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文魁 四百八十章 潘季驯相求

小说:大明文魁 作者:幸福来敲门 更新时间:2016-12-21 23:30:20 源网站:快眼看书
    不知是否因到了午后的关系,通州附近天开始暗了。

    码头上人声鼎沸。

    何洛书见到落轿之人,真是潘季驯,顿时不淡定了。

    这潘大人亲自前来,也是给林延潮放爆仗的吗?

    何洛书当然不会这么相信,潘季驯真是来与林延潮送别了,可这林延潮不是得罪张居正吗?

    那潘季驯为何会冒着触怒张居正的风险来给林延潮送别呢?

    这就非何洛书所知了,但有潘季驯这二品大员来给林延潮送行,看来何洛书今日真是失算了。

    何洛书青着脸心道,此地不易久留,反正讥讽过林延潮,已是略消我心头恶气,还是走为上策。

    于是何洛书脚底抹油,正是要不动声色的离开,却见林延潮拉住何洛书道:“何兄既然要来,又为何要走?”

    何洛书冷笑道:“怎么你攀上了潘制台,难不成还要在他面前告我的状不成?”

    林延潮不说话,只是笑了笑。

    于是林延潮上前与潘季驯道:“林某真是天大的面子,竟能让制台前来相送。”

    何洛书见避不了,也是向潘季驯行了一礼道:“刑部郎中何洛书见过制台?”

    潘季驯微微皱眉问道:“何郎中也是特意来送林中允的?”

    何洛书心道这可不好,林延潮得罪了张居正被迫离京,若是被人知道自己前来相送,岂不是连累得自己也是开罪了首辅大人。

    何洛书连忙道:“回制台的话,下官纯属路过。”

    潘季驯道:“是啊,听闻你与林中允交恶,也是不可能前来相送的。”

    林延潮道:“潘制台,有所不知,以往我与何郎中虽有一些误会,但早已是消解,现在我们二人可谓是彼此最好知己啊!”

    何洛书顿时懵了心底大骂道,他娘的,谁和你是最好的知己啊。

    潘季驯已是点点头道:“原来如此啊!不打不相识,你们这可是一段官场上的佳话啊!”

    何洛书待要解释,已是来不及了。自己明明是来羞辱林延潮的,怎么变成相送的?但此刻在潘季驯面前,自己又不能否认,总不能说是特意来给林延潮放爆仗的吧。

    何洛书眼睁睁地看着被林延潮拖下水了,惹了一身骚味,以后就算自己如何解释,也变不了今日来给林延潮送行的事实,若是被张居正认为自己与林延潮交好,而被打压,自己就完了。

    何洛书顿时满脸欲哭无泪的表情。

    “下官尚有事在身告辞!”

    林延潮道:“何兄走好,有劳你十里相送啊!”

    何洛书听了这句话,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

    见了何洛书悻悻离去,林延潮不由大笑然后对潘季驯道:“多谢制台。”

    潘季驯亦是笑了笑道:“不用,我早看此人不顺眼了。”

    于是潘季驯招了招手,但见一名下属捧着一盒子来。

    潘季驯拿了递给林延潮道:“此乃临别之际给宗海你的赠礼。”

    林延潮犹豫了下不敢收,潘季驯笑着道:“是家乡的腊肉干。”

    林延潮听了这才欣然收下道:“制台能亲自来给我送这腊肉干,在下足感盛情,只是制台不知如此会触怒了首辅吗?”

    潘季驯范文:“本官为官有一个秘诀,宗海你想不想知道?”

    林延潮道:“请制台赐教。”

    潘季驯道:“就是直道而行,不问是非。”

    林延潮听了不解。

    潘季驯笑着道:“官场上弯弯绕绕,人情是非,多得你数不完,等闲人处理不来。既是处理不来,我就不去管他,只需看着眼前之事。咱为官是吃皇粮的,给天子当差的,为老百姓办事的,不是来让众同僚喜欢的。”

    “说来也奇怪,咱当官到了今日,虽是人是越得罪越多,但官却越做越大。今日我来找你,张江陵他高兴不高兴,又关我什么事?”

    林延潮听了对潘季驯佩服得五体投地啊,这就是技术性官员本事啊,不靠拍马屁来升官。不知我什么时候,也能有潘季驯那么本事。

    林延潮心悦诚服的道:“真是至理名言,受教了”

    潘季驯哈哈一笑道:“你别给我戴高帽子的,我此来送你只是个名头,我是特意来向你请教的?”

    林延潮连忙道:“不敢,制台有什么话直说就是。”

    潘季驯点点头道:“你说黄河清,则有大旱后,本官回去查了从秦汉以后,黄河之水情,发现真如你所言,但凡黄河水清,十次有七次都会有大旱。说实在的,我诚心佩服啊,我治河十几年了,尚不知此中道理。你一个词臣,不说让你修堤坝了,让你玩泥巴都玩不好,你却怎么从中看出这道理的,这里倒是要向你请教一番。”

    潘季驯这一番话可谓十分诚恳,真是向林延潮来求教的态度。

    林延潮笑了笑道:“制台言重了,其实以黄河水清来看旱情,虽说是十之有七,但仍不算太高。”

    潘季驯听了讶然问道:“哦,十之有七,还不是高?我记得我嘉靖三十四年陕西大旱,冬里就没下一场雪,然后到了春里河水断流,烈日暴晒,田土龟裂,种粒皆绝,因饥后又生大疫。那惨景真是不忍目睹,赤地千里,寸草不生啊!但这一次还不算大灾了,若真到了那等赤地千里,流民载道,饿殍盈野之时,那连社稷都会不稳,若是你有提至十之有八的办法,我老潘今日就在这里给你磕头了,替老百姓谢你了。”

    说完潘季驯作势就要拜,林延潮心道好你个潘季驯竟对我用这苦情计,我还以为你是个耿直人呢。

    不过林延潮见潘季驯那一脸诚恳的样子当下道:“制台,你这不是折煞我吗?”

    潘季驯道:“宗海,你是不知,老百姓苦啊!你没有当过地方官,你去黄河走一走看一看就知道了。你若真有此法,那么朝廷就可提前半年,防备旱情,说出来可救得几十万人的性命啊。”

    于是林延潮道:“制台真是折煞我,此事利关天下苍生,就算制台不问,我林延潮乃是一介草民也会如实告之,何况在下乃朝廷命官,为百姓谋福祉,根是本分所在,但今日经制台这么一求,变得我林延潮有意卖弄,这不丢我的人吗?”(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明文魁,大明文魁最新章节,大明文魁 快眼看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