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文魁 四百八十一章 喜还是不喜(两更合一更)

小说:大明文魁 作者:幸福来敲门 更新时间:2016-12-21 23:30:20 源网站:快眼看书
    说实在潘季驯确实有诓林延潮将这等测水方法说出来的意思。

    这关系到黄河两岸百姓的性命,若是能提前预警,不知可以活多少人。但若是说潘季驯凭此办法,想要加官晋爵,那也就错了。

    潘季驯非翰林出身,入不了内阁,外官任尚书,二品大员已人臣的顶点了。

    但是见林延潮却丝毫没有隐瞒的意思,而且还看穿了自己这点小心思,潘季驯不由有几分尴尬。

    潘季驯道:“林中允,若真有此办法,本官决计不亏了你就是,绝对在天子替你保奏。“

    潘季驯想试一试,林延潮的意思,看看他冒着顶撞张居正的风险,到底是为了什么?到底是希求幸进,还是真是一心为公。

    这话也是潘季驯考验林延潮用心。

    但见林延潮道:“罢了,眼下元辅对我印象不好,若说是我建议,必不会许,我倒不如将此法告诉给制台,造福苍生,以一毛而利天下,有何不可。不过制台将来凭此加官晋爵,不要忘记关照下官啊。“

    见林延潮这么说,潘季驯差一点吐血了,这倒是什么路数,此子真不可以常理揣度。

    潘季驯没好气地道:“我已位极人臣,何谈加官晋爵,闲话少说,你的办法能测得几分?“

    林延潮一字一句地道:“十中有九!“

    什么?

    潘季驯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来,林延潮以黄河水清水浊,测大旱不过十中有七。

    他觉得林延潮的办法,能更进一步,就很好了,但是没料到他的办法,居然有九成,这不是忽悠人吗?若是真能测个十中有九,那么朝廷就有十足把握,提前预警灾情,那么这绝对是一件造福百姓的事。

    潘季驯有些不信,于是问道:“林中允,姑且说来。“

    林延潮闻弦而知意,见潘季驯又怀疑自己,当下笑了笑道:“潘制台还记得,我说过水重年景好,雨多粮丰盛,水轻火龙飞,千里皆赤草吗?“

    潘季驯目光一亮,与林延潮道:“你是说称水之轻重来测年成?“

    林延潮点点头道:“正是,我们可逐年逐月,在黄河上取一袋黄河水称之,拿前一年水轻水重与今年较之,拿前一月的水轻水重,与此月较之,由此可知黄河各省雨水丰寡,这就是称水定天象。“

    听了林延潮的话,潘季驯左右踱步,似考虑到林延潮这话的可行性。

    林延潮十分笃定,这方法可不是他杜撰了,而是历史验证过了。

    从清朝顺治年开始,朝廷在黄河沿岸设汛兵,采用从黄河取水称水办法,若是去年不旱不涝,今年的黄河水比去年骤然轻了许多,那么今年发生旱情的几率很大。

    若是比去年重了,那么今年就要多注意沿河防汛。清朝用此办法预测年景,成算极高,据记载准确度几乎达到十之有九这么多。

    林延潮也是搬运别人智慧而已。

    潘季驯仔细想过此事确实可行,不由激动地抚掌道:“此真妙法,又极为简单,状元郎,潘某真服了。本官立即奏表朝廷,立即推行此法。“

    “那多谢制台了,如此林某也可放心离京了。”

    见林延潮这么淡然,潘季驯不由感慨地道:“林中允,你不知你这一策,可救活多少百姓,我替黄河沿河千万百姓在此谢过你了,受我一拜。“

    说完潘季驯向林延潮长长一揖。

    林延潮见潘季驯一名二品大员屈尊向自己行礼,连忙扶起道:“制台修河筑坝才是活得几十万百姓的功德,我林延潮不过举手之劳,又怎么敢居功呢。“

    潘季驯抬起头不由道:“宗海,真社稷之臣,你放心,这一次无论你与张江陵这打赌谁输谁赢,潘某这都给你留一席之地,沿河的知府或办不到,但知县总能给你保举一个,你安心吧!“

