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文魁 一千三百六十章 石星的弹劾

小说:大明文魁 作者:幸福来敲门 更新时间:2020-01-14 00:02:33 源网站:快眼看书
    紫禁城,文渊阁。

    但见身穿一身大红斗牛服的石星,在官员的前呼后拥下疾步走过金水桥。

    眼见石星行来,左右科道言官都是退避在道旁,恭敬的行礼。

    这些科道言官位卑权重,放着一般权势轻些的部阁大臣,就算对面见了也只是一揖了事,从无避道之礼。

    但石星是何人,当今天子尤为器重之臣,主持宁夏,平壤两役,声震天下。经过皇明时报,新民报一宣传,哪个老百姓不知道朝堂上有位敢于任事的大司马。平日里训斥起官员来也是疾言厉色毫不留情,不少人看见石星都是心有余悸。

    所以即便是科道言官对石星也是恭恭敬敬在旁作揖,哪知石星疾行看都不看一眼,大步掠过。

    这一幕令对在旁作揖的几位言官有些面上挂不住了。

    “真是好大的威风!好大的架势啊!”

    “呵呵,那还用说,他是赫赫的石东明嘛!理应如此。”

    “呵,几位可曾听说了吗?石东明昨日上疏弹劾林三元了?”

    “怎么没听说,奏疏一上通政司那就传开了,朝野上下是哗然一片。晋州之战,此役可是罕有大胜啊!但在石东明眼底似……呵呵,当然石公是柱石之臣,难免有另外之考量,此非我等能知的。”对方笑了笑。

    “恩,破敌九万,怎么看也是本朝少有之武功。但拿到抄本时,我还不敢置信。石东明简直是句句如刀,晋州之役明为大胜暗为大败,在京议和的倭使泣血哭诉,言我上邦出尔反尔,毫无信义。他要朝廷办林三元开衅之罪!”

    “哈哈,说来这词锋还真是石东明所书,真是文如其人啊。”

    “石东明,林侯官,二人真可谓一龙一虎。但我曾听闻坊间传闻,言年初王太仓遇焚诏之事,忍辱到林府林侯官出山。王太仓为何前去?还不是石东明所请的。如此说来石东明似有些坏了规矩。”

    “坏了规矩又如何?偏逢石东明欲当甩手掌柜之时,正遇上林侯官如此恣意进兵,还不赶紧将盆子扣他脑上好让自己脱身。故而君等莫笑石东明,换了你我易地处之,恐怕也好不了多少。”

    几人都是露出深以为然之色。

    “卢兄所言极是。但这二人龙虎相斗,朝堂上又要不太平。”

    宫阙之中。

    此刻重阳节刚过,天一下子就冷了,宫中照着规矩要饮菊花酒。

    张诚,陈矩,田义等内臣都换上了罗重阳景菊花补子的蟒衣,入宫伺候着天子。

    天子坐在大殿的软椅上,今日他刚去了慈宁宫听李太后说话。李太后年事已高,往年重阳都要登万岁山登高,今年却是上不去,自是在慈宁宫喝一杯菊花酒就算过节了。

    对于天子而言心底自有些悲伤。

    当年百官叩阙侯后,言官一直时不时的弹劾一下武清侯,潞王,现在眼见李太后身子不好,天子念此也是将弹劾武清侯,潞王的奏章全部留中不再过问,甚至还打算恢复武清侯伯爵的名位。

    不过武清侯经过那么多事,除了偶尔欺男霸女外,行事也算收敛了许多。至于潞王则伏在藩府要多温顺有多温顺。二人今日这一切不得不说是拜当年林延潮所赐。

    天子虽早已不是当年那个看李太后,张居正脸色的皇帝了。但仍是不能事事顺心,皇长子虽已迁至慈庆宫,但言官仍是明里暗里地暗示天子皇长子何时能够出阁读书?

    至于首辅王锡爵经被林延潮焚诏打脸后,也已经是彻底表明立场站到了支持皇长子出阁读书一边。

    所以对于现在的天子而言,即已是挑明,但仍是还是能拖一日是一日。

    不过对于天子而言,却发现了一些不好的苗头。

    司礼监掌印张诚恭敬地奏道:“前些日子重阳节礼,宫中照例给慈庆宫赏赐,此事一直是由内府操持的,但节礼送至慈庆宫后,礼单不知为何到了皇长子讲官的手中,当时几位讲官寻到内府的人直斥内府于节礼有所短缺……”

    “陛下明鉴,缅甸,朝鲜都在用兵,国库不充裕,内臣们几个人当初合计,这宫里不作一个表率,那些言官们又要说道了,从另一面来讲也是为皇上分忧。故而内臣先将今年节礼比往年先减个三成,等到明年日子宽裕了再行补上。”

    “这也并非是慈庆宫如此,除了皇后,皇贵妃那,各个宫府里也是如此安排,但是讲官却拿此说事,直斥言是内府克扣。不仅将节礼退回,还将内府的人骂了一顿。陛下,不是内臣诉苦,这宫里的差役再卑微,但也是皇上的人,这些文官……”

    天子打断道:“不要说这些……到底是哪几个?”

