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来!”郁少漠冰冷的声音说出宁乔乔熟悉的两个字。

    “……”

    宁乔乔诧异的抬起头。

    紫葡萄一般的眸子无辜又疑惑的看着他。

    郁少漠鹰眸蓦然一深,皱了皱眉,掩饰性地没好气地吼道:“看什么看!你不过来我怎么给你上药?你烫的是腿,脑子也坏掉了?”

    “……”

    宁乔乔愣了一下,低下头也没说什么,咬着牙站起来往一旁的小床走过去。

    刚走到床边,宁乔乔的脚步又停了下来,转过头有些犹豫不敢看郁少漠。

    “你又怎么了?我忙得很!没功夫跟你在这里浪费时间!”

    郁少漠冰冷的声音很不耐烦。

    宁乔乔咬了咬唇,像是下定决心一般,抬起头看着郁少漠,说道:“那你去忙吧,你把药给我,我自己上药就可以。”

    郁少漠拧眉,盯着宁乔乔不悦地眯了眯眼:“宁乔乔,你在跟我闹脾气?”

    宁乔乔:“……”什么?

    只可惜宁乔乔无辜的眼神在郁少漠眼里更像是一种掩饰,男人好看的薄唇顿时不屑地扯起,嘲讽地盯着宁乔乔:“你算什么东西?现在还有资格在我面前耍小脾气?让你躺上去就躺上去!装模作样的以为自己纯洁得很?你身上什么地方我没看过!”

    郁少漠的毒舌让宁乔乔愤怒又无地自容。

    宁乔乔没有再说一句话,在小床上躺下来。

    反正郁少漠不是已经三番四次的表明过,她脱光了他都没兴趣。

    宁乔乔娇小的身子躺在小床上,掀起裙子,露出被烫得红肿的大腿,还有……有草莓图案的卡通内裤。

    郁少漠鹰眸蓦然炽热,垂在身侧的大手猛地收紧成拳。

    该死的,他竟然有反应了!

    宁乔乔紧紧闭着眼,有些难堪的将头偏向另一边,郁少漠盯着她看了几眼,额头已经出了一层细汗皱着眉朝她走过去。

    气氛尴尬的要命。

    宁乔乔白嫩的大腿又红又肿,郁少漠在在床边坐下来,按照医生说的步骤用棉签给宁乔乔烫伤的地方消毒。

    棉签就像是他的手一样,在大腿根上来回抚弄。

    宁乔乔小手紧紧抓着身下的床单,咬着牙不让自己睁开眼。

    “张开腿!”

    郁少漠冰冷的声音命令道。

    她大腿上的地方已经完成消毒,但是腿根的部分还没有。

    宁乔乔咬着唇,按照郁少漠的吩咐去过。

    郁少漠眸底猩红一片,呼吸早已不是刚才那样冰冷,全身都控制力都集中到一块,克制住自己不要再去碰这个他已经决定不要的女人一下……尽管他想得发疯!

    为了分散注意力,所以郁少漠说了一句极度难听的话:

    “你在他面前也是这样张开腿的?”

    “……”

    宁乔乔禁闭的眼眸蓦然睁开,她并没有转过头,只是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白墙,身体控制不住的颤抖。

    他说她笨、骂她蠢、嘲笑她土都可以,但是他怎么能说这种话!

    “呵……还是跟以前一样敏感,你不是有男朋友了,别的男人碰你你还是这么兴奋?”

    郁少漠将宁乔乔愤怒的颤抖理解成另一种意思。

    宁乔乔眼眸一闪,以慢动作渐渐转过头去,盯着郁少漠的眼睛一片冰冷,诱人的粉嫩唇瓣微启:“照漠少的说法我有反应是因为我贱,那么不知道漠少起反应又是因为什么呢?”

    宁乔乔嘲讽地看着郁少漠,毕竟她跟在他身边那么久,怎么可能都看不出来他紧绷的身体是因为什么?

    郁少漠冰冷的鹰眸蓦然沉到底,死死盯着宁乔乔,脸色阴沉的像是想杀人。

    被她说中了,说不话来了吧。

    宁乔乔冷冷地笑了一声:“漠少这段时间对我的警告和提点我都还记得清清楚楚呢,怎么我还没有脱光,高高在上的漠少就起了反应?这脸您打的疼吗?”

    都说跟前任是不能和平共处的,没想到郁少漠算不上她的前任,两人也合同共处不了。

    就像今天,本来郁少漠送她来医院,宁乔乔是该说谢谢,而且她本来也是这么打算的……但是谁能想到呢头,他们独处不到十分钟,就弄成了这个样子。

    急诊室里的气压不断降低,强烈的压迫感让人喘不过气来,郁少漠晦暗难明的鹰眸阴狠地视线紧紧盯宁乔乔。

    忽然将手里的药膏砸在她身上,转过身头也不回地大步朝门外走去。

    嘭!

    巨大的摔门声震得窗户玻璃都发抖。

    “漠少……嗯?漠少这也是要走?”

    宁乔乔听到外面传来这样的声音。

    急诊室里彻底安静下来,宁乔乔拿起丢在身上的烫伤药,眼眸闪了闪,给另一条没有上药的腿涂药。

    她给自己涂好药,下床把裙子拉好,才朝门口走过去。

    被咖啡浸湿的裙子已经干了,只是被烫伤的两条腿火辣辣的,仿佛那一片没有知觉一般。

    宁乔乔打开病房门,外面站着两名医生,一看就是专门留下来在等她的。

    “小姐,漠少已经走了。”

    医生体贴地说道。

    宁乔乔点了点头,问:“请问这个药多少钱?”

    “这个啊,这个是进口药,漠少吩咐说要给你用最好的……”

    “我问多少钱。”宁乔乔声音很平静的重申一遍。

    如果刚才郁少漠没有那样侮辱她,她现在一定会对郁少漠感激涕零,又是从她来医院又是让医生给她用最好的药……

    但是现在,宁乔乔冷冷地笑了一声,不想对这件事发表任何看法。

    “这个……”医生看了看宁乔乔的脸色,猜测她和郁少漠之间有某种关系,感觉得罪不起便说道:“500多一支。”

    宁乔乔点了点头,将药收起来:“谢谢。”

    她头也不回地走出医院。

    身上的裙子被泼脏了,宁乔乔没办法再回去继续上班,便给许秘书打了个电话,然后回学校去。

    晚上,宁乔乔腿上的伤口肿得更疼了,她也没敢穿裤子,将药涂好后便躺在床上用扇子扇着腿,也好降低一下疼痛的感觉。

    阿青对宁乔乔的伤大呼小叫的,桃子则是冷冷地笑了一声,然后一反常地放起了音乐,仿佛她的心情很不错。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最新章节,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 快眼看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