,后宫嫔妃一并装服无饰,所用取给而已。臣以为眼下国家太平,四方无事,也是到了陛下聊表孝心之时。臣以为元辅此心甚为体贴。”

    小皇帝笑着道:“朕也是如此认为。朕登基以来,两宫太后着实辛苦,朕无以为报,只能略以此尽尽孝心,元辅真悉朕心啊。”

    王家屏见林延潮居然表态支持,脸涨得红了,频频拿眼瞪林延潮,林延潮却装着没看见。

    小皇帝顿了顿叹着道:“朕还本以为林卿家你要出言反对的。”

    林延潮垂头道:“陛下以孝治天下,厚养家慈,此乃孝行之举,臣唯有衷心支持。”

    小皇帝笑着道:“再与你说件喜事,元辅还说,户部云南新铸钱三万贯,此钱可作文教之用,解送礼部所用。”

    听到这里,林延潮突然觉得张四维这人还是蛮不错的,

    林延潮向小皇帝拜道:“臣贺陛下,百年树人之计,真我大明之幸也。”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明文魁,大明文魁最新章节,大明文魁 快眼看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