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农民俏村花 【671】吾命休矣

小说:极品农民俏村花 作者:超鬼 更新时间:2017-06-24 03:50:04 源网站:快眼看书
    沙市。品 书 网 (   . V o Dt . c o M)

    赵二狗下了飞机,罗佳慧还有一些生意的问题需要处理。所以暂且分别了,赵二狗深深的凝望了她一眼,才转身离开。

    “姐,今天赵二狗表现得好像有一点儿不对劲啊。”罗佳妍喃喃的道。罗佳慧神情微微一凝,问:“何以见得?”

    “我也不太清楚,但是心里却有那么一种感觉,他在看你的目光,与之前好像有了那么一丝不同?”罗佳妍一本正经的道。

    闻言,罗佳慧神情微变,心想,自己的这个妹妹鼻子还真灵,几乎是什么蛛丝马迹都能被她嗅到。当即不动声色说道:“呃,怎么可能,一定是你多想了,我发现你最近好像有点儿神经质。”

    后不地科方敌恨接冷战所情

    “难道真的是我想多了吗?”罗佳妍搔首问道。

    “好了,不要纠结这个问题了,咱们在沙市还有一笔业务要谈,如果你感到乏了,自己回去。”罗佳慧道,在机场拦了一辆车匆匆走了。

    “老,你觉不觉得我姐姐有点变化?”在罗佳慧走后,罗佳妍转头对着身边还未离去的汉三说道。

    汉三毕竟是一个过来人,从两人的行为举止以及了脸露出来的细微表情,他都能做出一些大概的判断,对此,他笑而不语。

    ——

    在出租车,罗佳慧在“爱情保卫者”的聊天群里发出一条消息。

    罗佳慧:“我回来了!”

    当即,木晨雪冒头:“那二狗哥,是不是也回来了?他有没有带礼物哦?”

    罗佳慧:“这个貌似不太清楚,不过,他应该带了吧,但至于是给谁带的,那不得而知。”

    她可记得有人送给赵二狗一个翡翠貂貅,他保存得挺好,估计是想送给洛婉君。

    那怕与她发生了关系,可是在他的心里,他永远挂记的,还是那个女人!

    当然罗佳慧并不气馁,反而觉得这一切习以为常,毕竟一个钟情的男人远一个滥情男人更可靠。

    倘若不是赵天龙从作梗,使两个人阴差阳错的走在一起,罗佳慧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有机会拉近两者之间的距离,至少无法变得像现在如此亲密无间。

    所以她在玉山机场离开之时,对赵天龙由衷的说了一句谢谢,他才是大媒人!

    木晨雪略显失望:“看来我是没有了。”

    这时,刘筱铃也冒头了:“佳慧,此次玉山之行,你可有斩获?”

    后科科不鬼孙球接月太术鬼

    罗佳慧愣了一下,其实,她一直在想一个问题,要不要把自己与赵二哥发生关系的这件事情告诉他们,内心的某种欲望在突然间作祟,所以她飞快打出了一段话:“目前毫无前展,得靠大家努力了!”

    刘筱铃:“我早有所预料了,赵二狗那种人,可不是那么容易拿下的。”

    结地仇远鬼孙恨接冷地

    木晨雪:“唉,革命尚未成功,吾辈仍需努力。”

    刘筱铃:“下面是谁来拿,这个接力棒?”

    余小雅跳了出来:“当然是我啦!我现在跟赵二狗还有一个赌约没有完成,而且期限将近,他要是输了,对于我来说未免不是一个突破口。”

    木晨雪好心泛滥,问道:“什么赌约?说来听听。”

    余小雅道:“赵二狗曾对我说过要研制一款可以戒毒的药物,倘若完不成,便任由我处置。”

    木晨雪:“戒毒,戒的什么毒?”

    艘地仇不酷后术战孤羽艘技

    得到回答之后,不仅木晨雪感到非常吃惊,整个群里的所有人,都为之感到震撼。

    敌远不仇独敌球接阳科月

    官云梦:“这可能吗?要是毒瘾真的那么好戒,那世界不会有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悲剧了。”

    刘筱铃:“赵二狗不会是在吹牛吧,这个家伙改不了的脾性。”

    余小雅洋洋得意的道:“我可不管他是否吹牛,反正如果输了,我便拿他是问!”

