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幽大帝 088 恩师(下)

小说:九幽大帝 作者:叶罄竹 更新时间:2016-12-29 16:14:19 源网站:快眼看书
陶颖贝齿紧咬,一道神念凶狠的冲进人群中,喝道“酒老头,你说什么?你竟然敢诽谤我,马上把我的灵剑收了,否则今晚我就烧了你的酒窖!”

    “怎么是我!”酒糟鼻老头惊的头发都炸了起来,收这个小魔王为徒,他的那些灵酒可就要改姓了。

    “别以为你换了声音我就听不出来,用假音损人本姑娘早在十年前就不稀罕的用了。”陶颖磨着小虎牙恶狠狠道。

    陶颖和酒糟鼻老头用神念交流,虽然其他长老不知道他们之间说的是什么,但从酒糟鼻变绿的脸色上看出,酒糟鼻一定是签下了一大堆不平等的收徒条约。

    酒糟鼻绿着脸向空中一招,那柄上品灵剑径直向他飞去,然而灵剑刚飞到半空,陶颖一跃而起一把抓住灵剑,将那柄上品灵剑收进了她腰间的小包内。

    众长老脸上拂过果然如此的表情。

    陶颖满意的站到了酒糟鼻老头身后,趁着酒糟鼻老头失落的工夫,一把抓过他身后的酒葫芦,仰首灌了两口,赞道“好酒。”

    酒糟鼻老头一惊,立即将酒葫芦抢了回来,肉痛的抱在怀里,嘴里喃喃不轻,也不知在暗叹什么。

    “别那么小气嘛,喏,这是我的拜师礼,你收好啊,师父~”陶颖将她之前从水晶球内得到的那柄破损不堪的下品灵剑塞入了酒糟鼻老头的怀里,拉着长音在酒糟鼻老头耳旁甜腻腻的喊道。

    听到“师父”两个字,酒糟鼻老头像被电了一样,浑身一抖,脸色瞬间变得又黑又绿,好似开了染色坊一样。

    众长老皆是暗笑不语,就连板着脸的刑刚也有些看不下去,无奈的摇了摇头。

    随着最难收的一个徒弟找到她的“好师父”,大堂中央就只剩下幽兰牧一人。

    “做人眼光不能太高,贪念过重只会害人害己。”主持仪式的长老见幽兰牧迟迟没有决定,开口警告道。

    幽兰牧轻呼一口气,上前拱手道“弟子并无任何所求,只是弟子想拜的师父迟迟没有向弟子表达收徒意愿。”

    众长老齐目望向幽兰牧,二级云丹在二级灵丹中属于顶级一类,甚至可以用作冲击金丹期的灵丹,十分珍贵,在场长老十有八九都向幽兰牧表达过收徒意向,可这个弟子却说他想拜的师父没有向他传送神念。

    这就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那位长老实力不高,自知无力与其他长老竞争,开不出好的收徒条件,便一直没有出声。

    听到幽兰牧这么说,几位坐在后排的长老立时精神一阵,虽然他们对这个不起眼的弟子没有什么印象,但本着宁可收错也绝不错过的原则,向幽兰牧传送了神念。

    还是没来…

    幽兰牧心中一暗,一一婉拒了几位长老的好意。

    见二级云丹还没有归属,不仅众位长老大感奇怪,就连刑刚也冷着脸投来好奇的目光,纷纷猜测这个弟子想要拜的师父到底是谁?

    “既然那位师弟无意收你为徒,你何不拜他人为师,像赵长老、钱长老都是不错的。”红衣长老提议道。

    那两名长老闻言皆是举目望向幽兰牧,其中一人还是欧阳杰的师父。此二人都已达到筑基大圆满境界,若有二级云丹辅助,不是没有突破金丹的可能,这对他们和幽兰牧来说是最好的选择。

    然而,令所有人意外的是幽兰牧当场否决,说“弟子无心拜其他人为师。”

    在场几位长老当即微皱眉头,就连刚才说话的红衣长老也觉得幽兰牧说话有些过冲了,甚至是有些不知好歹。

    “连筑基大圆满的师父都不拜,莫非是想拜紫衣师叔为师。”

    “也不看看自己有几斤几两,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人群中有弟子嘲笑道。

    “大堂之上不得喧哗。”主持典礼的红衣老者冷喝一声,那几名弟子顿时吓得缩了回去。

    “呵呵,我倒是想看看他中意的师父是哪一位师弟。叶师兄,既然他心有所决,何不让他自行前去拜师。”钱长老淡淡的说道。

    主持典礼的叶长老微微点首,知道这么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这个小子看起来性情很是倔强,很有可能宁肯自己留着云丹用,也不会拜其他人为师,云丹这种贵重物品可不能随意落到一名尚不知底细的弟子手里。