    林延潮心道,好啊,你这潘季驯明明是要老子给你打工,却说得如同收留我一般,又给我耍心眼,真是太不可爱了。不过怎么说,也算有个办事的地方,堂堂翰林屈就知县,屈就就屈就了吧。自己又不是受不了委屈的人。

    林延潮道:“也好,就算知县也成啊,只要能事功,官位高低我不在乎,总比待在家里赋闲好,总之不让林某负了此有为之身就行。“

    听了林延潮这句话,潘季驯再度刷新了三观。官场上不少官员官场失意,就是一副老子不干的样子,宁可辞官归隐,归隐田园,宁可悠游林下,也不愿屈身事之。

    但林延潮却一副有事干就行的态度,虽少了魏晋那等淡泊风度,但却见胸怀,也更对潘季驯的脾气。

    此子正是我辈。

    若说之前他夸林延潮,半真半假,这一刻真是有几分佩服了。但真正佩服的话,一般是不会说出口的。

    于是潘季驯将林延潮送上船后,啥也不说,吩咐了手下一句:“送我去相府。“

    潘季驯吩咐后,就坐着大骄前往张居正的府上。以潘季驯的身份,见张居正当然是轻轻松松。

    而听说潘季驯抵府时,张居正正在喝药汤,听说潘季驯要见自己。张居正立即喝完药汤,然后命丫鬟给自己更衣,再在袍服上熏香,掩住身上药气,最后取了香茶喝过,遮住口中的药味。

    张居正更衣时,下人给他送了一个条子。

    张居正看后眉头一皱,将条子丢回,来至客厅见潘季驯坐在椅上,淡淡地道:“时良,听说你今日出城了,去了哪里啊?“

    潘季驯知自己去送林延潮的事,决计瞒不过张居正,当下淡淡地嘲讽道:“相爷真是好耳目,我去了通州,送了被相爷发配出京的林中允,这才回来。“

    “哦?“张居正脸一沉,哼了一声。

    潘季驯直言不讳道:“宰相肚里能撑船,你堂堂宰辅,与一小辈计较好意思吗?“

    满朝文武,大概也只有潘季驯和陆光祖二人,敢和张居正这么讲话。

    潘季驯这么说是他就是这性子,一贯都是有什么说什么的脾气,否则也不会当初因治河意见与张居正相左被罢官了。不过张居正要用着他治河,所以忍着潘季驯,日子久了也是习惯了。

    至于陆光祖则是与张居正是同年,交情非比寻常。不过陆光祖这样的话多说了几句,也被张居正赶回家去了。

    “此人可不是一般的小辈,你送他作什么?是故意扫我的面子吗?“张居正道。

    潘季驯道:“当然不是,只是我一事不明,问林延潮如何能以黄河水清水浊,来测得天象,甚至敢以官位作保。“

    “哦?林中允敢以官位相保,不是发梦得了神授的吗?“

    潘季驯莞尔,张居正嘴巴也是满损的。

    潘季驯道:“非也,相爷让我查此事,我查了黄河历年水情,发觉黄河水清确实常有大旱。“

    张居正脸色微变,这林延潮要打自己的脸呢,你还过来帮着扇自己耳光。见张居正不快,官场上大部分官员察言观色下,都不会继续往下讲了。

    但潘季驯管你张居正爱不爱听,犹自不停将自己从中的分析讲了,还把林延潮以水轻水重判断年成的方法如实讲了。

    张居正虽是不痛快,但也不会将个人爱憎,夹杂入自己的判断。

    处在他这位子,早就练就一身本事,不必亲自经手事情,关听下面的禀告,常常就能将事情如何判断个大概。

    下面官员说话有没有夸张,事情有几成真假,张居正都能知道个大概,所以官员在他下面办事久了,也知道切不可在老中医面前玩偏方,什么事如实上报,若被张居正抓到错处,后果不堪设想。

    张居正听完潘季驯这一番话,又将自己的疑问拿出,问了潘季驯几个问题,最后张居正确认林延潮这称水定天象办法,真有可行之处。果此法真的可行,黄河上中游的大旱,朝廷就能预先做出准备。

