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家主在书房和几位先生议事,您要过去吗?”女佣恭敬地道。

    “不用了。”

    宁乔乔不想过去打扰,走出门看了看外面,顺着台阶朝下面走去。

    白天看君家更有种巍峨的宏伟,她走到一处平台,坐在台阶上看着对面的山峦风景。

    “喂……啊!”

    身后忽然传来一身惊呼,宁乔乔转过头,只见一个女孩被扔了出去,惊月一脸肃杀的站在她面前。

    那个女孩显然也是练过的,身体灵巧的翻了个跟头落在地面上,秀眉微皱不悦地看着他们。

    “这是怎么回事?”

    宁乔乔视线在女孩和惊月之间一转。

    “你居然还带了人来君家?”

    女孩长得很漂亮,大概十七八岁,穿着一身黑色校服制服裙,青春洋溢的模样让宁乔乔忽然回想起了几年前的自己。

    她遇到郁少漠时,也不过是高中刚毕业。

    “小小姐,她刚才偷袭您!”惊月视线还锁定在女孩身上。

    “偷袭?”宁乔乔眉头一皱。

    “喂,你这人会不会说话?我只是过来打个招呼而已,怎么就偷袭了?”

    女孩站起身,拍了拍手满脸不悦地道。

    惊月不擅长说,反正他认定女孩是偷袭就是偷袭,依然挡在宁乔乔面前没有让开。

    “她应该不是偷袭,我坐在这么明显的位置,如果她要下手也太容易被人看到了,惊月,你先让她过来。”

    宁乔乔拍了拍惊月的肩。

    惊月没再说什么,飞快转身离开了。

    女孩有些好奇的看着他离开的方向,走到宁乔乔面前:“他就是你们东澜家的暗卫?”

    人家既然都知道东澜家有暗卫的事,她再不认就没意思了,点了点头:“嗯。”

    “不错啊,身手够好的,他一直都在你身边保护你,我们君家居然没发现,看来是时候让时风他们回炉重造一下了!”

    女孩有些危险的眯起眼。

    “你刚才说过来跟我打招呼,有事吗?”宁乔乔问。

    “哦,对了,我叫君箩,家主是我大伯父。”君萝朝她伸出手。

    宁乔乔和她握了一下:“我叫宁……君晚星。”她还不太熟悉在君家的名字。

    君萝点了点头,眨巴着一双眼睛打量着她:“你果然很漂亮啊,我还以为自己是君家最漂亮的女孩呢,现在来了个你,我只能拍第二了。”

    宁乔乔笑了笑,不知道该说什么。

    “家主对你很好吧?之前我还纳闷为什么家主回来忽然对我好了很多,吓得我好几天都睡不踏实,直到看到你来我才明白,他应该是因为多了你这个女儿,所以对我也好了些。”

    君箩道。

    “他确实对我很好。”宁乔乔笑了笑。

    “诶,我们坐下说吧。”君箩拉着她在台阶上坐下,拖着下巴望着她道:“你是家主的女儿,那你以后也就是君家的家主了,不过听说你现在已经是东澜家的家主,那你以后要管两个家族,你能忙得过来吗?”

    “什么?”宁乔乔一怔:“君家和我没关系……”

    “怎么会和你没关系,家主只有你一个女儿,你就是唯一的继承人,当然和你有关系!”君箩一本正经地道。

    宁乔乔愣住了,她完全没想过这个问题,张了张嘴:“我……”

    “你知道吗,之前我们特别担心家主这个位置会落在我们身上,现在好了,你回来了,就没我们什么事了。”君箩道。

    “你们?”宁乔乔疑惑地皱起眉。

    “对啊,就是我还有祁哥和其他几个哥哥。”君箩道。

    宁乔乔想了一下,昨天她在欢迎宴上见过几个年轻人,似乎也听过君非祁的名字,脑海中闪过几张帅气的面孔。

    “为什么你们都不想当家主?”宁乔乔有些好奇。

    大家族里不都是为了这个位置争得你死我活的么,他们居然不想要?

    “因为高处不胜寒。”身后忽然传来一道男子清朗的声音。

    宁乔乔转过头,见一名穿着米白色休闲装的男子站在不远处,唇角勾着淡淡的笑,闲适的神情中隐隐有种尊贵的气场。

    “你昨天应该没记住我的名字,我叫君非越。”君非越走过来朝她点了点头。

    “你好。”

    宁乔乔也回了个礼貌的笑。

    “你倒是动作快,还真被你最先找到她了。”君非越看向君箩。

    “那当然,就说你们都会输给我!反正我赢了,记得把钱汇到我账上。”君箩得意的扬了扬下巴。

    “你们在说什么?”宁乔乔在一旁疑惑地道。

    “君箩说想见见你,我们刚才打赌谁先找到你算谁赢,现在看来是她赢了。”君非越解释道。

    “你们居然拿我打赌?”宁乔乔诧异地道。

    “只是开个玩笑嘛,大不了把赢来的钱分你一半好了。”君箩道。

    宁乔乔有些无奈的笑了笑:“算了,这钱还是你自己留着吧,你们还没回答完我的问题呢,什么叫高处不胜寒?”

    “意思就是家主那个位置太危险了。”君非越也不拘礼,在她另一边坐下,看着前面道:“你知道在皇家最不缺的是什么么?”

    宁乔乔摇头。

    “是残杀,兄弟间的、父子间的,朋友间的……历史书你总读过,这样的悲剧已经太多了,所以当家主是一件很危险的事,能坐上那个位置不算什么,能活下来坐稳才是能耐。”君非越转过头看着她:“你知道家主每次出行会带多少保镖么?”

    “家主没有孩子,以前大家都认为下一任家主会在我们这些人之间产生,但是现在你回来了,这个位置就归你了。”君箩接过话。

    “虽然我们都对那个位置没有兴趣,但是不代表别人没有,比如那些叔伯们,所以未来的家主小姐你的处境还是很危险。”君非越说。

    宁乔乔眯了眯眼:“所以你们是拿我来挡枪的?”

    君非越笑了声:“虽然这话说的太直白,但基本上差不多是这么个意思。”

    “谁让你是家主的女儿呢,你的出现解救了我们,现在那些有异心的叔伯们已经把注意力从我们身上转移到了你身上,我们还是很感谢你的。”

    君箩充满感激的语气让宁乔乔想吐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最新章节,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 快眼看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