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乔乔恍恍惚惚的在想,其实她不该把蛊虫取出来的,如果现在蛊虫还在她身体里该多好,这样她就可以忘记很多东西了,开心的、不开心的,都不会记得了。

    “你现在有时间吗?我想给你看点东西。”

    房间里忽然响起一道男人的声音。

    只见贺寒熠站在桌子旁,朝女佣点了点头,女佣便转身出去了。

    贺寒熠走过来在床边坐下,拿起带来的平板电脑打开,道:“已经过去很多天了,我觉得有些事情你应该需要了解,所以我想拿过来给你看看。”

    宁乔乔还是没什么反应。

    贺寒熠也没再和她说什么,将视屏打开放到她面前,道:“你看看吧。”

    视频里,先是出现了一条公路,路面已经被破坏了,到处都是漆黑的痕迹和一些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物体,路面上有一些穿着西装的男子在四处勘察。

    接着视屏开始移动,镜头中开始出现树木和灌木丛的画面,以及一些人的声音,他们再说‘一定要看清楚’。

    随着镜头移动,画面中出现山坡的斜度,接着只见一个人忽然大喊找到了,只见镜头开始快速移动起来。

    与此同时,宁乔乔浑身一震,呆滞的眼睛里这么多天第一次有了神采,意识到什么,她紧紧看着屏幕。

    很快,画面里出现一些红色东西,覆盖在一些灌木从上,草地上……

    接着劲头朝下面转,红色的东西一路蔓延,覆盖在很多地方,还有烧焦的黑色痕迹,被撞断的树干……

    宁乔乔呼吸都停止了,一眼不眨的看着眼前的画面。

    贺寒熠看着她,道:“这是我们搜寻郁少漠时拍到的画面,我觉得应该拿给你看看。”

    宁乔乔看着那些画面,她几乎可以想象车子是怎样飞出去撞断树枝,一路朝山下滚!

    当时他就在车里,他经历了什么……

    “我不要看……我不要看……我不要看……”宁乔乔忽然一把抓起平板狠狠砸在地上,抱着脑袋发出歇斯底里的尖叫:“啊!我不看……不要看……”

    她不想看,可是脑子里不由自主的出现那些画面,那些红色的东西,根本分不清哪些是郁少漠的,哪些是随行保镖的。

    “你为什么不想看?”郁少寒从外面走进来,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大步朝窗边走去,带着她走到窗前,指着外面道:“你到了吗?那是郁幸!那是你的儿子,你和郁少漠的儿子!他还这么小,你真的忍心对他不管不问?把他丢给别人?郁少漠已经死了!他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了!如果你真的接受不了这个事实,那就去为他报仇!让害死他的人得到惩罚!而不是像现在像个行尸走肉一样!你将来怎么有脸见他,告诉他,他死了以后你什么都没做过!”

    宁乔乔浑身一震,怔怔的看着窗外的郁幸,玻璃上映出她不人不鬼的面容。

    郁幸还那么小,他什么都不知道,依然还笑得天真浪漫。

    他已经只剩下她一个亲人了,她真的要丢下他吗?

    宁乔乔眼睛里渐渐有些东西在聚拢,表情一点点冷下来,过了好一会,她转过头看向郁少寒,声音有些嘶哑地道:“我想见见他。”

    这是这些天,她说的第一句话。

    郁少寒眼神一闪,点了点头:“好!我去叫他进来。”

    宁乔乔转过头看着窗外,眼里闪过彻骨的冷意,郁少寒说的对,现在她哪有脸去见郁少漠,他出事了,她却连他们的孩子都不敢不顾,什么都没有做……

    “妈咪!”身后传来郁幸清脆的声音。

    宁乔乔转过头,只见郁幸从门口跑进来,一把抱住她,眼神担忧的望着她道:“妈咪,你终于愿意见我了,叔叔说你生病了,不让我打扰你养病,你现在好些了吗?”

    她一直不说话,郁少寒他们怕她的状态吓到郁幸,便一直没有让郁幸见她。

    宁乔乔眼神闪了闪,咬着唇点了点头:“嗯,我好多了,已经没事了。”

    “那就好,妈咪,你瘦了好多,要赶快吃胖起来,不然爹地又要不高兴了。”郁幸停了一下,有些疑惑地道:“不过你都生病了,爹地为什么不来看你?他什么时候才来找我们?”

    像心口被狠狠扎了一刀,宁乔乔呼吸一窒,忍着眼里奔涌的泪意,咬了咬唇,语气轻松地道:“爹地很忙,他现在要处理很多事情,比以前更忙了,等他忙完了就可以来见我们了。”

    “那好吧。”

    虽然见不到郁少漠很遗憾,但是宁乔乔在这,郁幸便也没多说什么。

    宁乔乔伸手将她抱进怀里,眼里悄然闪过一抹冷意。

    她原本可以有一个幸福的家,原本她无意争夺东澜家的一切,可是他们要将她扯进去,毁了她的人生,害她家破人亡!