    不过现在张居正却陷入久久的沉默。

    潘季驯看张居正如此,故意道:“怎么办呢?我看这林延潮的法子,真是梦中神授而来的。相爷你用不用呢?“

    “此乃良法,当然要用。”张居正毫不犹豫地道。

    潘季驯大喜,不过张居正随即道:“不过此乃是时良你的办法,你放心,我会替你向天子请功,将此法立即颁行,如此苍生有幸,社稷有福。“

    潘季驯连忙摆手道:“我怎能窃一小辈的功劳,不可,不可。我看无论今年是否有旱情,相爷你都不可治林宗海的罪,反而要升他的官才是。“

    张居正点点头道:“说的有道理。“

    潘季驯今日来就是这目的,当下笑着道:“相爷英明。“

    张居正道:“时良,你谢得太早,今年若是有旱情,我不但不保奏林宗海,还要让天子将他免官,若是没有旱情,我反可向天子举荐林延潮,让其加官。“

    潘季驯一愕问道:“你,你是不是当官当得糊涂拉?“

    张居正冷笑两声道:“时良,汝可知田丰为何被杀?“

    田丰是三国时袁绍的谋士,田丰建议袁绍不要出兵官渡,袁绍不听反而将田丰下狱。后袁绍兵败官渡,有人向田丰贺喜,说主公这一次败了,你要官复原职了。

    田丰却道,我完蛋鸟,袁绍这人外宽内忌,若是这一次他赢了,不但赦免我,还将我置于左右,不时拿出来晒一晒,来显得他宽容,又能折辱我。若是败了,恼羞成怒,我就挂定了。

    潘季驯听了顿时面色涨红,起身道:“你,你,学谁不好,非要学袁本初。你欺弄一个小辈,好意思吗?“

    张居正笑了一声,嘴角微微翘起,一副我就是这样,你奈我何的表情。

    潘季驯知改变不了张居正的主意,只能出了相府,自己不仅没有帮到林延潮,结果反是害了他。

    潘季驯上了马车前,看着相府一眼,骂了一句\'奸相\',方才恨恨地离开。

    而此刻在通州运河上,林延潮已是乘上南归的船,启程返回家中的途上。

    船舱里大部分人都已是睡下,但林延潮负手立在船头,没有半点睡意,看着船外灰蒙蒙一片,唯有船头松明照亮了前方的河道。

    沉寂在黑暗之中,林延潮此刻思绪万千,想起自己仕途的将来,不由心思浮动。

    若是黄河上游有旱情,自己可能因此加官进爵,若是没有旱情,自己就会罢官。

    按照道理,自己应是期待黄河上有旱情才是。

    但若真有旱情,那么沿河的百姓就真的遭殃了,就算提前预警,但也真救不了这么多百姓。

    不过若没有旱情,自己就要丢官了,想想却是委屈了自己。

    林延潮以前看书时,里面写无良的医生,总是希望当地爆发瘟疫,如此自己好赚钱。卑鄙的棺材铺老板,则是希望医生治不好人,如此自己棺材板就可多卖一些。

    若是真平心而论,林延潮希望不希望,黄河上游有旱情呢?

    就在林延潮这么想之际,陡然发觉脸上一凉,似什么打湿了自己的脸。

    随即哗哗声从耳边响起,林延潮连忙避入船舱,接着就听到船舱上吧嗒吧嗒地直响。

    这是下雨了!

    这并非普通的小雨,而是大雨,并且雨势极大,简直铺天盖地。林延潮见了这大雨,心底是又喜又悲,此刻他的心中可是百感交集。

    而身后船舱后摇船的艄公,却痴了一般,仍由这雨打在身上。

    林延潮诧异正要提醒这艄公避入船舱。

    却见艄公突然跪下向苍天连续叩了几个头,然后大声道:“没错,是大雨,大雨!老天爷终于下雨了。感谢老天庇佑!”

    林延潮看着艄公如此激动不由问道:“船家,这雨下的你为何高兴啊?”

    艄公喜道:“老爷,你身在京师难道不知道,今年有旱情吗?”

    “是啊,若有旱情,也是在地里抛食的农夫担忧,你水上人家担心什么?”

    “话不能这么说,若是雨大那么河水就丰沛,若是雨少咱们这一段通州以下的水路就都断了,咱们也没有活计,老爷,你说这雨来得好不好?”

    林延潮笑了笑,想了下道:“那算是好吧!”(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明文魁,大明文魁最新章节,大明文魁 快眼看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