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文魁 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 同受弹劾

小说:大明文魁 作者:幸福来敲门 更新时间:2019-06-01 20:59:20 源网站:快眼看书
    礼科廊中,罗大紘与胡汝宁四目相对。

    胡汝宁问道:“内阁可有奏疏入?”

    罗大紘点点头道:“刚刚送来,还请都谏过目!”

    胡汝宁从罗大紘手中接过看了数疏后问道:“都在这里?”

    罗大紘将放密揭的手背在身后道:“回禀都谏都在这里了。”

    胡汝宁狐疑地看向罗大紘,对一旁书手道:“取备薄来看!”

    书手将备薄奉上,胡汝宁一一点过,向罗大紘指着道:“为何独独少了这一份。”

    罗大紘道:“都谏方才问的是奏疏,奏疏都已在此,唯独这份乃是阁臣给陛下的密揭,不在奏疏之列。”

    胡汝宁道:“还不快取来。”

    罗大紘道:“回禀都谏,请恕下官不能从命。”

    “你敢违抗本官?”

    “不敢,只是下官想依照规矩,若六科有其事重大者,各科必须进行通奏。下官想将密揭给各科同僚一并过目再说!”

    “大胆,密揭乃是内阁与陛下之私书,尔如何敢偷看。再说这阁臣密揭也从无发科的故事。这必是内阁或文书房的失误所致!”

    罗大紘冷笑道:“若非这失误,也不能让某窥得这位阁臣的真面目。还请都谏稍等片刻,等各科给谏都到了再说!”

    胡汝宁屡索,罗大紘就是不给,二人不由争执起来。

    这时吏科,户科几名科臣闻声赶来时,罗大紘当即取出密揭当堂道:“诸位听听首辅于给皇上密揭说了什么?”

    “……臣虽名列公疏,实不与知。册立一事,圣意已定。张有德愚笨不谙大事,皇上自可决断册立之事,勿因小臣妨碍大典……”

    听闻这里,科臣们都是面色骇然。

    张有德愚笨不谙大事……勿因小臣妨碍大典……

    这封密揭申时行说得实在很无耻啊。张有德上疏百官是一致叫好的,但在申时行口里成了愚笨,至于言官上疏册立国本在申时行口里成了小臣鼓噪。

    罗大紘举疏对着众科官们道:“诸位同僚,你们看申吴县受国厚恩,却内外二心,藏奸蓄祸,误国卖友,罪何可胜言!”

    “此盖其私心妄意陛下有所牵系,故表面之上附廷臣请立之议,而内里却阴阻其事,自以为是交宫掖之谋,以此得圣心眷顾。之前屡屡向天子奏请册立东宫,即为了明居羽翼之功,若是不成,也可为趋炎附势之道。申吴县自以为聪明,操此术以愚天下久矣,罗某就算不要这乌纱帽,也要在今日为天下揭露此贼嘴脸。”

    听罗大紘之言,众科臣有的暗暗叫好,有的则是面上全无血色,有的则为罗大紘的慷慨陈词公然鼓掌叫好。

    而胡汝宁见事压不住,顿时面无血色,只能任罗大紘如此。

    事情遮掩不住,胡汝宁左思右想之下,当即离开六科廊往林延潮的府上而去。

    却说林延潮这近一个月来,都是称疾在家。

    这告病情由是‘气怒攻心’以致于头昏脑胀不能理事,故而向朝廷请求称疾告归。

    林延潮这当然是假病,而朝中百官也知他为何‘生病’。

    自那日林延潮面圣出宫后那一句‘上官仪之事今日重演’,悄悄地在文武百官里传播开来。

    众官员们猜测(脑补)得都差不多,天子要召林延潮商议册立东宫之事,结果为郑贵妃所阻扰,故而林延潮因此气病在家。

    有了此事后,朝堂上官员们纷纷来林延潮府邸探病,对于他们的打算,林延潮当然明白。

    林延潮对于当日宫里的事是绝口不提,任他们一再询问就是不说,知道从林延潮这里打探不出具体细节,官员们也只好一起恳请林延潮继续留在朝主持国事(好容易有个在国本事上正面刚的,可不能让他跑了)。

