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少漠没再说什么,一把打横将她抱起,大步朝卫生间走去。

    一进卫生间,宁乔乔就真的吐了,郁少漠将她放在马桶旁,然后转身去打开鱼缸的水龙头放水,再回来为她拍背顺气。

    等她吐完了,郁少漠按下冲水键:“好些了吗?”

    “嗯。”

    宁乔乔有气无力的趴在马桶上,因为喝多酒的缘故,她脸蛋红的像是一棵熟透的苹果。

    郁少漠也没再说什么,拿过杯子接了水让她漱口,撇了眼浴缸已经放满水,俯身撕掉宁乔乔身上仅余的残破布料,抱起她走到浴缸旁。

    身体没入温暖的水里,宁乔乔舒服的哼了一声,半眯着眼睛靠在浴缸边缘。

    小东西倒是会享受。

    郁少漠宠溺的捏了捏她精巧的鼻尖,起身朝外面走去。

    虽然订婚是假的,但是鹤倾城这里准备的还算齐全,大概是为了在佣人面前做样子,连梳妆台和化妆品都准备了。

    郁少漠在一堆瓶瓶罐罐里翻找了一下,拿了一瓶卸妆水和卸妆棉,回到卫生间。

    他开了浴缸的按摩功能,宁乔乔正舒服的泡着,昏昏欲睡的享受着水流的冲刷,郁少漠坐在一旁,用卸妆水打湿化妆棉,仔细的为她卸妆。

    ……

    卸完妆后,她白嫩娇嫩的小脸出现在眼前。

    郁少漠抬手在浴缸里舀了一些水在掌心,抬起来浇在她脸上,透明的水珠从她肌肤上滚滚而下……

    “唔……”宁乔乔缓缓睁开眼,茫然的看着他:“郁少漠……”

    “嗯。”

    “我好累哦,你帮我按摩一下好不好?”

    她娇憨地道。

    郁少漠瞥了她一眼,眼里闪过一抹深意,十分好脾气地道:“好。”

    宁乔乔勾着唇闭上眼,郁少漠大手在她肩上缓慢的按摩着,看着她小脸上心满意足的表情,眼神愈发深暗。

    等从浴室出来,宁乔乔已经迷迷糊糊小睡了一会了,不过她还是很困,小脑袋靠在郁少漠肩上,蹭了蹭找了个舒服的姿势,便又缓缓闭上眼要继续睡。

    “嗯?”

    身上忽然覆上一具沉重的身体,宁乔乔半睡半醒间睁开眼,迷迷糊糊的看着他:“郁少漠,你干嘛?”

    “我忘了我说过的话了,嗯?”郁少漠大手缓慢的扯掉她的浴巾,鹰眸危险地注视着她:“我说过我要弄死你,你以为我开玩笑的?”

    宁乔乔其实今天很累,郁少漠知道,但是他没打算给她好好休息的机会。

    ……

    一夜疯狂。

    宁乔乔第二天睡到日上三竿才醒,睁开眼便被浑身难以言喻的酸痛淹没,顿时忍不住哼了一声,身体忽然碰到什么,眼神一闪,猛地睁大眼睛惊恐的朝旁边看去。

    “醒了?”

    郁少漠撑着头,鹰眸淡淡地注视着她。

    被子斜斜的搭在他身上,露出性感紧实的上半身,暧昧的咬痕和抓痕明晃晃的落进她的视线里。

    “你你你你……你怎么会在这?”宁乔乔震惊的说不出话了,下意识低下头,看到自己裸露在外的肌肤,这才发现自己也没穿衣服,赶紧抓紧被子。

    “那不然你以为该是谁?鹤倾城?”郁少漠挑着眉冷冷地道。

    “当然不是!”宁乔乔赶紧道。

    刚才感觉到身边有人,她就是怕是鹤倾城,还以为自己喝多了和鹤倾城做了什么,吓得魂都快没了,见到是郁少漠才松了口气。

    “你怎么在这啊?鹤倾城哪去了?”宁乔乔奇怪地道。

    “宁乔乔,你一醒来就当着我的面找别的男人?”郁少漠盯着她的眼神像是要吃了她似的。

    宁乔乔眼神闪了闪:“不是呀,我们不是昨天订婚么,你和我……”

    “他被我赶到别的房间去了!”郁少漠冰冷的声音没好气地道。

    “那他知道我们……”

    “废话!”郁少漠瞪着她:“怎么?你怕被他知道?”

    “不是啊……”宁乔乔有些无奈的看着他:“你能不能别说我和鹤倾城好像有什么似的,只是我现在毕竟是他名义上的未婚妻,所以我才问嘛,你昨天怎么在这里的?”

    “你觉得你喝多了酒我该在哪?”郁少漠面无表情地反问。

    她问一句,他就呛一句。

    显然就算再说下去也问不出什么结果,想想也知道这男人昨晚肯定是从鹤倾城手里带走了自己,而且还把她给……

    关于昨晚的事,宁乔乔酒劲上头根本没有印象,但是这浑身的酸痛在提醒她经历了什么。

    她都已经喝成那样了,都不放过她,真是禽兽……

    “你是不是在骂我?”郁少漠大手捏起她的下巴,鹰眸紧紧注视着她,像是能看穿她的灵魂一般。

    宁乔乔心虚的笑了,讨好的望着他:“不……不是啊,那个……我好累啊,唔,我还要再睡一会,你睡吗?”

