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乔乔瞥了她一眼:“你能少八卦几句吗?”

    君萝耸了耸肩,笑眯眯的道:“我觉得你们真奇怪,说郁先生生你的气吧,可是他一路上都在保护你,可你们又谁都不理谁。

    “……”

    宁乔乔用一种‘你一个没谈过恋爱的当然不懂’的眼神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

    经过半小时车程,一行人到达机场。

    东澜家的人去办理登机手续,过了一会,回来告诉他们,因为沿途有极端天气,他们所乘坐的航班需要延迟,具体登机时间未定。

    大家只能等待飞机起飞的时间,宁乔乔皱着眉坐在椅子上看着窗外发呆。

    君萝百无聊赖的拿着一副扑克牌把玩着,纸牌在她手里飞转,像是电影中的洗牌洗牌高手,让人眼花缭乱。

    郁少漠站在另一边落地窗前,俯视着下面的停机坪,阳光将他周身渡上一层光圈,似乎将他本就高大的身影无形拉大。

    宁乔乔在房间里待了一会,起身朝前面走去。

    离开候机室,她来到外面的便利店,选了一瓶水付钱。

    “嘭!”

    就在此时,身后忽然传来一阵巨响。

    脚下的地板都颤动了,宁乔乔一口水呛在喉咙里,发出一阵距离的咳嗽,转身朝身后看去。

    “啊!”

    只见候机大厅里的人疯狂的朝四周跑去。

    这是出什么事了?

    “嘭!”

    不知哪里又传来一声巨响,大地又颤动起来,宁乔乔亲眼看到对面的墙上掉下来几块墙砖,扯着嗓子大喊:“小心!”

    可惜已经来不及了,那几块钻砸在几名逃跑的人身上,几人瞬间被砸到在地。

    “跟我走!”

    一只手忽然抓住她的胳膊!

    宁乔乔转过头,只见郁少漠冰冷的鹰眸紧紧盯着她,道:“跟我走!”

    宁乔乔转过头,只见郁少漠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她身后,拉起她就朝外面走。

    “郁少漠,发生什么事了?!”宁乔乔皱着眉道。

    “不知道,只知道爆炸了!”郁少漠俊脸阴沉。

    宁乔乔:“爆炸?”

    “嘭!”

    话音刚落,又是一声巨响。

    “哗啦啦!”

    被爆炸震碎的玻璃掉下来,被砸中的人发出凄厉的惨叫。

    宁乔乔惊恐的睁大眼睛,还没等她回过神,又是一声震彻鼓膜的巨响。

    宁乔乔一边跟着人群从外面跑,一边还要注意防备头顶掉下来的东西砸中自己,等她再回过神来时,才意识到一个严重问题!

    她和郁少漠——走散了!

    此时她身边是各种肤色的人,哪里还有郁少漠的影子!

    “郁少漠!”

    宁乔乔焦急地朝四周大喊。

    可惜根本没什么用,周围的尖叫声比她的声音还要大。

    “郁少漠!你在哪里?!”

    宁乔乔努力想挤回去,可这里人群朝外面蜂拥,每个人都拼了命想逃离这个人间炼狱,她不仅没有进去,反而被越推越远。

    机场里还响起持续不断的爆炸声,身边都是受伤和仓惶逃命的人,里面既然发生了这么危险的事,他们的人肯定也会跑出来。

    宁乔乔转过头焦急的在四周搜寻熟悉的面孔,可惜她什么都没看到,见另一边似乎还有一个出口,她飞快朝那边跑去。

    混乱不堪的大厅里,郁少漠也是同样焦急的搜寻宁乔乔的身影,可是一无所获。

    “宁乔乔!”

    看到旁边一道黑发女孩的身影,郁少漠冲过去一把抓住对方。

    那道身影转过来,一名女孩惊恐的看着他,见到郁少漠英俊的容颜又是一震,眼神有些闪烁。

    乱世中生出一段邂逅,是很多中的经典桥段。

    只是郁少漠显然没这个心情,见对方不是宁乔乔,他眼里闪过一抹失望,一把松开对方,转身便要离开。

    “先生!求求你救救我,我不想死在这里!”

    女孩一把抓住他的手。

    郁少漠眉头一皱,转过头甩开她的手,还是说了一句:“朝前面那个出口跑!”

    “先生,你不和我一起走吗?”女孩又道。

    郁少漠没理她,抬脚便要离开,继续去找宁乔乔。

    “先生,我觉得你还是离开这里比较好。”

    身后又传来那道女子的声音,这次比前几次多了几分冷静。

    郁少漠鹰眸一沉,猛地转过身,只见那名女子站在他身后,脸上挂着诡异的笑看着他,丝毫没有四周其他人的惊慌。

    “你是谁?!”

