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懿坐在花园里,看着和郁幸讲话的君家人,又转过头看了看旁边的花盆,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她忽然有种全世界只剩下她一个人的感觉。

    “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怎么会忽然来这里。”

    走进客厅,郁少寒在沙发上坐下,看着他们问道。

    “我身体里的蛊虫已经差不多没事了,是想见郁幸才来的,不过……”她停了一下,看了眼院子里的云懿:“你先告诉我,她是怎么回事?之前你不是和我说她还没有醒么?”

    “和你通完电话后就醒了。”郁少寒淡淡地道。

    “啊?”

    宁乔乔愣住了。

    刚通完电话就醒了,这也太巧合了吧。

    郁少寒没理她,直接看向郁少漠:“她身体里的蛊虫真的没事了?”比起云懿,郁少寒还是更关心宁乔乔的情况。

    “吃了解药,还差最后一步确认,她要先来这里见郁幸。”郁少漠道。

    郁少寒眉头一皱,直接不悦地朝宁乔乔道:“胡闹,既然还没有确认就该先回去确认,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宁乔乔很无奈,上来就训她,有没有搞错。

    “反正我现在来都已经来了,再说这些也没用了。”宁乔乔讪讪的笑了笑,顿了顿,道:“你还是先跟我说说,云懿到底是怎么回事吧。”

    “云懿?”郁少寒皱起眉。

    “嗯,就是我们救回来的那个女孩的名字,你该不会告诉我,你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吧。”

    宁乔乔有些奇怪地道。

    郁少寒看了她一眼,摇了摇头:“不是,她失忆了,没有告诉我名字。”

    “……”

    宁乔乔顿时用一种你是不是在逗我的眼神看着他。

    就连郁少漠都觉得有些诧异,瞥了郁少寒一眼。

    “你那是什么表情?你觉得我会骗你?”郁少寒皱起眉不高兴地看着她道。

    宁乔乔回过神,转过头朝窗外看过去,见云懿还坐在轮椅上背对着他们这边,眼神闪了闪,道:“她真的失忆了吗?完全不记得任何事情?”

    郁少寒点头:“什么都不记得,包括她的名字,而且从她的表现来看,不像是装的。”

    宁乔乔没想到,等他们来了南亚,云懿不仅醒了,而且还失忆了……真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你之前说你认识她,怎么回事?”郁少寒问道。

    宁乔乔看了看他,将在鹤家发生的事和他说了一遍,末了叹了口气,道:“现在鹤倾城还在等我的回复,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

    “她现在没有记忆,就算你说了她也不会相信。”郁少漠淡淡地道。

    宁乔乔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看了看窗外,道:“我先出去看看。”

    说完,她起身朝外面走去,身影很快消失在门口。

    郁少寒看了眼坐在对面的郁少漠:“你们离婚的事情怎么样了?”

    郁少漠端着茶杯,漫不经心地瞥了他一眼,挑了挑眉:“你觉得她舍得和我离婚?”

    靠!

    这家伙的表情要不要这么得意,看着真他欠揍。

    不过转念一想,宁乔乔都能和他一起来这里,连最不可能原谅的问题都原谅了,离婚这种事情就更不可能了。

    “既然她身体好了,以后你们就好好在一起,别再闹出什么事情了。”

    郁少寒看着放在桌上的茶杯,眸色是一片波澜不惊的安宁。

    这是他的忠告,也是他表明的态度。

    宁乔乔知道了他的存在,他们之间的问题便浮在了水面上,唯独只有她不知道而已。

    郁少寒看了他一会,挑了挑眉:“为什么?”

    郁少寒主动把自己关在这里,他是给自己画了一个牢,而现在他即将冲破那扇牢门的机会已经来了。

    郁少漠可不认为,在南亚种了几年花,郁少寒就真的把自己整成‘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了,这几年郁氏的业绩就充分证明了这一切,光凭一个阿三,根本做不到现在的程度。

    郁少寒眼神变了变,转过头看向窗外站在院子里的身影,眼神有些悠远:“也没什么也别的原因,就是觉得没必要了,这段时间她经历的事情太多,让她以后活得轻松点吧。”

    不想让她为难,所以他选择从此闭口不提。

    哪怕上次她在南亚时,他有那么好的机会,但是他放弃了。

    宁乔乔,我给你最好的爱,是手放开。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看着我老婆很欠揍。”郁少漠靠在沙发上,冷冷地盯着郁少寒。

    郁少寒一震,回过神有些无语地道:“你知不知道我没和你抢她就不错了。”

    “呵,那你来抢,输的只会是你。”

    郁少漠眼都没眨一下,挑着眉的俊脸很是不屑。

    郁少寒深深吸了口气,十分认真地道:“我们打一架吧!”这家伙实在太欠打了!