    林延潮则表示再看看。

    至于内阁那边态度却截然相反,面对林延潮称疾,立即下文同意,礼部的事改由左侍郎黄凤翔暂署。

    对于内阁的态度林延潮当然是明白,有的人总是巴不得自己赶紧走人,眼见出了这样的事,他们就巴不得落井下石。

    得罪了郑贵妃,也就是得罪了天子的枕边人,如此林延潮还有什么好果子吃,天子对郑贵妃的宠爱天下皆知,走人绝对是迟早的事。

    当然不仅内阁里有人如此认为,不少官员也是认为林延潮这一次恐怕真的是要走了。

    在家中’养病’的林延潮,索性每日陪伴妻儿读书写字,至于官员求见能见他也尽量见。

    他的门生们对于他这时候求去不是很理解,林延潮官怎么当得越大,就越是求去,受不了一点委屈,毕竟刚任礼部尚书才半年多。

    林延潮此举也是明朝大臣的尿性,论求去申时行当国以来上了三十多疏要求走人,仅今年就上了十余疏,但现在仍是好好在位子上。

    林延潮在这个时候称病,一来在廷议中被许国,石星联手压得毫无伸展的余地。

    二来等局势变幻。

    自己这一次公然跳反,与郑贵妃扯破脸,等于将来是站在了太子,以及清议的一边。但对于皇帝而言,等于让祸水东引,将不册立太子的锅让郑贵妃来背上。

    就如同武则天假意要将皇位传给武三思如出一辙。

    等朝野舆论将对东宫未册立的不满从天子转过郑贵妃身上时,天子就知道感激谁了。

    但这时候林延潮还是先避避风头再说。

    果真到了数日前,天子派中官来林延潮府上探视,就是看他病好了没有。

    林延潮得中官探望后,内阁立即就明白了天子的意思,当即请林延潮回衙视事。

    林延潮已是同意了,称自己愿意带病上岗,继续报效朝廷。

    林延潮才答允没两日,胡汝宁急匆匆地赶到他的府上,然后将罗大紘之事告诉了林延潮。

    林延潮闻言是吃了一惊,他以为自己将郑贵妃拿出来,申时行即不会因册立东宫的事背锅,哪里知道这一份从宫里泄露出来的密揭,导致申时行政治生涯最大危机。

    据胡汝宁说,当时内阁将密揭给礼科时是混在公文中传过去,许国并不在阁。

    但林延潮觉得此事十有八九就是许国干的。

    天子不满意许国这一次上疏,所以将申时行的密揭送回内阁让许国看看,让他向即将成为前任的首辅学学如何辅佐天子,天子与阁臣之间的密揭往来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次辅许国在天子的允许下看首辅申时行的密揭也不是不行。

    但是天子并没有让许国把密揭发六科啊!

    这完全是自作主张,而不是失误。

    这就是掀盖子了。

    林延潮听了胡汝宁的禀告,踱步了一阵。

    胡汝宁道:“大宗伯,你看相爷的声誉就在此刻,不知还有没有挽回的余地?若此密揭公开后果不堪设想!”

    林延潮摇了摇头道:“罗大紘已是说了出去,如何能人说出去的话再收回来。此事是按不下了。”

    “那当如何是好?此事出在礼科,我又如何向相爷交代”胡汝宁长叹一声。。

    林延潮想起了之前许国在天子面前打自己小报告的事,不由眼神一厉道:“此事是许次辅耍弄阴谋诡计,他想逼相爷立即致仕,然后取而代之。”

    “不错,自从相爷上疏致仕以来,他对相爷可是愈加不满。只是还没有扯破脸就是。”

    林延潮道:“为今之计要想扳回这一程,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由你上疏弹劾许国!”

    “大宗伯?”

    林延潮站起身来,手按其肩道:“我知弹劾大臣,必反受其责的道理,但此事我会在背后给你撑腰。”

    “再说你不上疏如何向相爷证明你的清白。”

    胡汝宁由起初的慌张过后,终于有所决断道:“下官为官至今深受相爷的大恩,眼下也是报答的时候了,大宗伯要我怎么上疏弹劾?”

    林延潮闻言笑了笑。

    次日,礼科给事中罗大紘弹劾申时行首尾两端,而礼科都给事中胡汝宁则上疏弹劾次辅许国。

    首辅次辅同一天遭到弹劾,也是少有的事。

    胡汝宁弹劾许国与‘首臣时行不协,彼此相伐,以密揭抄发六科为排挤。’

    二疏上后,申时行,许国一并上疏求退。

    申时行上疏当然继续请求致仕,天子好生安慰了几句,并将罗大紘贬官杂职远方,永不升迁。

    而许国上疏求去同时说自己与申时行并没有半点不和,而且关系好着呢。对于密揭发往六科的事,他亲口承认了,他说自己给申时行署名的,但当时申时行在生病,自己怕耽误明年册立国本,所以不经询问先给他署名了,以免错过册立太子的时期。至于他将密揭发往六科,也是认为国本的事,天下都关心很久了,把这件事公开来说也没什么不正常的。

    听许国如此直白的承认,天子也很有意思当即在批复中回到,卿之忠诚直亮,遇事则言,不存形迹,朕早已知道了,先留在内阁辅事吧,国家现在还缺不了你。

    明眼人看出,对于申时行的弹劾,天子是重责贬官罗大紘。

    而对于胡汝宁弹劾许国,天子是一点也没怪他。天子心底对于两位首辅的态度不同,满朝官员也是知道了。

    Ps:明日有更。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明文魁,大明文魁最新章节,大明文魁 快眼看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