    说完,她自顾自的躺下去,颇有点装鸵鸟的意思。

    郁少漠盯着她冷笑:“你确定你还要睡?前来参加的那些宾客可都还没走,你今天不打算出现了?”

    “什么?”

    宁乔乔猛地坐起身,被子滑下来看得郁少漠眼神一暗,她手忙脚乱的扯起被子盖好:“那些人还没走嘛,天呐,现在几点了?我得赶快下去,唔,我的行李在哪?”

    她看了眼窗外,发现大雨还在继续,贺寒熠说过这样的暴风雨起码要持续三天,其他家族那些人自然还没走。

    “这里给你准备了衣服,在衣帽间里。”郁少漠闲适的靠在床头上,欣赏着她着急的小模样。

    “在衣帽间?”宁乔乔一怔,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裹着被子跳下床便朝卫生间走去。

    “宁乔乔!”

    身后忽然传来郁少漠咬牙切齿的声音。

    宁乔乔转过身,见郁少漠光着身体躺在床上,惊讶的小脸一红,接着又忍不住笑出声,裹着被子飞快跑了。

    郁少漠眼神阴沉的盯着她的背影,小东西,等今晚再收拾她!

    ……

    宁乔乔从衣帽间里选了一条裙子换上,以最快的速度洗漱完化了个淡妆,便和郁少漠去前面。

    外面暴风雨一如昨天那样猛烈,宾客们只能聚在室内聊天。

    宁乔乔走进大厅便看到君无谦和鹤倾城,还有鹤家那两位二叔和三叔,以及其他一些人,人数没有昨天多,大概都是一些家族的主要成员。

    “晚星姐。”君萝也在这,她坐在贺寒熠身边,见宁乔乔走进来朝她招了招手。

    君无谦也朝她笑了笑,鹤倾城拍了拍身边的位置:“晚星,过来坐。”

    君晚星看了眼郁少漠,抬脚走过去,笑眯眯的在鹤倾城身边坐下,道:“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你多休息一下,是应该的。”鹤倾城温柔的朝她笑着。

    鹤倾城这演技可以啊,都快赶上言情剧里的男主角了。

    宁乔乔配合着他,低下头一副娇羞状。

    “看不出来,原来倾城还是个这么疼老婆的,我就说怎么一大早没看到君小姐,原来是心疼未婚妻,想让她多睡一会。”

    旁边传来其他家族的人打趣的声音。

    宁乔乔继续装娇羞,鹤倾城勾着唇不承认,也不否认。

    “刚才和君小姐一起进来的是贺家四少爷吧,我们也一直没见到你呢。”

    一名男人说道。

    “昨天喝多了,今天起的有些晚了,刚才在外面遇到君小姐就一起进来了。”郁少漠淡淡地道。

    “昨天的确是个高兴的日子,不知道贺家两位少爷肯不肯赏脸,我们中午再喝一局。”

    男人道。

    他们对忽然出现的贺家都十分好奇,可贺寒熠沉默惯了,他不说话就有种高冷的感觉,其他人都觉得他不好接近,便也不好从他这里下手,现在看郁少漠貌似比较健谈的样子,纷纷转向了他。

    郁少漠皱着眉揉了揉太阳穴,一副为难的样子:“昨天喝得多了些,现在酒劲还没过去,中午恐怕不能作陪了,让寒熠陪大家坐坐罢。”

    贺寒熠瞥了他一眼,表情有些无语。

    “呵呵呵,也好也好。”

    其他人自然不好说什么,笑眯眯的答应了,大厅里气氛一片和谐,看上去谁都人畜无害。

    “晚星,你昨天能来我着实松了口气,之前你遇到了危险,我还一直担心,好在你没有出事。”

    君无谦低沉的声音缓缓道。

    宁乔乔眼神一闪,他这是让自己把遇到的事说出来?

    “哦?不知道君小姐遇到了什么危险?”

    君无谦的话勾起了旁边的人的好奇。

    宁乔乔咬咬唇,道:“就是遇到一些离奇的事,本来我去坐飞机,结果谁知道被人给打晕了,睁开眼就在沙漠里,差一点就死了,还连累了贺家两位少爷和我一起遇险。”

    此话一出,大厅里一片寂静。

    昨天宁乔乔他们那番说辞,大家还真以为她是因为天气情况才迟到了,今天再听她这么一说,谁都听得出这其中的猫腻。

    看来这鹤家和君家订婚的事,还有戏可看啊。

    宁乔乔不知道君无谦让她说这些话的意义,但是说完后见他含笑看着她,便知道自己说对了。

    “倾城,晚星遇到这件事,你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君无谦不悦地道。

    “伯父责备的对,是我没有保护好晚星。”

    鹤倾城顺从的低下头。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最新章节,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 快眼看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