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少漠冷冷地笑了声,用一种看白痴一眼的眼神看了她一眼,君萝被他的眼神看得浑身不舒服,皱起眉道:“你笑什么?”

    “笑你天真!”郁少漠冷冷地道。

    君萝脸色变了变,有些不服气,想要说什么又没说出口,忽然想到什么,眼神一闪,道:“你说他没看上我,那……你当初是怎么看上晚星姐的?”

    郁少漠鹰眸一闪,眉峰微挑:“你想学她?”

    “嗯!”

    君萝点头。

    他不是说贺寒熠没看上她么,那她就学学晚星姐好了。

    郁少漠上下将她打量了一眼,冷笑了声:“你不行。”

    “……”

    君萝愣住了。

    郁少漠转身便朝楼上走,君萝眼神一闪,急匆匆跟上去:“你把话说清楚,我怎么就不行了?”

    “……”

    郁少漠没理她。

    “喂,你说话!”君萝干脆拦在他面前。

    郁少漠瞥了她一眼,面无表情地道:“因为贺寒熠对你没兴趣,他更不可能和你上床,明白了吗?”

    “啊?”君萝一时没反应过来。

    郁少漠懒得再和她说,绕过她直接上楼了。

    君萝愣怔的站在原地,过了会才反应过来他话里的意思,顿时脸颊轰的爆红——

    她还是小呢,什么床不床的!这些人真是思想不健康,居然和她说这种***的话题。

    不过照郁少漠这个意思,他和晚星姐开始的很劲爆啊……

    ……

    宁乔乔醒来后,东澜清也没有再来找她,这件事就像是过去了似的,鹤东屹那边也没有再掀什么风浪,表面上看一切都很和谐。

    但是他们都很清楚,现在的平静只是一时而已。

    中午。

    贺寒熠皱着眉走进房间,大手解开两颗衬衣扣子,一切还真如宁乔乔所说,那些女眷真的把主意打在他身上了,刚应付完回来,即便只有短短几分钟,也让他心情有些烦躁。

    身后忽然传来一阵细微的响动。

    贺寒熠身体瞬间转过头,眼神冰冷地看向门口。

    “是我。”

    鹤倾城和一名手下在门口,朝他笑了笑,眼里闪过一抹暗光。

    他们本就有心测测贺寒熠的身手,所以刚才一点声音都没发出,但是没想到才刚现生就被发现了,可见这个贺寒熠身手绝对在他们料想之外。

    “你有什么事?”

    贺寒熠性子冷淡,对谁都冷淡,除了宁乔乔和郁少漠之外,他很少和别人说话,与鹤倾城也不过是那次行动前有过一次短暂的交流。

    “我来自然是有事找你,你上次受的伤怎么样了?”

    手下推着鹤倾城的轮椅走进来。

    “嗯。”贺寒熠淡淡的应了声。

    鹤倾城:“……”就这性格,这天怎么聊?好歹大家都是几大家族的,就算不热情,他也用不着这么冷淡吧。

    既然聊不起来,那就只能说正事了,鹤倾城轻咳一声:“我来是想跟你商量解决鹤易。”

    “鹤易?”贺寒熠微微挑眉,示意贺寒熠继续往下说。

    鹤倾城点了点头:“他是鹤知南手下的得立干将,我们要想办法解决他,我的人都不是他的对手,所以我来找你商量,当然,这也要看你的意思。”

    贺寒熠略一思索:“他住在哪?”

    他这么快就同意了,鹤倾城眼神一闪,薄唇微动:“他……”

    “谁住在哪里啊?”

    门口忽然传来一道清脆的声音,宁乔乔和郁少漠一前一后走进来,笑眯眯的看着他们:“你们在聊什么呢?”

    鹤倾城表情一变,有些无奈的揉了揉眉心:“你们就不能低调点吗?好歹现在还是白天,给我留点面子好不好?一定要让别人都知道我的未婚妻和另一个男人每天进进出出么?”

    郁少漠面无表情地瞥了他一眼,显然根本没将他这些话放在眼里。

    宁乔乔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耸了耸肩道:“我们哪有每天进进出出,现在都已经中午了,大家都在房间里休息,我们过来的时候没有人看到我们,放心吧。”

    郁少漠生气归生气,但是在有外人在的情况下,他还是不会和她过分亲近的。

    鹤倾城挑了挑眉,一副你们自己看着办的样子,没有再说什么。

    “你们在说什么呢?刚才说谁住在哪?”宁乔乔走到沙发上坐下。

    宁乔乔和郁少漠在房间里看电视,她觉得有些无聊,便提议去找君萝和贺寒熠一起玩扑克牌,结果君萝不知道怎么了,平时每天缠着贺寒熠的人,今天一听要和贺寒熠一起玩牌,便说什么也不肯来,死活要睡觉,他们只好打算找贺寒熠和君时凑人数了。

