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文魁 第两百四十二章 推举(一更)

小说:大明文魁 作者:幸福来敲门 更新时间:2016-12-21 23:30:20 源网站:快眼看书
    万历五年,春日的暖风熏人欲醉。

    春暖花开时,城西的西湖上,画舫徐游。

    每逢开春,西湖上都好生热闹,省城里的士子会结伴到此酬唱,士子们租借几艘画舫,邀来歌妓一并游湖赏景。

    在岸上看去,但听得歌声传来,画舫上妓子们着锦衣团扇,弹唱乐舞,大有舞衫回袖胜春风,歌扇当窗似秋月之感。

    这一日林延潮携翁正春,叶向高,龚子楠,黄碧友,陈行贵等一干好友,泛舟湖上,待游湖兴尽后,登岸来到宛在亭一游。当年下盲棋的老叟已是换人,与林延潮谈禅的老者也已是不在,令林延潮不免怅然。

    众人进入宛在亭中休憩,自有同游的书童,仆从,早备好了小火炉子,携了美酒佳酿,在亭外温酒。

    待酒热之后,童子将酒和蔬果,端入亭中供主人畅饮。众好友们在亭内一览湖光山色,柳堤十里,谈谈说说十分惬意。

    春风拂面,美酒醉人,陈一愚,翁正春等人乘兴,去诗龛讨来前人留下诗句文章读起。

    众人之中,陈一愚诗词最佳,于是取了几首来,一面念给众人听,一面加上自己的品鉴。众人喝着酒,说说笑笑,偶尔听到可浮一大白之佳句,也是一并叫好称赞起来。

    林材忽道:“与其评鉴他人诗句何用,不如借此良辰美景之时,不如大家作游湖诗一首!也入诗龛中留给后人。”

    众人一并称妙!

    于是众人借来纸笔,在亭间的石桌上挥墨,都是即兴而作。

    轮及林延潮时,他想了想,既是交游而作,于是就随着兴致写道:“绿蚁微温野草香,湖光泛影碎斜阳。问询桃李同游否,借我浮生半日凉。”

    几个人见了林延潮的诗,都是点了点头。

    众人当下一一题诗之后,相互品鉴各人的诗句。

    大家兴致正好,突然这时亭外走过一人道:“又是一帮腐儒,只知赏诗吟风,却不知天下兴亡,可知旦夕祸难将至?”

    众人看去但见一名四十多岁的书生,面容上有几分激愤之色。

    陈一愚先是不快道:“眼下天下太平,四方无事,尔何必出此不详之言!”

    陈材道:“罢了,何必动气,此人不是杞人忧天,就是好惊世之言,欲博人注目尔!”

    对面没有穿襕衫,断然不是有功名之人,如书生这般人,大家也是没少见,平日这样爱危言耸听的人,还少了?

    那书生摇了摇头道:“世人无知,当今国弱主少,权相当道,民不聊生,居然还敢说天下太平,四方无事。尔等身为老爷相公,整日只知酒色为会,吟诗作对,钻研故纸,高谈性理,我真以汝等为耻!”

    这一下众人都怒了道:“狂生还不离去!别扰了我等雅兴!”

    主人发了话,身旁几个仆人和小童当下一并喝骂推搡。

    那书生终是孤身一人,被几人推开后,哼了一声,在地上重重吐了口痰道:“一帮酒囊饭袋,大明必亡在你们手中。”

    说完扬长而去。

    被此人一闹,众人情绪都不太好,本来好好一番赏湖游春的心情,一下子被搅得兴致全无。

    陈一愚道:“诸位,此人科举失意,故愤世嫉俗罢了,我等都是有功名之人,岂能与他一般见识,不要被这等人扫了雅兴,来来,大家继续畅饮谈诗!”

    陈一愚虽这么说,但众人此刻都没了心情,但见林延潮凝眉站在那,陈一愚问道:“宗海,你怎么了?”

    原来林延潮听书生之言,陡然想起,没错,眼下大明确实还有好日子过,但七十年后大厦崩塌的一幕,又岂是在场读书人想得到的。

    林延潮忽然道:“这狂生,话虽说得难听,但依我看,咱们读书人,也不妨当居安思危一二。”

    众人听了林延潮的话,当下都是露出认真倾听的神色。

    翁正春道:“宗海兄,一贯很有见地,不知你是怎么看的?”

    林延潮环顾左右道:“诸位,国者,其君其臣肉食者谋之;保天下者,匹夫之贱与有责焉,我等身具功名,肉食于朝廷,若论忧国忧民岂能连此匹夫都不如。大丈夫需有大抱负,方才不负此生,诸位是否与我同怀此志呢?”

    众人都是点点头道:“不错,宗海兄,我等读书为何,还不是为了报效朝廷。”

    陈一愚道:“今日我等在此唱诗游湖,看似安于享乐,但他日遂青云之志时,必撒一腔热血为国为民做一番事情。”

    听陈一愚这么说,大家也是赞同,林延潮也不怀疑,对方是在说漂亮话。当初为学生时,不少人也曾挥斥方遒,说老子将来要如何如何,做一番事业比爱因斯坦还牛逼,但在现实中摸爬滚打久了,棱角打磨完了,当初那一番理想都抛在脑后。

    但不能说当初许下理想是骗人,至少自己说的那一刻是真诚的,只是大部分人做不到坚持罢了。

    而陈一愚等林延潮这些同窗,秉持读书人理念,自小读书就抱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理想。

    林延潮见众人情绪已是鼓动起来了,点了点头。

    这时候陈行贵道:“诸位我等有的是同窗,有的是同年,既是在此都是缘分,我建议大家不如结个文社,平时赏诗喝酒,切磋时文,抨谈时政,待他日释褐之时,相互提携,共同进退如何?”

    林延潮欣赏地看了陈行贵一眼,他本以为这些人中,会是叶向高先听出了自己弦外之音,但没有料到却是陈行贵。

    众人听陈行贵这么说,都是点头道:“陈兄所言即是。”

    这时陈应龙道:“既是文社,那么就需选出一社首来!”

    陈应龙说完,众人都是不语,然后将眼睛一并看向了林延潮。

    林延潮笑着道:“怎么我有这么众望所归吗?”

    众人都是大笑。

    陈应龙道:“那还不是吗?宗海兄,你是举人,又是解元,为人敦厚,我等都是信你。”

    陈行贵道:“是啊,宗海别多说,就你了。”

    叶向高,翁正春,陈一愚等人也是同意。

    林延潮见众人都是赞成,当下道;“既是如此,那么在下就当仁不让了。”(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明文魁,大明文魁最新章节,大明文魁 快眼看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