    木晨雪:“毒品的危害,以及根除难度仅次于艾滋病,在这个世界,癌症尚可有治愈的可能,但是染这个玩意,可以摧残人的精神与肉体,他像是虐疾一样,横扫着全球。”

    罗佳慧:“不管他是否在吹牛,咱们拭目以待即可。”

    刘筱铃:“我觉得赵哥多半完成不了。他要是整出那种玩意儿,这世界的毒枭不得吃西北风去?”

    官云梦:“呵呵,那便祝小雅可以旗开得胜。”

    木晨雪:“纯粹是想多了!我家二狗哥是什么人?这个世界也他做不到的事吗!”

    罗佳慧愣了一下,在她的心里总有那么一种预感,余小雅的心思不可能会得逞!

    当然,她更加希望余小雅可以取得最后的胜利,因为只有这样,她才可以有机会!

    罗佳慧仅仅是算从这一群人当,脱颖而出了,但是她的地位仍然很不安全,她不怕被人取代,而是怕被赵二狗遗忘。

    所以,目前她的当务之急便是加强攻势!

    要夺取一个男人的身体很容易,但是要夺取出他的心却很难!他可以陪着你身边一时,倘若心不在,总有一天他会离开。

    她不想让赵二狗子只是以责任与担当,才跟她在一起,她更希望自己可以嫁给爱情!

    所以,“爱情保卫者”,仍然还有存在的必要,因为她们对于自己来说仍然有用。

    罗佳慧目光一凝,收起了手机,转头望向了窗外,若有所思。

    敌仇仇不方敌恨接冷情地艘

    ——

    赵二狗回到了莲城,他却得知了一个重要的消息,蒋程回来了!

    两人碰面,蒋程曾经这个的英俊潇洒的大帅哥,反而变得胡子拉渣的大叔!

    前相拥,赵二狗拍了一下蒋程的肩膀,笑道:“你小子现在才回来,老子还以为你死在外头呢!”

    蒋程哈哈一笑:“你还想着我,回不来了是吧?”

    赵二狗道 :“这哪能啊,老子你一个好兄弟,要是没了,逢年过节,连个喝酒的人都没有。”

    两人进屋,蒋程的手下陈凯等一众兄弟,都过来了,凑成一桌,把酒言欢。

    “你小子行啊,老子本来想要把咱帮派打成天下一黑帮,却被你搞成了一个大集团。”

    “打打杀杀早他妈落伍了,你不知道国家在打黄扫黑吗!再说,干那种傻逼事,能养活你这么多兄弟吗!你给我等着,在不远的将来我会让咱弟兄们,每一个都住起豪宅,开起豪车,怀里还有个小娇妻。”赵二狗言之凿凿的道。

    “兄弟啊,这么久不见,你吹逼的本事倒是长进的不少啊。”蒋程哈哈大笑,在一边的陈凯开口道:“老大,二狗哥,可没有在吹牛。他真的是一个有大能耐的人?用不了几年,咱们宁安集团能制霸南湖!”

    后科地仇情敌球接月诺太仇

    “可以啊!很强势。”蒋程高兴笑道,甚为开心。说实话。赵二狗,其实是完成了他的夙愿,因为他也知道,如果一个帮派,不能走到明面来,迟早有一天走向灭亡,这不是他想看到的。

    但是洗白之后,这个帮派注入了更加鲜活的活力,而帮派建立起来的企业,更注重人情,大家称兄道弟,一起喝酒,一起吃肉,讲江湖道义,讲是非黑白。这才是他梦想而极力构造的江湖!

    “对了,你在国外,这么久没有消息,到底有没有找到潺潺姐?”赵二狗问道,当提及这个关键性的问题时,蒋程狠狠地干了一杯酒,然后摇头:“一无所获!”

    闻言,赵二狗陷入了沉默,他觉得这样的结果,在情理当。其实他已经习惯了,只是蒋程放不下,或许那个存在于记忆深处的女孩早已不在人世。

    “那你这么多久在外头又不回来,到底干嘛去了?”赵二狗问。

    蒋程回道:“我一边寻找着她的线索,一边在外做医疗援助。我去过很多地方,也看过很多风光,终于才知道,咱们身处的这个国家有多好,至少不要遭受流离之苦,战火之灾,以及离别之痛。有些地方的人民,甚至连饭都吃不起,他们的小孩骨瘦嶙峋,肚子大得跟球似的,我永远也忘不了他们,看着我的那种渴求的目光。”

    敌仇地仇酷敌察接冷显结

    赵二狗点了点头,回道:“是啊!虽然咱们的国家现在还不算很好,但至少给予了我们,最起码的安全,尊严,以及追求梦想的权利。”

    “你下一步有什么想法呢?”赵二狗开口问道。

    “我依然还会去找她,现在帮派有你,我便放心了,正好趁着我年轻,还走得动,趁着我那一颗躁动的心还没有冷却,我想继续前行,直到把她找到的那一天,倘若我哪一天不在了,希望你可以接替我的梦想。”蒋程说道,端起了满杯。

    赵二狗抿了抿唇,沉吟道:“作为兄弟,我永远支持你!”

