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少漠竟然来这了?!

    他为什么会来?

    而且他今天的走路训练不是已经结束了么?他怎么还在到处走,这家伙是不是又开始任性了?”

    “你没有看错,但是我估计你要麻烦了。”

    郁少寒挑着眉幸灾乐祸地看着她。

    “嗯?我麻烦什么?”宁乔乔转过头疑惑地看着他。

    郁少寒有些无奈的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在她头上敲了一下:“你是不是傻,你觉得郁少漠看到我们刚才在一起会想到什么?”

    宁乔乔一震,愣了几秒,睁大眼睛诧异地看着他:“你是说,他会吃醋?”

    他真的会吃醋吗?应该不可能吧,毕竟他到现在都没认同她的身份。

    “不是说他会,而是一定!郁少寒伸手戳了戳她的脑袋:“好好动动你的脑子想想,他为什么会来这里,难不成他是来找我的?”

    当然不可能!

    这只能说明,郁少漠是来找她的!

    宁乔乔眼眸一亮,还来不及高兴,忽然想到什么,小脸顿时一跨,郁闷地朝郁少寒道:“他好不容易来找我一次,就被他看到我们在一起,都怪你!”

    “我去,凭什么怪我?”

    “为什么不怪你,要不你胡说我能打你吗?”

    “要不是你偷窥郁少漠我能说么?而且我可没胡说,我这叫实事求是!”郁少寒道。

    宁乔乔冷笑:“你没完了是吧?”

    “嘁,口是心非,敢做还不敢承认……啊!宁乔乔,你又踩我的脚!”

    “踩的就是你!”

    ……

    郁少漠主动来找她,让宁乔乔觉得很意外,但是最终她还是没选择去见他。

    毕竟那个吻……她还没想好要怎么面对。

    另一边。

    宋医生今天很郁闷,明明前几天还一直很配合他的漠少,为什么今天脸色这么难看?貌似他说的都是和以前相同的话,也没什么其他的地方吧。

    “漠少,我们今天再走一次,时间要比昨天长一些。”

    宋医生一边观察着郁少漠的神情一边道。

    郁少漠一动不动的坐在椅子上。

    “漠少,您在想什么?”宋医生有些疑惑地看着他。

    “没什么。”郁少漠回过神,面无表情地瞥了眼宋医生:“你回去吧,我今天不想训练。”

    “你说什么?为什么?”宋医生诧异地道。

    “……”

    郁少漠没有讲话。

    宋医生皱起眉,眼神沉了沉,认真地道:“漠少,不管您对这里的人怎么看,希望您能明白我们都是为了您好,而且我是绝对不会害您的!这个康复训练可是关系到您的健康!”

    郁少漠依然什么都没说,也没站起来接受训练,他就像没听到宋医生的话一般。

    “漠少,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惹您生气了?”

    宋医生继续道。

    郁少漠连个眼神都没给他。

    虽然现在的郁少漠和以前的他相比变了很多,但是有些方面还是一样,比如他不说话、而且心情不好的时候,脸色就特别吓人。

    眼见再说下去也没用,宋医生皱了皱眉,没再说什么,转身退出了病房。

    郁少漠面无表情地坐在沙发上,俊脸上看不出一丝情绪。

    虽然没有去见郁少漠,但是宁乔乔照旧还是来到走廊下远程观察他的训练情况。

    “怎么还没开始呢?都已经过去这么久了,房间里一个人都没有,他们都去哪了?”

    宁乔乔拿着望远镜,看着对面的房间,除了郁少漠房间里的陈设,一个人影都没看见。

    难道今天郁少漠在室外训练?

    那她可得小心一点,万一被他看到就尴尬了。

    宁乔乔拿着望远镜看向四周,视线里忽然出现一张超大的脸,顿时被吓得发出一声惊恐的尖叫:“啊!”

    “二少奶奶?”

    走过来的宋医生被她这道突然的声音吓到了,脚步停在距离她几步外的地方,一时不敢过来。

    “宋医生,原来是你啊。”宁乔乔将望远镜拿下来,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我正在看风景呢,突然看到你有些吓到了,不好意思啊,我反应太大也吓到了你吧。”

    宋医生没像郁少寒一样八卦她拿着望远镜在干什么,皱着眉点了点头,几步走过来,道:“二少奶奶,我来是有急事和你说?”

    “什么急事啊?”宁乔乔一怔,疑惑地道:“这个时间,你不是应该去给郁少漠训练吗?”

