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文魁 第四百一十二章 张四维

小说:大明文魁 作者:幸福来敲门 更新时间:2016-12-21 23:30:20 源网站:快眼看书
    这一日一场豪雨席卷了整个紫禁城。【 更新快&nbp;&nbp;请搜索】

    林延潮坐在直房里,抬头看了一眼门外突如其来的大雨,于是起身将门关过半扇,以免疾雨打进弄湿了桌上如小山般的公扎案牍。

    各衙门送至内阁的公文,都是上午送至的,林延潮忙碌了一上午,下午时才稍稍有些空闲。

    林延潮入值房办事,这五六日来是忙个不停,经常在内阁一日上班,就远远超出官员辰入酉出的十小时工作时间,这样干下去果真是要得腰椎间盘突出的节奏。这与自己上一世喝了一日茶,看一日报纸那等尸位素餐的那等空闲完全是两个样子嘛。

    不过尽管忙碌,林延潮却觉得充实而有意义,一来自己喜欢这样的生活,二来这是自己第一次接触中枢,了解整个帝国运转。

    如眼下向天下推行一条鞭法与清丈田亩之事,林延潮就通过公文往来获得第一手资料。

    此外在户部与吏部那关于临清钞关署理权归属的官司上,林延潮也从吏部户部公文往来,以及同僚闲聊中,窥得了蛛丝马迹,得知朝廷将税金收归中央的决心不可动摇。

    于是他悄悄给陈志文透了风声,说户部会在这争夺中胜出。陈志文得知后,立即更改了原先任临清同知的打算,再谋他职,并遵守承诺给林延潮送了一千两银子。

    这笔钱入账令林延潮赚了一笔。

    现在林延潮办完差事,在公案后算着什么时候下衙时,一名阁吏来到林延潮值房里道:“林修撰,次辅请你去值房一趟。”

    林延潮听对方口气有些怪怪的问道:“请问次辅有什么要事吗?”

    “去了你就知道了。”这阁吏脸上带着笑容,口气却是淡淡。

    听了对方这句公事公办的话,林延潮不由心底一凛,于是搁下笔放在案上道:“那我这就去。”

    说完林延潮将桌案上公文一整,然后将值房大门一锁,撑了把伞走至文渊阁,而来请林延潮那名内阁属吏至始至终,跟在林延潮身后。

    林延潮进了文渊阁搁下伞,经游廊走到最里面一间,这是张四维的值房。

    值房里一名属吏给林延潮开了门道:“林修撰,次辅就在里面!”

    说完对方来到内间,给林延潮开门。

    林延潮进入的张四维公事房,但见对方正在案上写大字,他的官帽脱下放在一旁。张四维的值房里因为没有如张居正,申时行的值房中用冰桶消暑,故而显得很热。

    听说张四维畏寒更甚于畏热,宁可不用冰桶降暑。林延潮听来这就有点类似于现代,夏天外面都到了三十八度,也不肯在室内开空调的人。

    不过张四维丝毫也没有怕热的样子,他的身材有几分消瘦,但是精神却是很好。

    “次辅大人,林修撰已是到了。”

    张四维抬起头看了一眼道:“林修撰先坐,待我写完。”

    当下林延潮坐在张四维的下首,至于领路进来的属吏,给林延潮和张四维都倒了茶,这才出门。

    林延潮静静的等着,凭他的经验,似闻到几分来者不善的意思。

    在三杨时的内阁,奏章的票拟,由几位阁臣协恭,商定后再呈天子,几位阁臣没有主次之分,。

    自嘉靖朝以来,首辅势大,天子委政于首辅,从严嵩,到徐阶,至高拱,再到张居正,首辅权势日重,不仅凌驾于群臣之上,而且次辅与三辅等其他几位阁臣的地位,也如同首辅属吏一般,不敢以同僚相处。

    比如票拟之权,这几位首辅都是操在自己手上,由自己独决,不与他人商议。

    特别是高拱权操在手不说,还十分蛮横,当时为次辅的张居正给皇帝上密谒。高拱知道大怒,对张居正骂道,我高拱当国,一切事由我与大家共决,你张居正怎敢背着我与天子说悄悄话?

    所以张四维的位置,就很尴尬,他名义上虽为文官的二号人物,但是朝堂大事却轮不到他说话。

    当初高拱主政时,还分张居正主户部事,但到了张居正主政时,六部事与张四维一个都没关系,只是让署理阁务。说白了,张四维手中的权力充其量相当于管理内阁的秘书长而已。

    不过尽管如此,张四维的权势,也是林延潮远远难以望及项背的。

    不久张四维将他一副大字写完,然后问道:“宗海,你看老夫这几个字如何?”

    林延潮依言站起身凑到张四维公案前,但见张四维写的‘白马入芦花,银碗里****’十个字。

    这是禅宗的一句名谒,林延潮当下道:“下官书法不过粗通,但也可看得出中堂的笔力真可谓登峰造极。”

    张四维听了不置可否,将笔搁下,走到林延潮身旁的檀木椅上坐下,然后拍了拍林延潮的椅子。

    林延潮会意坐下,只是挨着一点椅子边,不敢坐实了。

    张四维缓缓道:“当初翰林轮直内阁,我本是定下张懋修的,但是本阁部看了你的平夷诏后,觉得你乃可用之才,所以才推你到东房轮直。”

    林延潮听了心道,这搞错了吧,明明是自己一封平夷诏得天子和张居正的赏识,这才入的内阁。但林延潮转念一想,张四维说得也没错。张四维现在替张居正署理内阁大小之事,自己能入文渊阁,最后点头也肯定是张四维。

    虽然他只是顺着天子和张居正心意,顺水推舟而已。

    林延潮面上仍是要摆出感谢的样子道:“中堂大恩,下官自是铭记在心。”

    张四维问道:“前日,议定清丈田亩的公文,是你经手的吧?”

    林延潮将张四维这句话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当下道:“是下官经手的。”

    “你没有记错?”

    “下官记得清楚。”

    张四维点点头道:“你肯承认就好了,宗海你初履内阁,见识难免不够,不免有犯错的地方,这也是人之常情。”

    林延潮立即问道:“中堂,下官不明白你在说什么,请直言告之。”

    张四维盯着林延潮的眼睛问道:“宗海,你真不知,还是假不知?”

    听了这句话林延潮顿觉不对。

    此刻值房内,忽听得惊雷突然炸响,窗外大雨如注。(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明文魁,大明文魁最新章节,大明文魁 快眼看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