    久别重逢,直至深夜,仍未散去,直到洛婉君打来了电话。

    “洛村长?”蒋程问道?

    赵二狗凑在他耳边,轻轻地说道:“她现在是我媳妇!”

    闻言,蒋程瞪大了眼睛,酒意全无,捶了一下赵二狗的胸膛,笑道:“我去,你小子行啊,连这么漂亮的美女都被你拿下了!你家是祖坟冒青烟了吧?”

    赵二狗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而蒋程心领神会,沉默。

    “你现在在哪儿呢?不是说已经到莲城好久了么,为什么现在还没有回来?”洛婉君问道。语气还算平静,并没有那种兴师问罪的指责。

    敌地不仇方后学接冷闹秘秘

    后仇远远独结学所阳吉接酷

    赵二狗道:“蒋程回来了,所以,咱们兄弟几个在这儿聚会。”

    洛婉君微微一愣,道:“那你今天晚还回不回来?”

    “嗯?”赵二狗顿住了,转头看了旁边的众人。蒋程当即起身,放下了酒杯:“好了好了,大家也喝得差不多了,老子也醉了,都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吧!”

    大家哄堂大笑,都懂蒋程的意思,陈凯大喊道:“狗哥,你赶紧回家吧,别让嫂子太着急了!”

    “是啊!都他妈结婚了,跟咱们几个大老爷们在一起玩个屁呀!”

    “赶紧走,滚滚滚,不然,我们可打你屁股了。”好几个人已经开始瞎起哄。赵二狗招架不住,回道:“兄弟们,真的很抱歉,那我先回去了。”

    赵二狗临走之前,他特意嘱咐众人千万不要把自己已经与洛婉君结婚的消息泄露出去,众人满口答应了下来。

    待赵二狗走后,陈凯却摇头叹气,道:“看来雪儿姑娘是没有机会了,她多么喜欢二狗哥啊!”

    孙远仇科独结恨陌冷阳诺球

    蒋程道:“其实我也觉得雪儿婉君更适合当做二狗哥的媳妇,而且我也挺喜欢那个丫头的,但是感情这种事不能勉强,讲究的是水到渠成!既然他们已经走在了一起,咱们祝福便是,你可千万不要在雪儿面前胡说什么,既然赵二狗不想消息公布出去,那咱们千万别给他捅娄子。”

    “老大,对于我,你还不放心吗?我的嘴可把着门呢!”

    “对了,你们也一样!我知道,雪儿对你们都非常的好,可是这是好意的提醒,你们可千万别做!”蒋程转头又对众人叮嘱道。众人纷纷点头,像是这种出卖兄弟的事,他们自然不会去干。

    回到宁安村已经是深夜了,当赵二狗进入村口的时候,却看到一个人影正站在那儿,远远望去,那人正是洛婉君。

    村长大人,怎么会在这啊?难道,她为了等自己所以才特地跑到了这里等候?一念及此,赵二狗不由得加快了车速,在洛婉君身边,将车停下。

    “打电话的时候,我不是对你说,让你先睡吗?怎么跑出来了。”赵二狗摇下车窗问。

    艘仇不科鬼后球陌冷故情远

    洛婉君说道:“我怕你走夜路不安全,我在这儿等,心里放心一点。”

    “你呆着这儿,我才感觉不安全呢,这大半夜的,要是出了什么事可怎么整啊?”赵二狗心里感动归感动,但有些话,仍然要说。

    “你还说我呢?你自己一身的酒气,幸好路没什么车,当初学驾照的时候是怎么考的?”洛婉君说教道,径直走了过来,打开车门:“下来,你坐副驾驶去!”

    “几步路了,我开回去行了。”赵二狗回道。

    洛婉君却较起了真,以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赶紧的,别让我说第三次!”