    她不会放过东澜家的人,那些害死郁少漠的人,她要他们如数偿还!

    “郁幸,你先去玩一会,我和两位叔叔有话要说。”过了一会,宁乔乔将儿子从怀里拉出来。

    “那我一会还可以见你吗?”

    郁幸有些担心会像前几天一样,好几天都不能和她见面。

    “当然。”宁乔乔笑了笑。

    “那好吧。”郁幸便也没再说什么,转身朝外面跑了。

    “你想说什么?”郁少寒问道。

    宁乔乔眼神闪了闪:“我去见我爸爸。”

    “可以,他知道你要去见他应该会很高兴,不过你现在这个样子可不行,今天你先好好休息,明天再去见他。”

    郁少寒说道。

    “嗯。”宁乔乔点了点头。

    “你有什么打算?”贺寒熠看着她。

    宁乔乔一怔,皱着眉摇了摇头:“我还没有想好,等我想好了再告诉你们。”

    她要惩罚那些对郁少漠下手的人,但是这件事必须有一个清晰计划。

    ……

    也许是因为心里有了目标,经过一夜休息,宁乔乔精神好了很多。

    第二天。

    太阳刚升起,她掀开被子下床走到床边,看着层层叠叠古典的建筑如画般优美的风景,站了一会,转身朝卫生间走去。

    洗脸时,手指不小心碰到发际线处的一个小疤痕,她动作停了一下,眼里瞬间涌上一股湿意。

    不能哭!

    现在为你擦眼泪的人已经没有了,宁乔乔,你只能坚强!

    咬着牙将眼泪逼回去,宁乔乔接了一捧水扑在脸上,加快洗脸的速度。

    洗漱完,她换好衣服,听到敲门声走过去打开门。

    “妈咪,早。”郁幸笑眯眯的看着她。

    “早。”宁乔乔摸了摸小家伙的头。

    “妈咪,你这是要出门吗?”

    “不是,我要去见你外公,要一起去么?”宁乔乔问道。

    “好呀。”

    宁乔乔没再说什么,牵着小家伙的手朝外面走去。

    “晚星小姐。”

    “晚星小姐。”

    一路上保镖纷纷恭敬地打招呼,同时都有些好奇地打量着她。

    宁乔乔一一微笑着回应。

    “妈咪,他们为什么叫你晚星小姐啊?你不是叫乔乔么?”郁幸疑惑地道。

    “这是妈咪在这里的名字。”宁乔乔笑着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郁幸点了点头,看着四周道:“妈咪,我觉得这里好漂亮,很像是在电视里看到的……呃,仙境。”

    这里的风景的确很美,宁乔乔笑着道:“那你喜欢这里吗?”

    郁幸点头:“当然喜欢了!我还看到了几只仙鹤,还和它们一起玩了呢。”

    两人一边说一边走,很快便来到东澜家家主住的那栋楼。

    “晚星小姐,您怎么来了?”

    管家看到她也很惊讶。

    宁乔乔笑了笑,道:“我想见爸爸,他在上面吗?”

    “家主在后面花园里。”

    “谢谢。”

    宁乔乔牵着郁幸走进去。

    这栋楼后面有一片花园,宁乔乔走过去便看到君无谦坐在一张椅子上,不远处早地上有几只松鼠活泼的跳来跳去。

    有保镖的通报,君无谦自然早就看到了他们,朝他们招了招手。

    “外公。”

    郁幸笑眯眯地喊道。

    “过来。”君无谦示意了下。

    郁幸跑过去,君无谦将喂食松鼠的松子递给手下,一把将小家伙抱起来,笑着道:“你怎么来了?”

    “我来和妈咪看你啊。”郁幸笑眯眯的,有些好奇地看着草地上的几只小松鼠:“外公,那个是松鼠吗?”

    小家伙之前一直接受训练,虽然懂得东西很多,但是亲眼见到的机会很少,这会觉得很是好奇。

    “对,你要是能把它们抓住,我就送你一只,不过它们跑得很快,能不能抓住就看你的本事了。”君无谦将郁幸放下来。

    “我肯定能抓住它们!”

    郁幸信心十足的说完,拔腿朝那几只松鼠跑去,小松鼠受了惊,立刻朝四周逃窜。

    君无谦笑着看着郁幸的背影,转过头看着宁乔乔:“你看起来比之前好了很多,但是气色还是差了点,让医生给你开个补的方子,给你的补补。”

    “嗯。”宁乔乔点了点头,眼神一闪,道:“我……我今天来找您是有话想和您说。”

    “先坐下来再说。”君无谦气度不凡的在椅子上落座。

    宁乔乔也跟着坐下,看了看他,眼神有些复杂的道:“我……我想要求你的医生,为我们做亲子鉴定。”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最新章节,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 快眼看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