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情脸色一变:“先生,这次是我不小心,我发誓一定不会再出现这样的情况了,请您再给我一次机会!等我解了毒,马上就回去除掉他们,这次一定不会失败!”

    就算知道规矩,在生死面前,她也想为自己争取。

    “你什么见过我们派一个失败的人去执行同一项任务两次?”男子声音很平静,似乎不想跟她废话:“怎么,你不愿意么?”

    阿情当然不愿意,她为先生办了不少事,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只不过这样失误一次,她就被判了死刑,这谁也不甘心。

    见沙发上的男人还是没有放过她的打算,阿情抬起头看着他,眼里闪过一抹冷意。

    既然不拼一把也是死,那不如……

    阿情脸色一变,眼里闪过一抹冷意,身体一动就要冲上去!

    可惜她的身体还未完全弹起来,忽然一只大手从后面摁住她的肩!用力往下一压!

    “嘭!”

    阿情直接被摁跪在地上,发出一声巨响,膝盖顿时痛得失去直觉!

    阿情脸色瞬间惨白,额头上冒出一层冷汗。

    “拉下去。”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摆了摆手。

    站在阿情身后的人二话不说,托起阿情便朝外面走。

    “先生……先生……求求您放过我这一次吧!先生……”

    阿情大喊着求饶。

    可惜坐在沙发上的男人眼睛都没眨一下,很快她便被拖出去,重新关上的门将她的声音彻底隔绝在外面。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叹了口气,把玩了一会戒指,拿起手机拨了个号码出去。

    “事情办的怎么样了?”很快,电话被接起,那边传来一道男人的声音。

    “我的人搞砸了,他们没有死。”男人道。

    “你说什么?!他们没有死?你别忘了当初我把她的消息给你的时候,你是怎么答应我的!如果你不能解决东澜觅儿,那我还跟你合作什么!”

    东澜清不悦地道。

    “任何事情都有意外,我的本意也不是现在这样,谁知道他们福大命大。”男人淡淡地道:“不过东澜觅儿虽然死不了,但是她也未必能活,她去的地方,可是连你去了都未必能活的地方。”

    “你确定?”东澜清冷冷地道:“你已经失败过一次,我还能再相信你第二次?”

    “你信不信,现在的情况都是这样。”

    男人一向不喜欢对别人解释,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吱呀——”

    门再次被人从外面推开,一名男子低着头站在门口:“先生,已经处理掉了。”

    “不知死活的东西,居然想对我动手,她连做花肥的资格都没有,把她丢出去别碍我的眼。”

    男人道。

    “是。”手下顿了一下,道:“先生,既然阿情失败了,那我们要不要再派人出去解决他们?”

    “既然他们已经逃了,就一定会有防备,现在再去已经晚了,而且君家那丫头和他们在一起,一定会调用君家的力量,现在再去,你是想告诉他们,是谁在对他们下手?”

    男人漫不经心地道。

    手下低下头:“属下不明白,既然我们之前已经抓到哪个东澜觅儿,为什么不直接杀了她一了百了?”

    “一了百了?”男人笑了一声,摇了摇头:“她死了,只是不能和姓鹤的那小儿联姻,可姓鹤的那小儿还活着,东澜觅儿死了,一了百了的是东澜家,对我们有什么好处?我们白白被东澜家那些人当了枪使,还得罪了君家,对我们有什么好处?”

    “所以先生您将她丢进沙漠,是为了让她不能和鹤倾城订婚?”

    “这是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就是——我只是想她丢进沙漠而已,如果她自己死在那里,那就不关我的事了。”

    男人缓缓笑了起来,嘴角的唇形像极了某种奸诈残忍的动物。

    他的确抓了东澜觅儿不假,可又没有要她的命,如果东澜觅儿自己死在沙漠里,那就和他没关系了。

    “属下受教了。”

    手下低下头正要退下,男人忽然叫住他。

    “先生,您还有什么吩咐?”手下恭敬地道。

    “让资料库更新一下,君萝擅长暗器,身手不在阿情之下。”男人眯起眼道。

    连君家一个小丫头都有这么厉害的身手,看来他们是低估君家那些人了。

    这些年在君无谦的带领下,君家长进不少!

    几大家族之间平静了这么多年,看来不会再继续平静下去了……

    ……

    宁乔乔和郁少漠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渐渐的,她有些体力不支,歪着头无力的趴在郁少漠的肩上。

    “宁乔乔,别睡!”郁少漠皱着眉提醒她。

    在沙漠最可怕的两种情况,一是缺水,二是生病!