    郁少漠眯起眼。

    “我是谁……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女人拉长音调说完,忽然手里晃出一把银色小刀,身形飞快朝郁少漠冲过来。

    郁少漠眼睛一眯,身体往后一侧,女人的反应却也飞快,手一转便刺向他的胸口,于此同时嘴巴做了一个亲吻的性感动作。

    一根极细的针在阳光下闪着光,直直地射向郁少漠的眼睛!

    郁少漠眉心一拧,大手一把握住女人的手腕用力一折,偏过头,那根针从他眼前飞过,刺进旁边一名逃跑的人身上。

    那个人还没跑出几步远,便重重一下砸在地上人事不醒。

    郁少漠闪电般一脚扫过去,女人灵巧的一个后空翻躲开。

    “是你们制造的爆炸?你们要对宁乔乔下手?!”郁少漠鹰眸充满杀气地盯着女人。

    这个女人既然会和他交手,那就说明这场爆炸不是他们意外碰上的!

    “你想知道?”女人眼神肃杀的盯着他:“下地狱去问吧!”

    说完,女人身形飞快地朝他冲过来,就在此时,忽然一张纸牌从郁少漠身后飞过来,直直地朝女人射过去。

    女人瞳孔一缩,立刻收了攻势,但是已经晚了,纸片划破她脸颊上的皮肉,留下一道血口。

    女人抹了一把脸颊,看到指尖的血,眼神里杀气重了几分,阴狠地盯着从郁少漠身后走过来的女孩:“君萝!”

    “哟,既然你认识我,看来你果然是家族里的人了,这场爆炸也是冲我们来的!”君萝冷冷地看了那个女人一眼,压低声音朝郁少漠道:“我拖住她,你快去找晚星姐!我到处都没看到她。”

    “她嘴里有毒针,你小心点。”

    郁少漠皱着眉说了一句,转身便离开了。

    “毒针藏在眼里?”君萝挑了挑眉,有些嫌弃地看着对面的女人:“你肯定没尝过和男人接吻的感觉吧?难怪都把自己憋得这么穷凶极恶了,玩暗器……今天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高端玩家!”

    ……

    另一边。

    宁乔乔跑到那个出口,焦急地朝冲出来的人张望着,还是没有看到熟悉的人影。

    忽然想到什么,她转过头朝四周大喊:“惊月!惊月你在吗?!”

    惊月没有再像往常一样第一时间出现在她身后。

    很对,现在这样混乱的场面,如果惊月还跟着她,早就已经现身了。

    宁乔乔焦急的搜寻着认识的人,还是谁都没看到,她等不下去,立刻便要朝里面冲。

    这里人挤人,她丝毫没注意到有两名男子出现在她身后,然后在她用力往里挤的时候,一名男子一个刀手用力劈在她脖颈上。

    宁乔乔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眼前一黑彻底倒了下去。

    两个男人将她接住,抱起她匆匆离开。

    热……

    浑身都是滚烫的热。

    她仿佛睡在一个冒着蒸汽的笼屉里,仿佛睡在一块烧红的烙铁上,浑身每一寸肌肤都要被烫熟了……

    宁乔乔缓缓睁开眼,模糊的实现中出现一片延绵不尽的黄色,过了一会,视线渐渐清晰起来,延绵不尽的黄色变得高低起伏……

    她在哪?

    浑身一阵滚烫,宁乔乔皱着眉手掌用力撑起身体,抓到一把细沙,浑身一震,这才发现自己竟然睡在一片沙子上!

    她抬起头望向前面,原来那些黄色都是沙子的颜色,延绵出去不知道有多远……

    宁乔乔手脚并用的爬起来,转过头看着四周,惊恐的发现到处都是高高低低的山丘,她这是——她在沙漠里?!

    “郁少漠?惊月?!君萝!”

    宁乔乔焦急地朝四周大喊。

    一望无际的沙漠只有她的声音,连风声都没有。

    这里只有她一个人!

    其他人去哪了?

    她为什么会在这?!

    宁乔乔皱起眉,她记得自己要进机场去找郁少漠,后来似乎被人从身后打了一下……

    她是被人打晕的!

    也就是说,是有人打晕了她,故意把她丢进沙漠里?!

    为什么他们要这么做?打晕她的又是什么人?

    宁乔乔来不及去想这些,因为正午十分,沙漠超高的温度已经快将她烤熟了,她觉得自己就是一块被放在铁板上的牛排……

    她身边什么都没有,宁乔乔朝四周看了看,每个方向看起来都一样,视线所及的地方没有任何建筑,也没有人的影子。

    她不能一直呆在这里坐以待毙!

    宁乔乔咬咬唇,抬脚朝前面走去。

    正午的阳光很毒辣,脚下的沙子似乎都冒着热气。

    身体里水份被快速蒸发,走了没有多长时间,宁乔乔便觉得自己口干舌燥,她想找个地方躲避火球一样的太阳,可这哪里都一样,根本无处可避,只能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前走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最新章节,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 快眼看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