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定定的看着郁少漠,眼神闪了闪,洁白的贝齿咬了咬唇瓣,.

    其实在她心里,她早机已经不怪郁少漠了,可是她很清楚,这个男人心里肯定会过不去!

    这也是为什么她一直都害怕郁少漠会看到她手腕上的伤口的原因。

    “有必要这么麻烦么?直接说清楚不就行了!”

    在一片静谧声里,总裁室的大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推开,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

    宁乔乔一怔,抬起头朝门口看去,眼底顿时闪过一抹诧异。

    是郁少寒!

    他怎么会来这里的?

    “你来这里做什么?”郁少漠锐利的鹰眸冷冷地盯着郁少寒,低沉的声音没有一丝温度地说道。

    他现在满肚子火,自然对谁都没有好脸色。

    郁少寒也不在意,挑了挑眉,径直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此时的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修长的身材虽然瘦了一些,不过精神很不错,跟以前看起来变化不大。

    “你有没有搞错,不管怎么说我现在也还是郁氏的副总裁,我为什么不能来这里?”郁少寒道。

    郁少漠冷冷地笑了一声,锐利的鹰眸有些嘲讽地盯着他,道:“副总裁?消失了整整两个月的副总裁?”

    “呵,看来你对我很关心嘛,居然还能记得我有多有没有来上班了。”郁少寒吊儿郎当地道,黑眸不着痕迹的瞥了一眼坐在另一边沙发上的宁乔乔。

    其实他来这里的理由很简单。

    之前他在电视上看到了柳莞的新闻发布会,然后便给宁乔乔打电话,但是不知道这小鬼的手机是怎么回事,怎么打都打不通。

    本来他也没放在心上,想着也许是因为她不想受到记者的打扰所以才关机的,可是没想到后来在网上看到了她在郁氏大楼被人围攻的照片,立刻便换了衣服赶过来。

    要不说郁少漠真是个废物呢!居然在自己的地盘上让别人欺负他老婆!

    “你们……你们既然有事要谈,那我先回避一下吧。”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闪了闪,咬着唇站起身来便要离开。

    虽然她不知道郁少寒怎么会在这里,不过现在郁少漠这么不冷静,他来了也好,最起码能分散一下郁少漠的注意力,也省得让他老是逼问自己。

    “你给做下!哪里都不准去!!”

    谁知道宁乔乔才刚站起身来,忽然便听到郁少漠暴怒的吼声,他锐利的鹰眸死死地盯着宁乔乔,性感的薄唇扯起一抹没有温度的冷笑。

    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一闪,咬了咬唇重新坐下来。

    好吧,这男人似乎知道她想开溜……

    郁少漠咬牙切词地盯着宁乔乔,硬生生忍住要冲过去将她揍一顿的冲动,转过头深深吸了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郁少寒将这一幕全都看在眼里,黒眸闪过一抹复杂的情绪,但很快又掩饰过去,勾了勾唇,低沉的声音有些你无语地说道:“两位,你们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么?听到楼下那些人的声音了吗?你们居然还有心思在这里纠结过去的问题?”

    “关你屁事!”郁少漠粗俗的直接甩给郁少寒四个字,他们夫妻的事情跟他有什么关系?想到郁少寒对宁乔乔的心思,郁少漠脸色又沉了几分,忽然想到了些什么。

    之前郁少寒一直都没有出现,郁家的人找他都快找疯了!可是他偏偏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在宁乔乔出事这一天就出现了!

    这世界上有这么巧合的事?

    其实这些事情郁少漠早就应该想到了,只是因为刚才被宁乔乔激怒,所以才忽略了。

    现在这么一想,郁少漠锐利的鹰眸立刻变得如同刀锋般锐利,视线直直地朝郁少寒扫过去!

    这样子这小子都快忍不住将自己丢出去了,郁少寒挑眉看了郁少漠一眼,摇了摇头,低沉的声音淡淡地道:“怎么不关我的事?如果不是我的话,你以为你现在还能站在这里对她发火?”

    “郁少寒!”

    他话音刚落,宁乔乔猛地抬起头朝郁少寒看去,紫葡萄一般的眸子里眼神有些颤抖,垂在身侧的白嫩小手紧紧握成拳,牙齿紧咬着。

    她的表情已经说明一切了。

    郁少漠冰冷的视线从她脸上移开,英挺的眉头紧紧皱着,冷着脸朝郁少寒看过去,低沉的声音没有一丝温度地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把话给我说清楚!”

    “郁少寒!”眼看郁少寒的薄唇刚动,宁乔乔忽然又大喊一声,眼神颤抖地看着他,温软的声音有些颤抖地道:“你说过不会告诉他的!”

