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乔乔怔怔的站在门口,看着里面安详的闭着眼的小磊,捂着唇,眼泪大颗大颗的掉落。

    小磊就这么没了?

    前几天小西不是说他好好好的么?以前她还跟他一起聊天、一起玩的小男孩,居然就这么没了!

    郁少漠鹰眸淡淡的瞥了一眼小磊,将宁乔乔的身体转过来,把她的头埋在心口的位置,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说道:“你可以哭,不用忍!”

    宁乔乔身体微微一僵,捂着嘴的小手渐渐松开,紧紧抓着郁少漠的衬衣,眼泪决堤而下!

    她是怎么到车上的,宁乔乔自己都不知道。

    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人已经坐在跑车的副驾驶,郁少漠正在用餐巾纸给她擦鼻涕。

    曾经他最恶心她擦鼻涕,但是现在这亲力亲为。

    “小磊”

    宁乔乔张了张嘴,哽咽让她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怪异。

    “那个小男孩的后事柯嚣已经去处理了,小西还在楼上,你现在身子弱经不起折腾,我们先回去休息。”

    郁少漠说道。

    宁乔乔听完怔怔的坐在椅子上,眼睛直直的看着挡风玻璃前面,她没说走,郁少漠也没开车,就这样陪她坐着。

    “我没想到他会走的这么快。”不知道过了多久,宁乔乔很低的声音才在车厢里响起。

    郁少漠转过头看了她一眼,鹰眸一闪,长臂伸过去将她揽进怀里,大手在她背后安抚的拍着。

    “乖,事情已经发生了。”他哄她。

    “我以前还跟他聊天,他还说他很羡慕我可以上学郁少漠,我没想到他会离开的这么快”眼泪又不受控制的涌出来,宁乔乔痛苦的低泣,嘴巴里还喃喃自语:“为什么他死了为什么忽然就死了为什么?”

    她像是在小磊死,但是细听之下却发现她的声音好像不止这样,她似乎说的是哪个孩子。

    郁少漠英挺的眉心紧皱,将宁乔乔紧紧抱在怀里,大手在她的背后拍哄着,低沉的声音她耳边不停的说:“是我的错错我的错”

    那个孩子,是他无法逃开的责任。

    “”

    宁乔乔再也不说话,只是失声痛哭。

    并没有像中、或是电视上那种哭到睡着的结局,宁乔乔哭到精疲力尽的时候其实她还很清醒。

    只是没什么力气,她蔫蔫的靠在座椅上看着车窗外,吸着气的身体小幅度的起伏着。

    郁少漠大手改为握着宁乔乔的小手,鹰眸紧紧盯着她。

    这段时间面对孩子流产的事实,她的表现一直很平静,这种让人提心吊胆的平静,直到现在才算是真正的发泄出来。

    关于那个流产的孩子也许现在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解开心结的好时机。

    郁少漠长臂一伸,骨节分明的大手将宁乔乔有些凌乱的头发梳理整齐。

    “宁乔乔,你心里是不是很难过?”他的声音低沉。

    “”

    宁乔乔眼睛被泪水泡过的眸子直直的看着郁少漠。

    郁少漠鹰眸一闪,拇指抚过她的眼睛,替她擦掉泪水,认真的看着她,薄唇微动:“还记我之前跟你说过的话吗?宁乔乔,对不起。”

    他这一生,从来没有这样像一个人道歉过。

    刚刚被擦掉眼泪的小脸上,泪水又滚落下来,宁乔乔眼睛直直的看着郁少漠,哽咽的声音颤抖:“我没有跟冉文轩发生关系,一点都没有。”

    “”

    郁少漠皱起眉。

    他相信孩子是他的,但是他也一直认为宁乔乔已经跟冉文轩

    可是她说她没有!

    “我相信你。”郁少漠有生以来,鹰眸第一次泛红,不想让宁乔乔看到他的表情,伸手将宁乔乔的头揽进怀里:“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是你的错又又用什么?”宁乔乔终于崩溃大喊,小手紧紧握成拳头,一下又一下的打在郁少漠的胸膛上,愤怒的哭喊:“他已经死了死了!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

    “”

    郁少漠皱着眉,忍着胸膛上的痛,紧紧将宁乔乔抱在怀里。

    她发泄,他就受着。

    灯光昏暗的停车场,一辆火红色的跑车里开着暖黄色的灯光,尊贵不凡的男人紧紧皱着眉,将痛哭的女孩抱在怀里,不停有隐约的哭泣声穿出来

    回到家的时候,宁乔乔已经睡着了。

    郁少漠将车停在楼下,看着副驾驶上那具软软的小身体,即便在睡梦中她都皱着眉,好像很不开心似的。

    皱了皱眉,郁少漠长臂一伸从后排拿过一间西装外套盖在她身上,推开车门下车。

    郁少漠站在车边,从烟盒里抽了一支烟出来,点燃、皱着眉吸了一口。

    已经是凌晨一点,小区安静的很,只有路灯静静的亮着,因为在风景区旁,所以有不少虫鸣的声音。

    抽了小半支烟,郁少漠转过头皱着眉看向车内的宁乔乔。

    她还安静的睡着,丝毫不到他们已经回到小区了,刚才在他怀里,她一直哭喊着不会原谅他

    将手里的烟扔在地上踩灭,郁少漠关上车门,从车头绕过去,走到另一边打开车门,俯下身将宁乔乔抱出来,转身朝楼上走去

    从那天在医院以后,宁乔乔和郁少漠就很平静,平静的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怪异。

    郁少漠真的像他说所的那样,渐渐学会了做饭,虽然每次都会扔掉大把被他浪费的食材,味道也算不上好吃,但是他做饭的水平倒还真是一天天在进步,同样,手背上的伤口也越来越多。

    宁乔乔比以前说话的评率多了一些,但是对比她没有流产以前,话还是少得可怜。

    郁少漠本来想着带宁乔乔去外面走走,甚至亲自挑了几个风景不错的地方,但宁乔乔都拒绝了。

    她把自己变成一只蜗牛,这套房子就是她的蜗牛壳。

    甚至她连学业也没有主动提起,包括有一次在电视上看到记者采访冉国涛的新闻,她也平静的换台,眼神连一丝波澜都没有。

    不关心外面发生的任何事。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最新章节,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 快眼看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