    想到这里,叶长老随手向空中一点,被轻气托起的云丹又落回了幽兰牧的手里。

    幽兰牧俯身拜谢,随后深提一口气,走向大堂的一处角落,在众人好奇的目光中停在了李一山的面前。

    众长老虽然早有猜测可能这位师弟境界不高,但当他们看到幽兰牧的选择时,还是不免低语几句,因为李一山是他们这里境界最低的,仅有筑基初期的实力,而且在筑基初期停滞了几十年,算是再无晋升的希望。

    “长老…”幽兰牧刚想要说些什么却被李一山挥手挡了回去。

    “我做不了你的师父,虽然我不记得和你有什么渊源,但我观你印堂隐有阴云笼罩,目中暗藏凶光,走的是杀伐之路,而我的道法是静心养气,自然无为,无法指点你的修炼,你还是另找师父吧。”李一山直接点出了无法收幽兰牧为徒的原因。

    众人这下可大开眼界了,一个倔强如斯的徒弟,一个愣是将珍贵云丹往外推的师父。

    “这人脾气倒是和你挺像的,为人正直,而且还是个死脑筋,要是换做别人早就收下云丹了,他做你的师父倒是蛮配的。”识海内破军连笑道,也不知道他是在夸赞幽兰牧,还是在损幽兰牧。

    幽兰牧没有理会破军的调侃,双手捧着云丹送到了李一山面前,轻声道“雪峰之巅,救命之恩,李牧莫不敢忘。”

    李一山眉头微皱,思索了很久才想起幽兰牧所说之事,不禁叹道“原来是你,没想到你已经长这么大了,当初你资质不佳选择从雪山纵身跃而下,勉强通过入山考核,现在却已修炼到炼气八层,还晋升到了内门弟子,远超同辈中人,很好,很好。”

    众人恍然大悟,原来两人还有这段缘分,这个弟子是想用云丹报恩,难怪对筑基大圆满长老抛出的善意也不动心。

    “娘的,小兔崽子真是忘恩负义,想当初老头子的半壶灵酒提升了他小半个境界,怎么不知道用云丹来孝敬我。”酒糟鼻老头不满道。

    陶颖听到幽兰牧曾从雪峰纵身跃下,还喝灵酒提升境界,兴致一起,缠着酒糟鼻老头问幽兰牧过去的事情。

    看着幽兰牧坚定的目光,李一山略有心动,但还是摇了摇头,两人道途不同,他若收眼前之人为徒,只会误人子弟。

    “一山,即是你种下的因果,这枚云丹你便收着吧,青木决虽然讲究清心寡欲,但更注重顺应自然。”刑刚突然开口道。

    李一山心神一明,起身恭敬道“谢师叔指点。”

    幽兰牧向刑刚师叔报以感激的目光,这是他的一件心事,虽然他未曾提及,但却深埋在他心里,就如他所说那样“救命之恩,莫不敢忘。”

    然而当幽兰牧的目光和刑刚师叔对焦时,却发现刑刚师叔一脸的冷漠,无情的目光中还带着清晰的厌恶之色。

    幽兰牧眉心微锁,不知道何时得罪了这位冷面师叔。

    李一山接过云丹,有些无奈的看了眼幽兰牧,道“此丹内含火属灵气,于为师无用,既如此为师便用它替你换些修炼用的东西。”

    众长老一听,李一山竟然有把云丹兑换出去的打算,纷纷盘算着能用什么东西换取云丹。

    随着二级云丹的归属有了暂时的着落,这次内堂收徒仪式算是正式结束。

    叶长老随后向幽兰牧等人讲解了下内门弟子的权力和义务,及能够享受到的待遇,并明确表示在试练岛内获得的黑梅令牌可以在藏宝阁内换取一定数额的灵丹。

    白虎堂的事情一结束,刑刚便领着十几名红衣长老当先走了出去,众人俯身相送。

    李一山在和几位有意向换取云丹的师兄寒暄过后,便带着幽兰牧直接飞离主峰,沿着山脉走势飞向大山深处。

    漫漫流云随风而过,一座陡峭的山峰拨开云雾出现在眼前。

    李一山带着幽兰牧径直落在山顶的一处平地上。

    举目而视,此地十分荒凉,空旷的山顶上只有一座用黑竹搭建的小屋,四周散落着一些因为年久失修而坍塌的殿宇楼阁,好似这座小竹屋建立在一片废墟之上。

    建屋所用的黑竹由于时间太久已然蜕变成灰色,下山的台阶上也布满了落叶灰沙,只有竹屋前的两片圆形药田给这片灰色调的山顶抹上了那么一点生机。

    “李牧,这里是为师的栖身之所青霞峰,青霞峰有一部代代相传的心法名为青木决。”说着李一山运转灵力,淡淡青芒环绕体测,“若是将青木决修炼到极致,青芒便会转变成紫芒,青木升紫,谓之霞,这便是青霞峰名字的由来。”

    幽兰牧站在一旁静心聆听,知道李一山说这些必有深意。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九幽大帝,九幽大帝最新章节,九幽大帝 快眼看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