    赵二狗哪敢忤逆洛婉君的话,再说他也不占理啊,当即便从主驾驶座,屁颠屁颠的爬到了副驾驶座。

    洛婉君了车,系安全带,扭头瞅着赵二狗,道:“系安全带。”

    “呵呵,这是乡下,又没有监控头,没有必要吧。”赵二狗呵呵笑道,可是看到洛婉君那一张严肃的脸,他顿时笑不出来了,老老实实地把安全带系。

    洛婉君车速很慢,她的神情凝固,甚至是有一丝冷峻。

    见到她这幅架势,赵二狗心头一跳,感觉整个车厢之内都是寒气逼人,在他心里顿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赵二狗!”洛婉君直呼其名的道,赵二狗心头一惊,顿了顿声:“咋啦?”

    “你难道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我可告诉你,千万不要心怀任何侥幸的心理,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在外头干的那些龌龊的事,我早已经是了然于胸,我现在告诉你,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不然,有的你好受。”洛婉君紧握着方向盘,神情严肃而阴冷的说道。

    赵二狗脸色微微一变,哆嗦道:“交,交待什么。”说话都变得也是不太利索了,他望着洛婉君,顿时不由得变得慌张,难道她已经知道了自己罗佳慧之间的事情吗?不然她怎么会平白无故说出如此一番话来?

    这才多短的时间啊,她难道是有千里眼,顺风耳?不然,她是从哪儿得来的风声?赵二狗明白了过来,这根本不是充满温情的接风洗尘,而是一场严刑拷问!

    车内原本显得明亮的灯光,不知何时起,竟有一种渗人的光彩。整个氛围,像是在拍恐怖片似的。

    “难道你还想要在我面前装糊涂吗?我可不是你可以轻易糊弄的笨蛋,我之所以这么问,自然是有的确凿的证据,不要让我等拿出证据的时候,你才老实交代,那个时候便真的晚了!”洛婉君冷冷的道,像是一块冰冷的冰块。

    “这个……”赵二狗眉头一跳,感觉大难临头!他基本已经可以确定洛婉君一定是知道了些什么,这个世界果真没有不透风的墙啊,该来的终究要来,只是他没有料到的竟会如此之快,连丝毫的准备都没有。

    “哎,罢了罢了!”赵二狗闭了眼晴,靠在了背椅,面如死灰,他知道如果自己这一开口,那他与洛婉君之间的关系,必然破裂。

    可是,现在说与不说,已然没有太大的区别了!

    “说!”洛婉君加重语气的道。

    赵二狗吓了一跳,嚯了嚯嗓子,脸色很是不自然,保持沉默,似乎还是还想做最后的挣扎。

    “你真的没有什么要说的吗?!”洛婉君再次问道,目光凌厉,像是一把无锋利的手术刀,正在解剖着赵二狗的内心。

    赵二狗咬牙,死猪不怕开水烫:“没有!”

    “你确定!我可要拿出证据了。”洛婉君气势一震,咄咄逼人。

    “确……定!”赵二狗道。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既然你死不松口,那别怪我了!”说时,洛婉君便一脸冰冷的将手伸向包内……

    赵二狗望着,整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

    轰隆一声巨响!

    蓦然间,作者超鬼的电脑应声而碎,赵二狗当即一跃而出,一脚将超鬼踹翻,手里握着一块板砖,顶在了他的脑袋。

    “妈的,你昨天为什么不更新!”赵二狗骂咧道。

    超鬼:“昨天……昨天肚子疼!”

    孙仇不仇方结学战冷仇后太

    “疼个你鸡儿毛!尽他妈是借口,动不动是学车,失恋,生病,心情不好,一大堆的毛病,再扯鸡巴犊子,信不信我一搬砖拍烂你的鬼头?”

    “老铁,我信!我信!”超鬼求饶道。

    孙科科远酷艘术陌孤球情秘

    敌不科仇独后术所冷阳闹学

    “你欠是几十万吨屎,还有一根屌呢!”赵二狗目光一冷,侧头问道。

    超鬼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痛哭流涕,追悔莫及:“老铁,我再也不装逼了!你饶我一条狗命吧!”

    “饶你一条狗命?你丫死不足惜,如果我的粉丝不放过你,明年今日是你王八羔子的忌日!”赵二狗大喊:“你问一句,他们答不答应!”

    作者超鬼眼珠直转,大呼:“老铁们,救命啊!”

    “今天若无三百鲜花为你赎命,天王老子来了,也救不了你!”赵二狗一脚踩在了作者超鬼的狗头,义正辞严的道:“杀你一人命,以解天下恨!”

    作者超鬼:“求花保命!”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极品农民俏村花,极品农民俏村花最新章节,极品农民俏村花 快眼看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