    张诚心底暗暗一喜,面上道:“回禀陛下,当时出面的是翰林唐文献,全天叙。”

    天子双眼微微一眯问道:“那其他人呢?”

    张诚道:“其他翰林倒是不知。”

    “出什么阁?读什么书?”天子冷笑又问道:“皇长子六个讲官平日哪个人说话份量最重?”

    张诚道:“论资历应是孙承宗,李廷机。”

    “当时二人都没有出面?”

    “回禀陛下,据臣所知倒是没有。”

    田义道:“启禀皇上,孙承宗,李廷机在翰林院中威望都不小,但要论真正说话最有分量,最有主见的要属孙承宗了,这一次斥内府,臣怀疑会不会是他在后面挑得头。”

    听到孙承宗三个字,天子眉头皱了皱。

    他深吸了一口气道:“昔日宋真宗用晏殊为东宫讲官,大臣惑之,宋真宗言,京中馆阁之臣无不整日嬉游宴赏,独晏殊不为所动杜门读书,如此谨厚,可为太子师。后晏殊知之答曰,吾亦喜宴饮游玩,怎奈家贫。若有钱亦往,无钱不能出尔。”

    “朕当初选孙承宗正是以为他可以为晏殊,今日来看他还真乃有钱亦往!”

    听了天子之言,张诚等人都暗喜,孙承宗一直被士林视为大臣中的脊梁。他为皇长子讲官后在朝中声势越来越大,隐然成为如下一个林延潮那样士林领袖。这一次因为皇长子节礼之事惹怒了宫里,故而张诚特在天子面前告一个黒状。

    而拿皇长子的事作文章,对于一直有疑心病的天子而言,实在再好不过了。

    “陛下识人之明,古今帝王皆是不及。以内臣之见,孙承宗也只是有些板古而已。只是此事不知当如何处置?”张诚问道。

    天子道:“明年皇长子就要出阁读书了!随他吧。”

    张诚暗喜知天子不追究就已是追究了于是道:“老臣明白了。”

    张诚说完退到一旁,这边陈矩,田义二人继续轮流奏事。

    田义则是奏石星弹劾林延潮的奏章。

    听到田义奏毕,天子沉思了一会然后道:“朕越听越是有几分不明白了,这石卿嘛,原来持意是主战的,但怎么到了后面越来越主议和了。这林卿嘛,原来持意是封贡的,但竟敢违意出征,越打越是起劲,最后还要不要封贡?还有内阁,王先生先是支持石卿主战,后又用林卿主和,后石卿主和,内阁也是支持,而这一次林卿违意在晋州城下大破倭军,内阁亦称此为勒石之功!此岂非毫无主见吗?”

    对于此事前因后果众人都了然,石星主战是因为之前认为可以一战扫平倭寇。

    但后来明军粮草补给不利,国库没钱,又兼李如松在碧蹄馆失利,石星从主战变为主和,也是见好就收的打算。结果朝中那些大臣,之前石星主战的时候,他们众口一词反对,现在打算封贡议和时,他们又众口一致的反对,提出了许封不许贡的主张。

    石星两面不是人,正好出了林延潮抗命进兵的事,于是决定甩锅。

    不过虽然事实真相是如此,在天子面前却不能实话实说。

    因此如何接天子的话变得十分有难度,下面张诚,田义都不好接,只好一并看向陈矩,这样的奏对,也只有他能够接得住。

    张诚轻咳一声,田义看向陈矩露出求救之色。

    陈矩会意他没有立即回答,而是默声站在一旁。

    田义见此只好硬着头皮答道:“回禀陛下,内臣以为礼臣兵臣意见不一,正是大忌。正所谓上下欲同者胜,当今之策莫过于调和兵臣礼臣二人,平倭大计必只能有一人主张就好。”

    张诚道:“礼臣于晋州城大破倭军,诚然为内阁之言,此可为勒石之功,但违令之风却不可涨啊!”

    天子听了田义,张诚二人之言想了想,向陈矩道:“陈伴伴在此大事上,你为何一言不发?”

    陈矩上前一步道:“启禀陛下,内臣以为这兵臣与礼臣二人皆是用事之臣,有此二人辅佐陛下,实乃社稷之福。”

    天子道:“石卿的奏疏都如此指责林卿了还为社稷之骂?如劾疏中所言,林卿不顾抗命出兵,违背兵部事先廷议时为朝廷拟定的赞画,倭酋已有降意,却兴兵赶尽杀绝,实为弃仁背义所为,一旦封贡失败,其咎皆在礼书,故而纵使大胜亦当问罪啊!”

    众人看向陈矩看他如何答复。

    Ps:明日有更!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明文魁,大明文魁最新章节,大明文魁 快眼看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