    说到这个,宋医生眉头皱得更紧了:“二少奶奶,我来就是想和您说这件事,漠少不知道是怎么了,突然说不接受训练了,我劝了半天他理都不理我,我实在没办法了,所以才来找你,想请你劝劝他。”

    “你说他不训练了?!”宁乔乔蓦地站起身,眼神错愕地看着宋医生:“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清楚,漠少只是突然告诉我,您也知道他一贯的脾气,从来都是不喜欢向别人解释的。”

    宋医生道。

    如果不是郁少漠拒绝训练,宋医生不可能在这里。

    宁乔乔眼神闪了闪,二话不说,起身朝郁少漠的房间快步走去。

    “嘭!”

    一声惊响。

    客房门被人从外面用力推开,门撞在墙上发出一道剧烈的声音。

    郁少漠抬眸看了眼从外面气势汹汹冲进来的人,鹰眸微微一闪,面无表情地移开视线。

    “我听说你不肯继续接受训练了,为什么?!”

    宁乔乔皱着眉,小脸严肃地看着郁少漠。

    郁少漠没说话,甚至看都没看她一眼。

    这种被无视的感觉让宁乔乔心里怒火猛涨,咬了咬唇,快步走过去挡在他面前,声音冰冷地道:“郁少漠!我在跟你讲话!”

    哪怕现在他和她大吵一架,都好过这种‘一肚子火没处发’的感觉!

    郁少漠抬眸,眼神淡淡地看着她。

    她的表情看起来很焦急,可她是真的着急?还是装出来的?

    她和郁少寒打得火热,如果郁少寒出了事,她是不是也会这么着急?

    “我在和你说话呢!”见郁少漠看着她不说话,宁乔乔气得耳朵都红了,忽然想到什么,眼神一闪,两只手叉着腰点着头道:“我知道了,你是不是想用这个来威胁我?你想见夏琳是不是?”

    郁少漠眼里闪过一抹暗光。

    他什么时候说过他要见夏琳?她倒是很会脑补。

    “果然是啊!”

    宁乔乔将他的沉默当成了默认,冷冷地笑了一声:“你想用她来威胁我?你信不信,如果你不肯接受治疗,我就去剁了她的手!我让你们这辈子都不能相见!”

    郁少漠一直认为夏琳才是他心中的那个乔乔,这么久他都没和夏琳联系,除了他想见夏琳这个理由,宁乔乔实在想不出他抗拒治疗的原因。

    “你不会。”郁少漠低沉的声音冷淡地道。

    “什么?”

    宁乔乔一时没反应过来他话里的意思。

    “我说你不会。”郁少漠眼神有些深暗地盯着她:“如果你想这样伤害她,你早就这么做了,不会等到现在。”

    她本来应该是他认为最恶毒的女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有种直觉,认为她不会这样做。

    但是这番话听在宁乔乔耳朵里,却是另一番意思。

    仿佛是郁少漠吃定了她不会去动夏琳,不敢动夏琳似的。

    “你真的以为我不会,所以就用这种招来对我是不是?郁少漠我告诉你,我根本不在乎她的死活!如果你真的因为她抗拒治疗,我就真的弄死她!哪怕你恨我一辈子、一辈子都想不起我也没关系!对起码我要你好好活着!”

    宁乔乔不管不顾的将这番话喊出来。

    三番四次要见夏琳也就罢了,明知道训练走路对他来说有多重要,现在还偏要唱反调,那就试试吧,大不了她真的拿夏琳开刀!

    郁少漠鹰眸定定的看着眼前满脸怒容的女人,不知道为什么,此时他生出一种奇异的感觉,眯了眯眼:“你真的这么在乎我的死活?”

    “啊?”宁乔乔本以为他会反驳她的话,却没想到他竟然问这个,一时有些愣住,回过神自嘲的笑了笑,道:“对啊,就算你讨厌我、厌恶我、排斥我,恨不得我马上从你眼前消失,可是我还是在乎你的死活!怕你会一辈子站不起来,在你眼里我很犯贱是不是?但是没办法啊,谁让我是你妻子呢,谁让那只蛊虫没有让我忘记你是谁呢,不管你承不承认,我们都是合法夫妻!就算你觉得这是我弄出来骗你的东西,但是也是事实!”

    “既然你说我们是合法夫妻,为什么你要和别的男人拉拉扯扯?我不认为我会选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做妻子!”

    郁少漠眯起眼,冷冷地盯着她。

    从昨天到今天,她和郁少寒在走廊上打闹的画面,就像一根针一样扎在他脑海里,让他很不舒服。

    “我什么时候和别的男人拉……”宁乔乔正要否认,忽然反应过来什么,眼神有些诧异地看着郁少漠。

    他说的肯定是昨天的事,不过这是什么情况?他们不是在说夏琳么,怎么突然就扯到她身上了?

    而且郁少漠这个表情,他是在吃醋么?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最新章节,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 快眼看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