    “我们在说要解决道鹤易的事,我正在和贺寒熠商量,他已经答应了。”鹤倾城勾着唇语气自然地道。

    郁少漠瞥了他一眼,微微皱起眉。

    “谁是鹤易?”宁乔乔疑惑地道。

    “鹤易是鹤知南的一个手下,地位和已经解决掉的鹤景差不多,这几天他们一点动静都没有,我们不能再这么继续等一下,必须主动出击,所以我想就这两天把鹤易也解决了,这才来找贺寒熠商量。”

    鹤倾城道。

    “你答应了?”郁少漠眼神淡淡地看向贺寒熠。

    “嗯。”贺寒熠点了下头。

    “不行。”郁少漠直接甩了两个字,皱起眉低沉的声音不容置喙地道:“这件事我们需要从长计议,不能这么草率。”

    “这……”鹤倾城脸色变了变,眼神一闪,道:“但是贺寒熠已经答应了。”

    “这又不是签合同,答应了还可以推翻,总之这件事我们还需要商量一下。”郁少漠挑了挑眉,眼神淡淡地看着鹤倾城:“我和他还有些关于贺家的事要谈,能否请你回避一下?”

    这哪里是‘可否请’,分明就是在下逐客令。

    鹤倾城也没有强留,语气随和的和宁乔乔商量了一下明天要去送的宾客后,便和他们点了点头打了个招呼,由手下推着离开了。

    “我觉得鹤倾城很奇怪。”

    宁乔乔皱着眉说道。

    郁少漠意味不明的冷笑了声,眯起眼朝贺寒熠看过去:“你为什么要答应他?”

    宁乔乔愣了下,有些疑惑地看着他们。

    “……”

    贺寒熠抿着唇,没有讲话。

    郁少漠皱着眉道:“你明知道,鹤倾城让你去分明就是在利用你,你还自己往他设的套里面钻?”

    宁乔乔眼神一闪:“你的意思是说鹤倾城是故意让他去解决那个鹤什么的?”

    “不然?”郁少漠冷笑一声:“鹤倾城有那么多手下,为什么他不是派自己的人去,而是先来找他?”

    宁乔乔眼神闪了闪,顿时反应过来。

    经过上次鹤景的事,鹤倾城已经知道贺寒熠身手好,所以他才直接来找贺寒熠。

    宁乔乔眯起眼:“他这是把你当刀使啊,你冒着生命危险,可是在为他鹤倾城解决对手,如果你成功了他坐收渔翁之利,如果你失败了——他又没什么损失。”

    宁乔乔心里蓦地怒火翻涌,猛地站起身,冷冷地道:“王八蛋!”说完,她就朝外面走。

    “你要去哪?”

    郁少漠一把将她扯回来困在怀里。

    “你放开我,我要去找他算账!贺寒熠这个王八蛋,他居然敢算计我们!”宁乔乔一边挣扎一边愤怒地道。

    既然说好了合作,就算做不到坦诚相待,最起码也不应该互相算计吧,鹤倾城这么做真的很难让人不生气。

    “你冷静一点,现在你去找他除了吵一架又能有什么用?我们能和他翻脸走人吗?”郁少漠抱着她的手臂收紧。

    宁乔乔怔了怔,挣扎的动作渐渐停下,抿着唇没说话。

    没错,就算知道鹤倾城的险恶用意,他们也不能直接走人。

    明知道对方在耍心眼,可是却什么都做不了,还得咽下这口气继续合作,宁乔乔心里像是憋了一团火似的。

    “其实我答应他,还有另一个原因。”贺寒熠眼神平静的看向宁乔乔:“我们都不能再等了,那些人迟早都要解决的,早解决晚解决没有区别。”

    只有越快帮鹤倾城稳固地位,他们才能越快拿到解药,她才能越快摆脱控制、生命无虞。

    郁少漠眼神一闪,眯起眼盯着他看了一会,缓缓开口:“有区别。”

    “嗯?”贺寒熠没有听懂他话里的意思。

    郁少漠看着他道:“你别忘了,你已经解决了鹤景,虽然鹤东屹那群人不知道究竟是谁动的手,但是肯定已经把目标放在了我们身上,他们损了一个人,你觉得他们会没有防备吗?鹤东屹有防备,鹤知南怎么会没有?他们可不傻,现在我们在等他们动手,而他们也在等我们按耐不住,自己往他们设好的圈套里钻,你再去一次绝对不会有上次那么顺利了。”

    “所以鹤倾城就是在利用你,他根本不让自己的人动手,你可不能上他的当!”宁乔乔接着道。

    “还不止。”郁少漠摇了摇头。

    “什么意思?”宁乔乔疑惑地看着他。

    郁少漠看了她一眼,视线落在贺寒熠身上:“鹤倾城应该还想让你死。”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最新章节,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 快眼看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