    郁少漠看了他一眼,语气淡淡地:“我不欺负病人。”

    “……”

    郁少寒顿时觉得他更欠打了。

    ……

    院子里。

    君无谦和郁幸正在聊天。

    “我这次来的太匆忙,本来想给你带一套拼装玩具,但是时间来不及就没有买,你喜欢什么?我现在带你去买,要坦克还是飞机?”

    君无谦心里是从未有过的柔软,尽量让自己的话听起来幼稚一些,符合和一个小朋友谈话的气氛。

    “家主,现在小孩子都喜欢奥特曼。”自认是年轻人的君萝建议道。

    一旁君时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地道:“还是游戏机吧,总是看动漫人物有什么意思。”

    “打什么游戏机呀,这是教坏小朋友!”

    “小朋友,你小时候难道玩的游戏还少了么?”

    宁乔乔刚走出来,就听到这番话,顿时觉得有些好笑。

    才刚见面,他们都不了解郁幸,她保证再相处一会,郁幸就要让他们大吃一惊了。

    “坦克和飞机都太幼稚了,奥特曼……我很早就不看了,游戏不好玩,EXM的游戏我两个月前就玩通关了,所以这些我都不需要。”

    郁幸奶声奶气地说道。

    果然,她的宝贝儿子没负她所望,一番话直接将君家三个人都说得震惊了。

    “你说EXM的游戏你都玩通关了?”君时回过神不可置信地道。

    EXM不同于现在的网络游戏,这个公司多年来一直致力于做闯关游戏,难度级别非常高,智商220的人都败在这个游戏下的人屡屡皆是,而且他们还在不断刷新难度级别。

    “对啊。”郁幸点了点头:“这有什么奇怪的吗?”

    这太奇怪了好吗!

    一个屁大点的小孩,居然说自己已经把游戏玩到通关,但凡是个正常人都会觉得他是在吹牛。

    可是郁幸可以准确的说出EXM的名字,而且一本正经的样子一点都不像在说谎,让就让君时不得不信了。

    君时忽然想到什么,眼神一闪,上下打量着郁幸:“小鬼,你该不会就是那个星星吧?”

    EXM的最新版本是三个月前更新的,为了鼓励玩家,EXM新推出了一个排行榜,以最快通关的时间来排名,而君时——就是榜上的第二名。

    当时君时毫无压力的杀进最后一关,也就在最后遇到一点难度,不过稍微花了点时间也解决了,就在他以为自己肯定是这个游戏破纪录的第一人时,排行榜上赫然出现了一个名叫‘星星’的玩家!

    当时星星的通关时间是在他之前三个小时,而接着完成通关的君时就只能屈居第二了。

    星星,郁幸……

    这个玩家的名字和眼前这个小鬼名字有谐音,不要告诉他真的是这个小鬼,否则他真的……

    “就是我呀。”郁幸很乖的点点头。

    “我……”

    君时生生的忍住那一个即将脱口而出的‘靠!’字,生物可恋的看着郁幸,他居然输给一个孩子?!

    他觉得自己已经找不到语言来形容心情了。

    “你真的是那个游戏破纪录的人啊?”君萝惊讶的看着郁幸:“是什么有游戏?你也带我玩好不好?”

    君萝以前很喜欢玩游戏,长大以后就没兴趣了,不过能让郁幸打败君时的游戏她还是很感兴趣的,最重要的是她一定要上游戏界面去看看,把排行榜拍下来发给其他哥哥们看。

    毕竟能这么光明正大嘲笑君时哥的机会不多。

    “小丫头,你又想打什么主意?友情提示,你君时哥哥可是会发脾气的。”

    君时哪能看不出君萝在想什么,顿时阴测测的威胁她。

    可君萝根本不吃他这套,十分无辜地道:“我只是想和郁幸玩游戏而已,君时哥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君无谦没理会这两个小辈,笑眯眯的看着郁幸:“你觉得这些东西都太幼稚了吗?那你告诉外公,你喜欢什么?”

    郁幸想了一下:“如果你真的要给我买东西的话,那你送给我一本人体器官书吧。”

    “你要看什么?!”

    一旁正在和君萝吵嘴的君时听到他的话,顿时转过头,惊讶地看着郁幸。

    谁能告诉他,刚才他是不是幻听了?这个小屁孩要看什么书?

    “我要说我要看人体器官书啊,怎么了吗?”郁幸有些奇怪地道。

    君无谦这辈子什么大风大浪都见过了,倒还真是第一次见郁幸这么聪明的小孩,和颜悦色地看着小家伙:“那你告诉我,为什么你要看这个?”

    “好奇呀。”郁幸理所当然地道。

    【作者题外话】:今天这章把3000字集中了,明天如果有时间就补上一章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最新章节,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 快眼看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