    “我知道啊,我没有睡。”宁乔乔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眯着眼睛看着他,有些勉强的扯起一抹笑,道:“郁少漠,你的唇都干的裂了,唔……都不好看了……”

    “你嫌弃吗?”郁少漠眼神暗了暗。

    宁乔乔笑了笑:“不啊。”

    “那你亲我一下,证明给我看。”

    “唔……”宁乔乔身体动了动,本来做了一个亲吻的动作,微微撅着嘴,却到底没有凑过去,头有些无力的垂下来:“算了吧,我没力气了。”

    “亲我一下。”郁少漠还是要求她,低沉的声音有些嘶哑。

    “可是我好累。”

    “你以前都不在这种时候喊累,宁乔乔,亲我一下,就一下!”

    宁乔乔眼神闪了闪,重新打起精神,抬起头正要凑过去,余光忽然看到一抹绿光,她猛地抬起头朝那边看过去,顿时眼睛大亮,指着前方道:“你们快看!是水!那是水!”

    大家都停下脚步朝她所指的方向看去,走在前面的几名手下转过身,激动地道:“漠少,前面有一个湖!”

    宁乔乔喊完后本来还在想是不是自己出现幻觉了,比如看到海市蜃楼什么的,听手下这么说才知道自己没看错,抱着郁少漠的脖子道:“郁少漠,前面有水了!”

    郁少漠眯了眯眼:“过去看看!”

    一群人很快来到那个湖边,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不算大也不算小的湖,靠近湖边又风带着水汽吹来,连四周的温度似都凉爽了些。

    郁少漠的手下将惊月扶过去坐下,大家补充了水份后,一名手下将惊月清洗包扎收口,这次惊月没有拒绝。

    其他人去附近找树枝准备生火烤肉,郁少漠将宁乔乔抱到水池边坐下,喂她喝了一些水,撕掉一块衬衣用水打湿为她擦脸。

    “唔……”

    宁乔乔脸已经烧得通红,清凉的感觉让她忍不住舒服的哼了哼。

    将她的脸擦干净,郁少漠将布洗干净,叠好放在她额头上帮助她降温。

    没过一会,宁乔乔便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郁少漠让她的头躺在他腿上,隔一会将她额头上的布拿下来重新打湿再放上去。

    在这里,这是唯一能缓解她高烧的办法。

    过了一会,手下们烤好了肉,拿过一块递给郁少漠:“漠少,您和二少奶奶吃一些吧。”

    郁少漠接过来,低下头拍了拍宁乔乔的脸颊:“宁乔乔……醒醒……”

    宁乔乔缓缓睁开眼,有些费力的朝他挤出一抹笑:“我没事。”

    她的声音因为高烧变得嘶哑,人看起来也格外虚弱,却强撑着告诉他,她没事。

    郁少漠笑了笑,道:“烤好了肉,起来吃一些,我闻着味道好香。”

    “是啊,二少奶奶,这可是我亲手烤的,你还没尝过吧,我烤肉的手艺可是一绝。”旁边一名手下也附和着说。

    他们只是为了让她吃点东西。

    宁乔乔笑了笑:“那我倒要尝尝你说的是不是真的,如果你是吹牛,就让你们漠少扣你们工资。”

    “不是吧。”手下顿时愁眉苦脸的:“二少奶奶,万一我烤的这个不和你的口味,你就说我烤的不好吃,那我多冤啊。”

    郁少漠将她扶起来,从烤好的肉上撕下一块,送到她唇边,道:“吃一点。”

    宁乔乔看了看肉,张口咬住含进嘴里缓慢的咀嚼着。

    其实烤好的肉和猪肉没什么拒绝,只是没有味道,不怎么好吃,但这个时候已经不是讲究好不好吃的时候了。

    宁乔乔一口接一口的吃着,过了一会,她摆了摆手:“不吃了。”

    “再吃一点。”郁少漠低着头看着她:“没有食物你就没有体力撑下去,病情会加重。”

    宁乔乔看了看他,吃了一些,然后摇了摇头表示吃不下了。

    郁少漠没再勉强她,让她靠在他身上,开始吃剩下的食物。

    宁乔乔看着前面的湖。

    在沙子围绕的四周,这块碧蓝色的湖泊像是一块通透的宝石,镶嵌在这里,因为它的存在,充斥着死亡和危险的沙漠,在这里似乎似乎都温柔了几分。

    “郁少漠,你说我会不会死在这里?”宁乔乔忽然声音很轻地道。

    郁少漠咀嚼的动作一顿,转过头定定的看着她,低沉的声音一字一顿地道:“宁乔乔,你不能死!”

    “嗯?”

    宁乔乔被他坚定的眼神看得一怔,一时没反应过来。

    “你答应和我复婚,你还没做到!”郁少漠看着她道。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最新章节,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 快眼看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