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文魁 第四百二十八章 会揖

小说:大明文魁 作者:幸福来敲门 更新时间:2016-12-21 23:30:20 源网站:快眼看书
    锁住了铜柜,林延潮从文渊阁走出,正见同为轮直翰林的刘虞夔,拿着手本走来。( 阅读最佳体验尽在【】)

    林延潮见刘虞夔点点头。

    但见刘虞夔拿起手中的兵部手本,一脸埋怨地与林延潮道:“宗海,你看看兵部递来的手本,写得什么样子,奏饷的手本,上面字有涂改,这如何使得?定要打回去重审,让他们下次不敢再犯。”

    刘虞夔这么说,林延潮却不知他此举是出于公心和私心。

    他知道书吏有种为难别人的做法,是故意把报告上的一字削去,再填上一字,然后报告说文章有涂改,将稿子打发回去。

    眼下刘虞夔也是如此,但他是否故意,天知道。

    身为一名书吏的操作性很大,特别是要害衙门的刀笔吏权势更是了得,比如外官初次赴京办事,别人都要提点他一句‘未去朝天子,先来谒书手’。

    而连堂堂户部尚书都要给林延潮行贿,这也是缘由之一。

    其实林延潮就算不收钱,也不会为难对方。可是你就是有祸害别人的权力,无论用不用,被人都要顾忌三分。

    故而官员向衙门文书行贿也成了正常之事,久而久之于是就成了常例。

    常例到了后来,就成了固定收入,你给了算应该给的,而不给就要整你,所有的陋习都是从常例而来的。

    在文渊阁处理了一天事,林延潮还没有将事处理完,于是林延潮抱了以一堆内阁里例行文字回到家中,准备继续在看。

    出了紫禁城,林延潮正要坐上马车回家,就见陈济川急急忙忙而来,连忙道:“老爷,老爷。”

    林延潮已是坐上马车,见了陈济川问道:“你不在家里,跑来这做什么?”

    陈济川连忙道:“老爷,你今日不在家,家里来了好几拨客人,都是要给老爷道贺的啊!”

    “道贺?”林延潮听了明白过来,自己今天第一天跻身内阁属官消息必已是传遍了京城大小衙门,这也意味着官员向送礼行贿的节奏开始了。

    “他们可有帖子送上门来?”

    “这是有的。”说完陈济川掏出了一叠帖子给林延潮过目。

    林延潮一看足足有十七八封帖子呢。于是林延潮拿起帖子一张一张看了,其中有国子监司业,有五城兵马司吏目,宛平县典使等扽。看完后林延潮顿时心道这都是什么杂七杂八的官,见了真是对不起自己堂堂翰林的身份。

    “老爷见还是不见?”

    于是林延潮道:“你先回去转告他们,就说多谢几位的好意,但我林延潮为官门下无私谒,更不受请托,若是求公事,请直来公事房相询。我就不直接面告,恐伤了情面,还有告诉于伯以后也是如此。”

    林延潮方来内阁上班,就公然门庭若市,这样传出去也是太影响自己名声吧,宁可不见。再说这些杂官京城里虽说都是小有权势,但也就那样,自己结交了,也没多大意思。

    “是老爷。”陈济川顿时会意,于是回去替他打发。

    次日。

    张四维抵至内阁,文渊阁三位阁老中,他都是最早来的一人。

    到了值房他先吩咐内役将自己值房门和窗全部打开,透一透气,然后让内役打扫一番。

    张四维就站在值房外,这才刚站了一会,他就看见林延潮来了。

    张四维不由微微讶异,见林延潮向自己行礼后问道:“你一大早来找本阁部有什么事?”

    林延潮毕恭毕敬地道:“回阁老的话,下官初次任事很多地方不明白,故而至值房前先问一下阁老于今日之事对下官有什么交代?”

    张四维讶异,林延潮十分上道,若是每名内阁属官都有他这份办事领悟力,那内阁事情要简单十倍。

    不过这些话张四维绝不会与林延潮说。张四维一副懒得言语的样子,对一旁的机要中书董中书道:“你与他说!”

    董中书点点头,在张四维面前,他收敛起傲慢之色,平和地与林延潮一一交代今日要事,最后道:“今日午后内阁与六科会揖,你要来会揖室书记纪要。”

    内阁和六科是两个很奇怪的部门,首先大明会典上找不到。

    其次二个部门,是仅有属于设在紫禁城里的衙门。内阁不用说了,就是七品的六科给事中,直接监管六部,且只向天子负责,握有谏议权和弹劾权。

    故而六部尚书都要卖给对方三分面子。

    其三是两个部门都是手握重权。

    至于会揖,就是内阁与六科的规时通气会,这时从国初一直延续下来的,按照规定每个月内阁与六科需会揖两次,说得都是机密大事。

    于是林延潮道:“卑职记下,中堂还有什么吩咐?”

    张四维摇了摇头,就算回复,林延潮当下向张四维行了一礼然后告退。

    上午在值房忙碌,到了下午,林延潮就来到内阁的会揖室。

    这才推门,会揖室就是传来一阵笑声,但见十几位六科给事中齐聚一堂,谈笑风生。

    明朝官制,习惯性的以小制大。

    如南京礼部尚书正二品,但却是位高权不重,属于养老官员,对朝堂影响力还不如六科给事中。对于六科给事中而言,最怕的事是什么?就是升官。

    说来离奇,但就是如此,官场上有一句话形容六科给事中升官,那叫‘官升七级,势减万分’。

    因为给事中升官,不是如林延潮这等翰林官一级一级升,而是直接从正七品跳到从三品,一口气连升七级,但就这样给事中们还埋怨‘官升七级,势减万分’。

    这十几位六科给事中聚集一堂,正待说笑,待见一人开门进屋。众人不由都是稍稍停下话,朝门口打量去,有几人是初见林延潮,但觉得进来一张生面孔。

    却见身旁几位同僚却是站起身来向对方拱手作揖,他们担心失礼,也跟着起身作揖,后问了得知是林延潮方才恍然。

    于是给事中们笑着继续笑着聊天,林延潮则是走到会揖房东角的桌后坐下。

    西角还摆着一张桌是属于西房的中书坐的。

    眼下林延潮干得就是会议记录的活,这事也不算新鲜,但上一世他在衙门里参加都是小会议,讨论是鸡毛蒜皮的事,偶尔帮忙记录一下。

    而如今天这可是高级会议,这可是内阁与六科会揖,每一句谈及都是天下大事。(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明文魁,大明文魁最新章节,大明文魁 快眼看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