    他明明答应过她的!

    总裁室里一点声音都没有,一个让他说,一个不让他说。

    郁少寒黑眸淡淡地在两人之间循环了一圈,性感的薄唇扯起一抹讽刺的笑,这算是什么事,什么时候他成了他们夫妻的调和剂了?

    “此一时彼一时嘛。”郁少寒微微低下头,低沉的声音淡淡地道,看了眼宁乔乔,语气又不由自主缓和了一些:“再说了,你也是够傻,现在这个时候他知道了又能怎么样,还能把你丢出去?还是能不要你了?”

    “……”宁乔乔紧急咬着唇瓣,她知道这两样郁少漠都不会做,可是她怎么敢让郁少漠知道呢!

    “事情很简单,就是她在你的休息室里和柳莞发生冲突的那次,你带柳莞去医院了,我后来接到保安的电话,赶过来的时候她躺在卫生间里,浑身都是血。”

    几句话就已经将那天的事情概括完,可是给郁少漠的确实极大的震撼,他转过头看着宁乔乔,向来口吐莲花人居然在此时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宁乔乔知道郁少漠在看她,她只是冷冷地看了眼郁少寒,便转过头去看向另一边。

    啊哦,好吧,看来他这次算是将这个小鬼得罪了,搞不好还要被嫉恨上。

    不过嫉恨就嫉恨罢,反正都已经到这一步,他不如干脆就再说多一些,说不定能让她用命的爱的这个男人以后更珍惜她一点。

    “你也别紧张,现在她不是还好好的活着么,只是输了1500cc的血而已,医生说她身体里的血差点流干,不过好在抢救及时。”郁少寒神情淡淡地摊了摊手,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脸色阴沉的郁少漠,正如他所料那样,这句话一说,郁少漠的脸色又沉了几分。

    “为什么不告诉我?”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间里才响起郁少漠干哑的声音,像是沙纸擦在玻璃上,极为难听。

    他像是在问郁少寒,又像是在问宁乔乔。

    宁乔乔现在根本不想说话,郁少寒黑眸不动声色地看了眼她,低沉的声音淡淡地对郁少漠道:“她不让我告诉你,再说你那个时候不是也忙么。”

    最后一句,郁少寒的声音有些嘲讽。

    没错,那个时候谁都知道郁少漠在医院里陪着柳莞!而且是寸不离的守着!

    郁少漠闭了闭眼,锐利的鹰眸紧紧注视着宁乔乔,他怎么都没想到事情的经过居然是这样!

    就在他带柳莞去医院的时候,她居然选择了自杀!

    这恐怕是郁少漠唯一一次感谢郁少寒认识宁乔乔了,因为如果不是他的话,宁乔乔恐怕早已经成为了一具躺在浴室里的……尸体。

    可是对于割腕来说,恐怕她对难过的是在医院来的那几天吧,她一个躺在医院里,而他却在另一个住院的女人身边照顾,即便他是因为她才去照顾那个女人的。

    当时她心里是怎么想的?

    这已经是第二次了吧,他让她一个人躺在医院里。

    怪不得她后来出院后执意要从家里搬走,没有结束生命,可是她也对他失望至极!

    “好了,事情既然你都已经了解清楚了,那我们现在能继续说正事么?”郁少寒低沉的声音又淡淡地响起,黑眸平静的看着宁乔乔和郁少漠,忍不住摇了摇头,有些无语地道:“要我说你们两也是无聊,有什么话说明白不就好么,全都藏在心里,闹成现在这样满意了吗?”

    这一次,宁乔乔和郁少漠几乎是同时转过头,眼神冰冷地盯着郁少寒。

    宁乔乔看郁少寒自然是因为他将对她保证过的事情告诉了郁少漠,而郁少漠看郁少寒的眼神中则多了一抹嘲讽。

    说明白?

    呵,他说的倒是振振有词,他对宁乔乔的心思他敢说明白吗?

    “我%5C操,你们两这是什么眼神?我算起来还是你们的恩人吧?有你们用这样的眼神看恩人的人吗?不感谢我就算了,搞得我好像还欠你们的一样!”

    郁少寒一看两人的眼神就炸了,皱着眉不悦的盯着他们。

    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闪了闪,咬了咬唇,转过头去看向另一边。

    她要跟郁少寒算账也要等到以后,现在不合适。

    郁少漠则是冷笑一声,锐利的鹰眸不着痕迹地瞥了一眼身旁的宁乔乔,低沉的声音没有一丝温度地道:“说罢,你来这里是想干什么?”

    本站访问地址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 即可访问!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最新章节,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 快眼看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